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科学家考察夏威夷古老洞穴


在夏威夷考爱岛的一个遥远的地方,国家热带植物园的一位科学家正在一个塌陷的大洞穴里考察它的生态历史并且努力重建这个古老的景观。

戴维·伯尔尼从事古代环境的研究,马哈乌拉普的化石坑是他的工作室。他为国家热带植物园做的项目之一是探索这个洞穴,他把这个地方称为一个可怜人的时间机器。

伯尔尼说:“你瞧,这块岩石已经有将近50万年的历史了。这个洞穴是几十万年前的某个时候形成的。你看,还有钟乳石和石笋,比如这块真的是块巨石。这块石笋也许已经形成有数万年的时间了,洞穴里面的所有沉淀物都是一万年以前沉积下来的,这个洞穴是我们最喜欢的一部份。”

这个洞穴是在7千年前当海水水位上涨的时候塌陷的。戴维·伯尔尼现在正在一层一层地挖排水沟。

*发现不同时代的化石及废弃物*

在接近表面的地方,他挖出现代的废弃物,比如宝丽来胶片和泡沫塑料杯。在更深的地方,他发现了铁钉、鱼杆和18世纪欧洲轮船上的麻帆布。后来又有欧洲人到来之前夏威夷人的生活用品从垃圾中显露出来。

伯尔尼说:“这是我们在这里发现的一个有500年历史的山芋,让你有个概念,保存得多么完好。我们发现了上面有图案设计的葫芦,还有木头和竹子制成的手工艺品,象是独木舟的残片。这是我们在这里发现的一些独木舟的零件。我们发现了独木舟桨和斧头把儿。”

在被伯尔尼描述为石油钻井和洞穴采矿相互交替的这个过程中,伯尔尼和他的助手们发现了不能飞的巨型鸭子和鹅的化石、以鸟类为食的猫头鹰的化石,以及1万年前的植物、种子、花粉和树叶的遗存。

伯尔尼说:“我一边向下挖,一边把水抽走,这样我就可以在干燥的条件下挖掘,在我往下挖的时候,我发现了墙下面的这些被洪水冲毁的洞穴,我们又往回挖,一直挖到墙里面,在那里我们发现了这些宝贝,因为有很多东西漂浮在那里,一旦沉淀下去,就出不来了。这是我们所发现的最大的洞穴,这是在其它地方从来没有发现的七种绝种鸟类的典型栖息地。

伯尔尼从排水沟里挖出一桶淤泥,再通过细丝筛网过滤。他说:“这叫湿法过滤。因为泥已经是湿的,分离出化石和文物的最好办法是用一套筛网冲洗。最大的东西就会在最上面的筛网上,小东西在下面的筛网上,然后再从残余物中挑选。”

他发现了一种绝种螃蟹的蟹夹。伯尔尼说:“我们认为人们可能吃掉了这些螃蟹。考古学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可以发现丰富多样的食物。这就象是个大垃圾场。你把东西扔在这里,就看不见了,也忘记了。所以说,当我们仔细查看从早期夏威夷时代到欧洲时代以至更久远年代以前的每一层,我们发现了16种不同的贝壳,都是可以食用的。那段时间或许出现了资源危机,因为随着人口越来越多,贝壳变得越来越小。这似乎表明这些人就象其它地方的人一样。他们要吃东西,随着人口越来越多,造成他们的食物资源负担过度。”

*探讨生态系统演变史*

伯尔尼正在寻找一些大问题的答案,比如,第一批人类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个岛上的?在他们到来以前,这里是什么样子?生态系统是如何演变的?化石记录讲述了这一切,他正在以此作为指导,重建这一景观。举个例子说,他把一种棕榈科植物从附近的一个岛屿移植到这里,化石表明那种棕榈科植物曾经生长在考爱岛上。

伯尔尼说:“这是这种棕榈科植物的果实,我们种植在这里,这些植物长得很茂盛。我要说的是:许多生长在这里的植物是通过化石表现的,而且在这里过去似乎很常见的植物,现在却很稀少,这些植物过去比现在生长的范围更广阔,其中包括这些干燥的沿海地区。”

伯尔尼说,马哈乌拉普的化石记录显示出随着岁月的流逝,生态系统对人类的影响和自然事件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他说,我们能够从中学会怎样更好地保护我们今天的世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