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工运吸取波兰团结工会经验?


今年8月31日是波兰团结工会诞生25周年纪念日。25年前的8月31日,波兰政府和地下工运代表签署一项协议,允许工人自由选举一个能够代表工人利益的独立工会组织。这一天标志着团结工会从地下走向公开,成为波兰政治舞台上的一支强大力量。

经过几年的奋斗,团结工会在1989年6月举行的议会大选中获胜,成立了以团结工会为主体的政府。而团结工会领导人瓦文萨则在1990年12月当选波兰总统,于1995年11月卸任。

*团结工会力量何处来?*

团结工会从弱到强,不仅推翻了波兰的共产党统治,而且敲响了整个东欧和中欧共产主义的丧钟。团结工会的力量来自何处?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和工运活动人士魏京生认为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魏京生说:“第一个重要原因是有一个大家公认的领袖和领袖集团;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波兰的基督教会起了很大的作用,在动员民众、使民众认可这场和平演变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舆论或意识形态方面的支持;第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的团结工会能够迅速地动员很多人,主要就是有一个地下电台和地下报刊。”

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组织“劳工通讯”的欧洲代表蔡崇国也把团结工会的成功归于三个原因:工人的团结,知识分子的支持和温和理性的态度。他尤其强调了波兰天主教文化和官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指出波兰共产党统治的垮台有着深刻的历史和文化原因,而波兰当局处理工人运动的笨拙手法,更促进了团结工会的发展。

蔡崇国说:“政府对社会矛盾处理的笨拙手法和不讲信誉,使波兰工人由保护自己利益的工人运动逐渐政治化了,变成对共产党统治的完全不信任。”

*中国工运缺乏内外因素*

对比今天的中国,身为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主席的魏京生认为,中国没有一支强大的宗教力量,但是中国人民已经从意识形态上摈弃了共产主义,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出现了危机。然而,中国出现一个全国性的工人运动依然缺乏两个外部因素:第一,没有团结工会的组织和动员能力;第二,没有国际社会全力以赴的支持。

魏京生说,当年,西方国家和天主教会对波兰的工人运动给予了大量资金和设备方面的支持,而今天中国各地的工运活动人士却没有得到这些。他们一个月只能存上几百块钱买车票联络,完全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实际上靠中国工人自己的努力现在很难有这种大规模的串连。”

劳工通讯欧洲代表蔡崇国则指出,如今中国政府对工人运动的压制要比当年波兰当局对团结工会的镇压要严厉得多。虽然在很多地方都发生了劳工冲突,但是跨行业、跨地区的联系却很薄弱。更为重要的是,经过20多年的经济改革,中国出现了大量私有经济,劳工冲突的对象发生了变化。

蔡崇国说:“中国今天的社会有大量的私有制,50%以上的国民总产值是由私人经济产生的,中国有一个真正的老板阶层。中国的劳工冲突主要是工人和老板之间的冲突。”

*工运很少针对中央政府*

蔡崇国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劳工运动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像,那就是工人的不满主要是针对老板的,最多是针对地方政府的,而不是针对中央政府的,因此很难成为一场政治运动。

蔡崇国说,尽管如此,中国经济的现状仍然为独立工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一些地方当局认识到,工会组织的出现反而有利于遏制老板过份地剥削工人,有利于当地的安定团结,有利于降低管理社会的成本,有利于保住他们的乌纱帽。

蔡崇国说,中国一些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也在不断呼吁允许工人农民组织自己的工会,保护他们的权益,否则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就没有保障。

蔡崇国还指责中国的官方工会中华全国总工会充当政府监控独立工运的工具,不能代表劳工的利益。

但是,中华全国总工会一位名叫李建明的官员最近在接受美国“商业周刊”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宪法和工会法都规定,中国只能有一个工会组织,这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也是符合中国工人愿望的。他同时表示,中华全国总工会将不断改善工作,加强对工人权益的保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