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与伊朗能源交易难获能源安全


美国一名高级官员星期二警告说,如果中国继续与象伊朗这样的国家达成能源交易,中国与美国的冲突将会增加,也不会获得能源安全。

*中国应考虑此类合作代价*

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星期二在华盛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对苏丹、缅甸和伊朗这些国家采取的政策可能只是受到单纯的能源利益的驱使,但是在美国以及其他地方,这些政策被看作具有更大的外交上的效应。中国意识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他说,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将会在别的地方造成反弹,因此中国需要决定他们是否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为了满足日益扩大的能源需求,近年来中国与伊朗、津巴布韦、委内瑞拉以及苏丹等国纷纷达成能源交易,在海外购买能源资产或是产权。但是这些国家都被美国看作是问题国家。

*美对中国崛起做两手准备*

华盛顿著名的智囊机构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黄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佐利克的讲话说明,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是做了两手准备:

“中国在迅速发展、崛起的过程当中,肯定会和美国发生一些交集和碰撞。如果中国的发展以及中国的发展所带来的变化对美国有利,那么佐利克说过,美国就会跟中国合作。如果在发展当中以及发展带来的格局对美国不利,那么美国就会采取办法,防止不利局面的发生。”

黄靖认为,从美国方面来看,佐利克的这个警告是合理的。

不过,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多恩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则对佐利克的讲话做出了这样的反应:“他这么说当然是对的,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美国不让中国购买美国的资产,我们自己的这种政策增加了中国转向其他国家的可能性。”

*短期收益与长期损害*

布鲁金斯学会的黄靖说,从中国方面来看,虽然中国有权同美国认为的那些“问题国家”发展关系,开发能源,但是最终会得不偿失。他说,中国通过在这些国家购买能源资产和产权的方式可能在短期内有所收益,但是从长期来看,是自己把自己排除在业已形成的世界石油体系之外,而中国自己又没有能力构建起一个独立的石油体系,结果反而会损害自己的能源安全。

佐利克上个月刚刚访问了北京,在美国对中国日益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影响力感到关注之际启动了与中国的高级战略对话。

*中国政策的全球性后果*

他向北京的领导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这就是中国需要考虑它的政策在全球可能造成的后果。他说,北京需要更加关注对别的国家如何看待中国在能源、贸易和军事等领域所采取的政策。他表示,中国需要意识到,尽管它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是它的人口和面积以及发展速度使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因此,不仅是在美国,在亚洲其他地方以及欧洲,人们对中国将如何使用这个日益强大的力量都怀有疑问。

就在佐利克向中国发出这个警告的同时,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最近在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撰文,告诫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时要多做少说,注重实效。他警告中国企业在涉及战略物资与重要的海外投资时,要通盘考虑中国的政治与外交大局,不能只看经济因素。

*中国公司或自行其事*

布鲁金斯学会的资深研究员黄靖表示,曾庆红的这个说法是有针对性的:“言外之意,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在对外发展当中,比如和伊朗、委内瑞拉和苏丹,可能有些时候并没有完全按照北京、就是中央的意图去做。所以曾庆红才会发出这个提醒。事实上也确实是,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在很多和国外合作方面,现在看来,是自己作主的。”

黄靖举例说,在中国南方发生油荒的时候,中国的三大石油公司之一竟然在国际市场上出售了几百万桶石油,从中谋取巨额利润。

佐利克也表示,他不清楚北京在能源问题上的举动多大程度上是受到中国的石油公司的促使,多大程度上是政府的战略计划。但是他说,北京不可能通过与这些国家签署能源合同来保障它的能源安全,因为在一个全球市场,你不可能锁住能源资源。

*保证能源安全的有效途径*

佐利克说,布什政府一直在鼓励中国对能源给予更为广泛的定义,这包括与华盛顿和其他国家合作开发石油和天然气以外的能源,扩大石油天然气的来源以及提高能源效率。

布鲁金斯学会的黄靖也表示,石油消费国之间进行合作、推动能源的市场化是中国保障能源安全最可行也是最有效的途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