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1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质疑中国政府妇女问题白皮书


中国政府星期三发表了一份关于妇女问题白皮书,对过去10年来中国的妇女发展情况以及男女平等问题做了详细的总结。一些妇女问题专家指出,中国政府在对待妇女问题上基本上务虚而不务实。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星期三发表了题为[中国性别平等与妇女发展状况]白皮书。这份报告长达1万3千字,分9个部份介绍了自从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以来,中国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生活等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以及妇女发展的状况。

尽管这份白皮书强调说,中国政府一直把男女平等作为促进社会发展的一项国策,但是,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非政府组织北京农家女发展中心董事长吴青女士并不同意这种观点。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领导人当中并没有多少人知道男女平等是一项国策。

*男女平等未成基本国策*

吴青说:“我觉得总体来讲,妇女面对着很多挑战。因为尽管[世妇会]在中国召开了,现在你要是问很多政府官员男女平等是国策之一,人家都觉得怪。就是在很多人脑子里头,他并没有把这个作为一个基本国策。所以我觉得从这一点出发,那就说明了这上他不懂,你的法规就很难确保妇女在出生率方面,在教育、在职业、在参政、在家庭做决策以及女企业家在GDP中的作用了。”

中国政府的白皮书承认,中国历史文化中残存的男女不平等的陈规陋习尚未完全消除,侵犯妇女权益的现像在一些地区仍然不同程度的存在。旅居瑞典的人权活动人士、自由撰稿人茉莉表示,尽管白皮书也承认中国的男女平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但是,她认为这份白皮书还是属于自己夸自己的。

茉莉说:“总的来说,这一份政府发表的白皮书是一份自我表扬书。中国政府对自己在妇女权益的各个方面做了自我表扬。当然它也提到,好像比较谦虚,说中国男女不平等的问题还没有根本消除。但是这个问题是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存在的。”

*自做结论可靠性不够*

中国政府刚刚发表的妇女问题白皮书中列举了大量的数据,说明中国妇女的地位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不过,茉莉认为这些数据的可靠性不够。她说:“我对中国政府的这些数字持某种怀疑的态度,因为它是自己给自己做总结。在中国,至今还没有一个完全独立的妇女组织保障妇女的权利。这是因为中国还没有真正的结社自由,因此,完全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组织是很难存在的。所以,这份白皮书的真实性就受到怀疑。”

白皮书中指出,中国政府致力于消除义务教育阶段的性别差距,不断改善女童的受教育环境。然而,北京农家女发展中心董事长吴青女士则认为,中国农村面临的实际情况是更多的学龄女孩在失学。她说:“因为世妇会开会以来,虚的多,实的少。从最近来说,你比方说,现在下面农村是强行乡镇合并,只保留中心小学,就证明有很多的人要失学,更多的是女孩子失学,也就是辍学在增加。这样的话,妇女的就业、婚姻、参政等等都受到影响。”

白皮书说,中国妇女参与国家事务决策和管理的权利得到保障,并且举例说,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有三位是女性。旅居瑞典的人权活动人士茉莉则认为由于中国没有实行民主选举程序,因此,参政的女性也不能真正代表妇女的利益。

*穿裙子的男人?*

茉莉说:“大家都知道,中国政府是一个专制政府,它没有民主选举这个程序。那么,即使穿着裙子的妇女坐在政府机构里面,她被提拔到里面的方式也就是裙带关系,或者是按照男权中心的共产党的旨意去干她才能进入这个中心。我就很怀疑,她们是不是真正的能够为下层的贫困妇女服务,还是只是坐在办公室或者坐在决策机构里的穿裙子的男人。”

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非政府组织北京农家女发展中心董事长吴青女士也同意这一看法。她进一步指出,中国农村的妇女参政人数实际上是在下降,妇女在各方面都受到严重歧视。

吴青说:“农村现在是村民直选。而现在村民直选以后妇女参政的比例下降。现在妇女在村一级还不到1%。也就说在制定任何的法规和地方性政策中间,如果妇女的声音听不到,你这个政策制定就只是给男人,不是给女人的。所以妇女在各方面受歧视我觉得还是比较厉害的。所以我想政府在制定法规和实际执行方面差距太大。所以我认为大有改 进的地方。”

*自杀率女高于男*

妇女受歧视带来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自杀率高。星期三发表的这份白皮书说,中国妇女的自杀率比男性的自杀率要高25%,而在世界其他国家,男性自杀人数比妇女多。旅居瑞典的人权活动人士茉莉认为,这一问题突显出中国政府对妇女权益未能提供充份的保护。

茉莉说:“我知道在世界其他国家都是男人自杀的多。但是在中国,妇女的自杀率却高出(男人)20%。我想中国政府是有责任的。他们说自己的妇女权益的保护工作已经做得不错了,在我看来,只要有这么多妇女抛弃自己生命,就证明中国政府对妇女权益的保护是一次失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