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超级女声”成中国社会热门话题


中国湖南卫星电视一个全国观众直接选举的“超级女声”节目吸引了亿万电视观众收看,造成很大轰动。有人说“好得很”,但也有人批评“糟得很”。分析人士说,无论如何,这种文化社会现像非常值得研究。

湖南卫视推出的由全国电视观众普选的“超级女声”大赛落幕,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获得前3名。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撰文说,“超女”是今年夏天中国最热门的话题。

何亮亮说,所谓超级女声,就是大众歌星选拔赛,其主角不是主持人,不是明星,不是社会成功人士,而是普通民众。最初报名阶段被称为“海选”,任何女性,不分地域、户籍、种族、年龄、学历、财富多寡,社会地位高下,均可报名参加。然后,依照规则进入一场场淘汰赛。

*全民当裁判*

全中国分5个赛区,层层选拔,最后进入决赛。“超女”的裁判是全民,结果和名次由观众用手机短信投票决定。

密切关注湖南卫视节目的时事评论员刘晓波说,这个节目创造了一系列大陆娱乐节目的天文数字:全国报名参赛人数达15万;比赛期间,每周有 2千万观众密切关注。到比赛结束,有4、5亿人次收看,稳居全国同时段所有节目第1名。

*青年人追求*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说,超女为何会成为一个巨大的社会现像?这个节目的口号“想唱就唱”、“想说就说”、“海选”的报名方式和全民参与投票、中国内地民众对大众文化的渴求、青年人对自我的追求、媒体的市场化、策划者对民意的了解和捕捉,结果形成了这种令人惊异的“超女”现像。

何亮亮说:“在中国这样一个一元化社会里,在媒体全是由官方控制的一元化里,成出现一个由几亿观众追着看的节目,能够吸引上千万的所谓fans,用电话手机来投票,‘超女’这个节目超过了官方电视台的收视率。在城市里成为一个大众最广泛最引入注目的话题,引起人们广泛争论,也给人们带来了快乐。这个现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是第一次。”

*表现机会均等*

北京文化历史学者陈晓雅表示,这种“超女”现像,说明了一个问题。陈晓雅说:“在专制社会,明星都是政治人物,而且就几个人。在民主社会,有各种明星。有很多人,她不美,上帝赋予她先天条件不行,但通过自身努力,还有其它条件,使得每个人都能表现自我,提供一种机会。”

但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网站央视论坛发出不同声音。署名“大地微微特约评论员齐志平”在该论坛发表文章说:“这场鼓吹全民娱乐的活动,其突出的特点就在于‘超级女声’的确定,是由电视观众通过手机短信形式直接选举。这一貌似‘民主’的举动,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鼓吹为‘民主启蒙’,甚至有人欢呼‘中国的媒体第一次把党和政府晾在一边’”。

*刘晓波:不能上纲上线*

北京网络评论员刘晓波说,这种评论太过份了。他说:“这本身就是一种商业化娱乐活动。有人从阶级斗争观点出发,把它上纲上线到可能颠覆国家政权,意识形态领域争夺下一代,争夺接班人的斗争的高度。”

刘晓波说,这就是中国传统的手法,把一些正常的,来自民间的自发争论上纲上线,把它政治化之后,靠这个来打压他人。这在中国是有传统的。

*官方态度:不理睬*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说,齐志平的观点,还不能代表官方观点,官方态度是不理睬。何亮亮说,中国媒体,人民日报对此不报导也不评论,中国官方并没有采取打压态度,可以说它是不喜欢。

何亮亮说,这种观点,代表了一些中国思想比较左翼人士的观点。他们看不惯这种现像,有危机感。他们认为,如对此现像不加以制止,可能会对中国带来深刻影响。事实上,中国很多人认为,“超女”之后,中国都不一样了。何亮亮说,一个大众“选秀”节目能对中国观众造成如此深刻的影响,这本身就值得注意。

*民意不满媒体垄断*

刘晓波说,这种“超女”的社会意义在于,它表达了民众对垄断的央视还有背后的媒体垄断体制的强烈不满。还有就是中国民间的参与公共事务的饥渴,已经到了非常强烈的程度。

刘晓波说,众多专家学者对于“超女”启蒙意识的正面诠释,也说明了这种蕴涵在民间的饥渴,可以借助于任何他们认为是适合的符号来表达出来。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