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捷克天主教副主教谈中国之旅


捷克布拉格天主教副主教瓦克拉夫.马力刚刚结束为期两周的中国之旅。他特别关注中国官方天主教教会和地下教会之间的对立情况,除了呼吁双方和解之外,也敦促中国政府扩大国内的政治自由。

*每天有人跟踪*

瓦克拉夫.马力副主教9月6号才从中国回到捷克。他在杭州和北京分别停留一个星期,会见了独立作家、人权活动者,还有官方和家庭教会的相关人士。为了维护会面对象的安全,马力副主教拒绝透露他们的身份。马力副主教表示,在两个星期的访问中,随时都有公安的跟踪,但是并没有阻碍他的行程。

他说:“每天都有人跟踪我,一天24小时都有,一直到我离开北京为止。他们也知道我发现他们在跟踪我,他们只观察我和什么人会面,去了什么地方。我也会告诉和我见面的人,我被跟踪了,但是他们还是决定要见面,我尊重他们的决定。”

*表达支持鼓励*

马力副主教表示,他到中国的目的是了解和倾听各方的意见,而不是向他们提出建言。他说,表达支持和鼓励更为重要。

他说:“最重要的是接触那些受到压迫的人们,和他们站在一起,让他们了解自己没有遭到遗忘。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国家,有很多西方人士往来贸易,其中也包括政治人物。大家都关注中国基督徒的真正处境。他们受了很多苦,受到控制和公安的跟踪。因此扩大和基督徒的接触是非常重要的。我希望能够鼓励他们,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

*中国天主教会冲突急需解决*

今年55岁的马力副主教长期关怀民主人权,积极为受到迫害的民众、贫困者争取权益,并且为此坐牢7个月,剥夺传教权。在1989年捷克的天鹅绒革命中,他是领导人物之一。前任捷克总统哈维尔邀请他出任公职,但是马力决定继续神职工作,同时担任捷克主教联合会、正义与和平委员会的负责人。这次的中国之行是他第一次前往中国和东亚地区。

马力副主教表示,天主教社会承认中国官方和地下天主教教会。而这两者之间的冲突则是中国天主教当前最急迫的问题,问题的根源还是教义上的分裂。

他说:“中国天主教徒最大的问题还是宗教问题,也就是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的分裂。但是我相信政治情况好一点的话, 或许能够有所帮助。因为目前教会发展的可能仍然有限,地下教会的信徒受到迫害。这对于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的和解以及宗教活动自由没有帮助。”

*谴责中国政府迫害地下教会*

马力副主教谴责中国政府对地下教会的迫害。他呼吁北京开放政治和宗教自由。

他说:“到目前为止,中国还不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过去几年经济上或许比较开放,但是并没有伴随政治自由,包括集会、言论的自由。宗教团体如果不接受这些限制,他们就会受到迫害。而官方教会也有许多限制。因此我们需要帮助中国更加对世界开放,监督中国落实言论、集会和宗教信仰的自由。”

*批评外国领导人放弃向中国施压*

马力副主教批评外国领导人为了经济利益,放弃向中国施加压力,要求改善人权状况。

他说:“国际社会应该帮助中国,政治人物应该强调人权问题。但是我认为许多西方的政治人物并没有这么作,因为他们受到贸易机会的诱惑。这是一个错误。发展贸易的确很重要,但是同时也应该和人权问题挂钩。西方政治人物没有这么做,是很大的错误。”

*中梵建交不容易*

关于日前梵蒂冈向中国示好的传闻,马力副主教表示,尽管近来双方往来频繁,但是由于中国内部天主教分歧的问题,中梵建交并不容易。

他说:“最重要的条件就是中国官方教会和地下教会之间的和解,另外还有与台湾断交的问题。这是很复杂的问题。许多人对新教皇本笃十六世怀抱希望。教皇最近在德国访问的时候接见了20多名中国官方教会来自罗马的代表。这或许是希望的象征,但是这将经历漫长的过程。要建立外交关系是一回事,但是中国国内两个天主教的和解将需要很长的时间。”

*香港教区助中国开放*

马力副主教表示,已故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就开始促进中国两个天主教的和解,也得到许多主教的支持,这是梵蒂冈长期的政策。但是问题是这样的工作需要与中国方面有具体的联系,而目前联系的渠道受到限制。马力认为香港在帮助中国开放上可以起到积极的作用。

他说:“香港教区对中国提供了重要的帮助,也为世界其他地方想帮助中国的基督徒作了很好的示范。”

马力副主教表示,他自己在共产党捷克时期的经历能够帮助他更好地了解中国,但是中国同时拥有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和独裁的政治制度,两者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是很独特的体系,因此其他共产党国家的例子无法完全适用。他强调天主教只有一个,呼吁中国官方和地下的天主教徒进行和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