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德女盲人在西藏专为失明儿童办学


八年前,德国妇女莎碧丽叶.田贝肯骑着马走在西藏的乡间,希望能吸收失明儿童到她新建的学校上学。田贝肯本人也是一名盲人,她不顾西藏高原的气候,恶劣的环境,遇到种种挫折,但是始终追求她的梦想,帮助其它的盲人。

在一间教室,将近20名学生挤坐在里边,田贝肯正在向孩子们讲述如何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孩子们懂事地点点头,然后离开座位,跑进厨房,准备用晚餐。

这所盲童学校是田贝肯和她的荷兰伴侣保尔.寇能伯格出资兴建的。学校位于离一条繁忙的拉萨街道不远的一个小胡同里。他们两人创建了“盲文无疆界”。他们希望有一天,他们的工作不仅能帮助藏人,也能帮助其它发展中国家中的失明儿童。

*创造藏语盲文点字系统*

今年34的德国妇女田贝肯从12岁起就双目失明。她在家乡波恩获得了西藏研究的硕士学位。当她了解到西藏的盲人没有盲文点字书写系统的时候,她在两个星期就研究出来一套书写系统。点字系统通过在纸上点点来书写文字。使用者用手指触摸凸出的点来阅读。随后,田贝肯前往西藏去推广这套新的书写系统。她知道,在中国管辖下的喜马拉雅地区没有帮助失明学生的学校。

在三名藏人的帮助下,田贝肯骑着马穿走在西藏的乡间。虽然旅途耗费体力,非常艰辛,但是她说,她感到最难受的是看到盲童的种种遭遇。在西藏,盲童往往受到孤立,很少有机会受教育,有些盲童在遗忘状况下生活,到4、5岁时还不会走路。她说:“这是因为人们害怕让外人知道家中有盲人。他们感到羞愧。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人看不见,是因为前世造孽而受到惩罚。”

*西藏失明率为世界平均数字一倍*

西藏地处山区,失明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倍。高海拔、强烈的日光照射以及边缘地区简陋的医疗条件,导致很多人罹患眼睛疾病。根据官方统计,在人口250万的西藏,盲人就有3万5千人。

红十字会和一些民间组织在西藏搭建营地帐篷,给盲人动手术,并培训当地医生如何保护视力。不过,田贝肯女士和寇能伯格先生的盲人学校希望通过向盲人传授生活技能,给他们一个过好生活的希望,改变他们的生活处境。

田贝肯女士说:“这些孩子们来到这里后,他们了解到有的盲人能够做他们父母从来不会让他们做的事,他们开始获得了信心,他们开始认识到,能不能看见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要使用你所具有的能力,不要只想着你的缺陷。”

17岁的于东七年前来中心前从来没有迈进过一所学校。现在她已经毕业,并且在拉萨一个正常的中学上学。她希望有一天象田贝肯女士那样成为老师。于东说:“我会学更多的英语和中文,我毕业后会去帮助残疾人和盲人。”

中心教孩子们英语、中文和藏语,孩子们可以学习使用电脑,学习按摩,或者学习做农活。11岁的格米喜欢唱歌。他给一为来访者唱了一首西藏歌,以显示他的才能。歌曲描述一个男孩不喜欢学校,喜欢花钱。格米说,他也希望有一天象田贝肯女士那样成为一名老师。

*曾被怀疑有政治宗教动机*

开办这所学校很不容易。田贝肯女士也面临过怀疑者。她还记得她第一次和西藏官员见面时对方的怀疑。他们不仅担心她的身体能力,而且还怀疑她的动机。田贝肯说:“开始的时候他们有点疑心,他们觉得我来也许有政治原因,或者有什么特殊的宗教原因。最后,在一年、两年、也许三年以后,他们了解了,他们接受了这个项目。”

田贝肯女士说,“盲文无疆界”有限的资金大多数来自德国和荷兰的捐款人,没有一分钱来自西藏当地政府或者中国中央政府。中心现在有76个学生以及40个毕业生,正在西藏慢慢地获得信任,其信誉也在与日俱增。由于空间限制,中心无法接受每个人,现在有50个儿童在等候名单上,等待入学。

“盲文无疆界”的创立人希望在印度南部开办第二个中心。在那里,他们希望训练许多人在其它国家开办盲童学校,把田贝肯女士的理想发扬光大到世界上更多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