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Beatles走红40年后辉煌依在


1965年8月15号,英国甲壳虫乐队theBeatles在纽约Shea球场举行音乐会,5万5千多乐迷聚集一堂,现场的欢呼尖叫声震耳欲聋。据说,这是历来参加音乐会人数最多的一次。而Beatles这个由四位英国年轻人组成的乐队正当事业高峰,不断在音乐界创下新的记录。有人说,在20世纪,甲壳虫乐队可以说是最有影响的文化现像之一。

对于拉里.凯恩来说,当年在Shea球场欣赏甲壳虫乐队的演唱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他说:“这种经历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凯恩是个记者,也是唯一一个在1964年到1966年将近三年的时间里一直对甲壳虫乐队进行追踪采访的记者。他当时为迈阿密一家广播电台工作,他采访报导了64场Beatles音乐会。凯恩说:“说老实话,我一开始对这个任务没什么热情。我当时觉得一个严肃的记者应该报导新闻或者政治活动这类的题材,跟着一个乐队到处跑多没意思。可是一个星期以后,我就意识到我正在经历的是一场从未有过的文化冲击。”

*Beatles处事老练令人开眼界*

凯恩在他的一本书里回忆了他跟随乐队旅行的过程中发生的一些幕后趣闻以及他和乐队四位成员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他说:“当时我21岁,保罗.麦卡特尼比我大三个月,约翰.列农和林戈.斯塔尔都比我大两岁,而乔治.哈里森比我还小一岁,才20岁。可是他们处理事情的那份成熟老练,他们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确实让我大开眼界,因为就在5年前他们还只不过是一个车库乐队而已。另外,他们对知识的追求也令人赞叹。”

文化历史学家斯塔尔克认为,美国人热爱甲壳虫乐队是因为他们聪明、幽默,而且和其他摇滚歌星相比,他们代表的是中产阶级。他说:“就拿猫王Elvis Presley来说,他做过卡车司机。而Beatles的经历大不一样,他们来自郊区的中产阶级家庭。他们懂贝多芬的音乐。因此他们能够对美国中产阶级产生一定的影响,而在他们之前的摇滚乐队都做不到这点。”

*女性为主的利物浦社会*

为了了解甲壳虫乐队为什么能如此成功,斯塔尔克来到乐队成员列农、麦卡特尼、斯塔尔和哈里森的家乡英国利物浦整整住了三年。他写的《认识Beatles》这本书,探讨了利物浦这个港口城市的特殊文化环境。斯塔尔克说:“首先,这是一个以女性为主的社会。男人们要出海,一走就是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孩子们通常都是由母亲独自养大。”

列农和麦卡特尼都是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斯塔尔克认为,这一点对于他们的创作有很深的影响,他们后来写了很多能够吸引女性的歌曲。他说:“他们出现之前,摇滚乐相当的歧视女性。比如那时候有的歌词唱到:‘我不会在一处逗留,我的乐趣就是不断追求女孩子。’那时候女孩子只能被动地等待,就象另一首歌里唱的那样,她们只能等待着男朋友回来,不论等多长时间。而Beatles的歌告诉男孩子们对女朋友要温柔体贴,有一首歌唱到:‘她爱你,可你将要失去那个女孩。’他们的另外一些歌曲则表达了对妇女问题的关切,比如‘Lovely Rita’。”

文化历史学家斯塔尔克认为,甲壳虫乐队还改变了人们对男性阳刚之气的看法。他说:“1964年Beatles登陆美国的时候,他们的发型在当时可以说是具有革命性的震撼效果。当时男性的标准发型是军人式的平头,宇航员们都是这种发型。而Beatles的出现迅速改变了男性的形像和他们对形像的看法。”

*自由、乐观的精神面貌*

甲壳虫乐队的影响打破了很多界限,不仅仅是在音乐和时尚方面,他们还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精神面貌。斯塔尔克说:“他们代表了自由,以及个人能改变世界,团结起来力量大等等概念。这些都体现在他们的歌名里,比如‘来到一起’,‘你只需要爱’,‘我们在一起’,‘我们做得到’等等。这里有一种乐观、自由的哲学;包括个人自由和政治自由。”

甲壳虫乐队1970年解散。斯塔尔克指出了几个原因。他说:“其中之一是60年代末期的文化走向了黑暗。我们经历了暗杀、街头暴动等等。Beatles这样一个乐观向上的乐队失去了人们的认同。那个时代象滚石Rolling Stones那样的乐队所唱的歌‘同情魔鬼’,代表了一种比较阴暗的形像,在当时更受欢迎。另外,他们在一起已经有很长时间了,15年。最后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一直卖命地工作,不论在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感到了疲倦。那时候他们每年出两张唱片,不停地在各地巡回演唱。我想他们的精力一定已经消耗完了。”

虽然他们四个人单飞后也都获得了成功,不过他们在甲壳虫乐队时期一起制作的音乐依然深受欢迎。今天也许有很多乐队希望能效仿这几位来自利物浦的年轻人,对流行文化产生同样的影响,但是在文化历史学家斯塔尔克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