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UN人权官员访华间人权继续恶化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正在中国访问,就中国的人权问题跟中国官员举行会谈。然而与此同时,中国各地的人权状况却在继续恶化。几天来,上访人员被抓、异议人士被关押或软禁、警察暴力导致公民死亡事件接连发生。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阿尔布尔继续在中国为期五天的工作访问。她此次访华的目的是为中国批准《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创造条件,同时帮助中国遵守联合国监督执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委员会提出的建议。阿尔布尔高级专员跟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和中国司法部长等高层官员举行了会谈,提出了一系列令国际社会关注的人权问题。

观察人士指出,就在双方就人权问题进行交流的同时,中国各地的人权状况仍在继续恶化。这些案件彼此之间虽然没有任何内在的联系,但都从不同方面反映了中国人权的实际状况。

*人权人士被软禁*

艾滋病和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最近被当局软禁和殴打。他对记者说,8月24号他从河南艾滋病村回到北京,发现警察已经在他家门口等候了:“我是24号就被软禁起来了,但那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警察也不肯透露。直到最近几天,从27号开始,象齐志勇、刘迪和刘晓波也被软禁起来,我们才逐渐明确,这件事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来访造成的。”

胡佳说,8月29号,他准备去医院领取肝功能化验单时,再次受到警察拦阻,并被打伤。他希望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能够走到中国社会的下层,了解普通人的实际人权状况。胡佳说:“我是真心希望人权官员能从前呼后拥的中国官方的人群中从出来,走到市民阶层中,走到现在被软禁在家的朋友们那里,去看看那里的情况。她也可以和国家安全人员、国保队人员或公安人员接触一下,问问他们对人权是怎么理解的。如果这些人肯说实话,他们会告诉这位人权官员,在中国,是行政大于司法的,有宪法,没有宪政的,有法律,没有法治的。人权写入宪法,只是给外国人看的。”

原《纽约时报》驻北京分社中国籍研究助理赵岩去年9月17号被安全当局逮捕。赵岩在进入《纽约时报》之前曾担任“中国改革”杂志的记者,写过一些批评政府官员欺压农民的报导。外界猜测他的被捕和《纽约时报》的一篇报导有关。江泽民在9月19号结束的中共16届四中全会上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但是《纽约时报》在这之前的几天就准确透露了这一消息。 美国国务院对赵岩被捕表示关注。但是中国外交部指出,赵岩因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而被捕,这属于中国内部事务,外界不得干预。

*监禁者亲属望借阿尔布尔访华东风*

赵岩的姐姐赵琨希望借助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的到访,敦促中国当局尽早结案。她说:“这个事情将近一年了,去年9月17号被拘留,现在又快到9月1号了,我们家里心情很着急。我们希望按照法律、按照事实尽快结案,把人快点放出来。”

赵岩的辩护律师莫少平说,中国政府以所谓泄露国家机密罪逮捕赵岩缺乏法律依据。他说,某一事项是否属于国家机密,由国家保密局或各省市的保密机构认定,法庭在审理案件时自身没有最终的裁决权。他说:“国家领导人的更迭, 把它认定为国家绝密材料,我认为起码是法律依据不充份的,因为一个国家领导人或军队领导人领导职位的变化、升迁或辞职,应该属于公民的知情权,不应该属于所谓国家秘密。”莫少平律师说,他已向检察院提出书面意见,建议不要将赵岩起诉到法院。

另据中国“公民维权网”披露,安徽淮南最近发生一起因刑讯逼供,导致普通公民,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 据死者谢佩银家人介绍,淮南市田家庵发电厂3月份发生一起重大人命案,该厂一总工程师被凶手砍倒在自家楼梯口旁。安徽省公安厅为了捉拿凶手,特责成当地有关部门成立联合专案调查组。

*家属怀疑警察施暴*

谢佩银是安徽淮南当地的一个下岗工人,曾在淮南市田家庵发电厂内包过一些小土木工程。专案组通知他去专案组反映情况,然而却从专案组办案的房间窗口坠楼。事后,警方对家属解释说,死者是因情绪激动跳楼自杀的。但是,谢佩银家人怀疑是专案组成员把死者抛尸下楼,破坏犯罪现场,伪造自杀假象。

谢佩银的哥哥谢培军指称,谢佩银死前受到过电警棍电击,并且被打得遍体鳞伤。他说:“从他身上的伤看,他右手手臂被电流击伤,颈部和手部有很多伤痕,他去的时候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身体上造成这么多伤痕,肯定是他们造成的。对我们遭遇不幸的家人来说,我们希望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公平、公正地处理这件事,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村民绝食争民主*

另外,广东省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民为了争取民主选举,在星期三到番禺区政府门口绝食其中三人被警方抓走。据悉,有80多位村民参加了绝食,另有数十人参加了静坐。太石村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讲述事件的经过:“今天早上8点15钟左右,当局派了100多名防暴警察,抓走了3个人,命令其余80人离开,香港的一位记者也抓到公安局,扣留了几个小时才放出来。”

事件的起因是今年7月该村400多村民在发现村上财务问题之后,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向上级部门递交了要求罢免村主任的动议。地方当局不但不做出答复,却抓捕了一批村民。被抓捕的村民法律代理、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法轮顾问郭飞雄指出,村民提出动议完全符合法律程序,番禺区地方当局不但不及时给予答复,反而采取暴力手段,殴打和抓捕发动罢免动议的村民带头人。

*警察殴打老百姓*

郭飞雄说:“8月16号出动了6百多武装警察和武警,殴打老百姓,抓走了一批农民。到了8月29号,番禺区民政局给他们的答复是拒绝罢免,农民们实在没有办法,走法律起诉的办法太长,因此就在今天履行他们抗议静坐的法律权利,在番禺区民政局门前绝食,目的是争取公正的民主选举,履行法律赋予他们罢免官员的权利。”

郭飞雄介绍,被抓的7个村民,目前已经有4人获释,但还有3人仍然在押,律师已经提起行政复议,而且被广州市公安局接受。

另外一方面,中国当局一直在为自己的人权记录辩护说,中国的人权状况逐步得到改善,公民的权益得到维护,而且中国还和包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在内的国际机构开展了人权领域的国际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