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前慰安妇痛诉亲身经历要日本赔偿


一名曾经被迫为日本军队做慰安妇的中国妇女最近在香港纪念日本对华战争结束60周年的活动上要求日本道歉赔偿。

84岁的袁竹林住在湖北武汉市。17岁的时候,她在日本占领期间被迫成为慰安妇,时间长达一年。

袁竹林说:“看门的日本兵下来了,把那个刺刀和枪把我逼着,顶在我的胸口。他们对我说,去不去?不去就死了。第二天检查身体,给我们写两个名牌,一个挂在门口,一个在卖票的地方写一个。给我们起一个日本名字,把我叫麻纱口。第二天,有日本人十几人,一二人就排队买票,要我们当慰安妇。我感到心理非常难受,我就哭,不愿意。不愿意没有办法,他就打骂。有的日本兵,他们看见民间妇女没有毒,就不用避孕套,结果我就怀孕了。日本老板看见我的情况不对了,他就用药给我打掉孩子,打得太过火了,打到流血过多了,不行了。”

*偷跑被抓惨遭毒打*

袁竹林和另一个受不了慰安妇生活的女孩一天晚上计划逃跑。她说:“天天要求把我放回去他们不放。不放没办法,我们两个就偷跑,但是还是跑不出去,上面都是院墙,铁丝网。被老板抓住了,抓我们的头发往墙上撞。身上都是伤,骨头都打得骨折,头都撞昏了。不能走路了。他穿着那个皮靴,就往我背上一脚,就把骨头踢断了,就是一个洼洼了。现在过了几十年,骨头长上去了。”

在做慰安妇的这段期间,袁竹林唯一的孩子在老家饿死了。慰安妇的经历使得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因此和丈夫离婚,从此孑然一身。现在只有一个养女照顾。对日本人,她充满了恨意。

她说:“我的孩子被饿死了,这是血债啊,夺去了我的生育权利,我现在80多岁还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对我们这样残害。到现在,60多年没有赔罪赔偿。为什么对我们中国这样?为什么欺负我们中国?我要求他们出来赔罪,还我们姐妹清白。他们应该承认错误。他们现在还说我们中国没有慰安妇,我就是里面的被害者。我就是证明人,就是受害人。就是日本人把我害了一辈子,我对日本人有仇有恨。我怕这个仇恨是忘不了的。”

*坚持索赔直到生命最后*

袁竹林说,自己的身体不好,收入也很微薄。武汉政府原本一直对她不闻不问。到了最近“纪念抗战”60周年,武汉晚报报导了她的故事之后,才有医院向她提供免费医疗。她说,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拿到日本的一分钱,今后她会坚持索赔。

她说:“去,我只要能有一口气我都要去,只要能去我都去。争取他认罪,向我们姐妹们赔罪,得到我们一点小小的宽恕。全部忘掉是忘不掉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