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澳或增加对华氧化铀出口引起争议


由于中国积极发展核能,澳大利亚可能将增加对中国的氧化铀出口。但是一些专家和环境组织对此举可能带来的后果表示关注。

中国和澳大利亚上个月同意开始举行谈判,以就如何保证澳大利亚出口铀在中国只能用于和平目的达成协议。这为两国就金属铀出口建立长期关系扫清了道路。

由于全球能源紧张,近年来用于核能发电的氧化铀的全球市场价格比2003年初上升了两倍,达到每磅30美元。专家预计氧化铀的价格还将大幅度上升,达到每磅50美元的水平。除了需求升高之外,来自前苏联的核燃料库存不断下降也是一个原因。

*中国将建30座新核电站*

中国希望在2020年之前将电力中核能发电的比例从目前的1.4%提高到4%。要达到这个目标,中国需要兴建多达30个新的核电站。澳大利亚政府官员预计,在2020年之前,中国对铀的需求将接近澳大利亚目前的年产量。而且中国对核能的兴趣也可能诱发其它国家对铀的需求。

*民间反对之声*

尽管澳大利亚政府和主要反对党工党支持增加对铀矿的开采和出口,一些能源专家和环境组织却表示不满。澳大利亚前驻韩大使、核不扩散专家里查德.布诺里诺斯基说,澳大利亚有关铀燃料出口的政策主要以商业利益为导向,而没有足够考虑核扩散的威胁。

他说,即使中国不把澳大利亚铀用于制造核武器,中国也会有更多的铀来用于军事目的。他说,澳大利亚还向日本、韩国和印度等国出口铀,并降低向他们出口的条件。

*能否监督和限制中国如何使用?*

日本国际关系论坛能源环境和安全委员会主席金子熊夫表示,限制中国对铀的用途有一定难度。

他说:“中国、美国、俄罗斯、英国和法国都是被核不扩散条约承认的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他们可以将核燃料用于他们希望的目的,不管是军事的还是民用的;在这方面国际社会并没有办法进行约束。”

金子熊夫说,澳大利亚只能通过协议的方式限制中国如何使用来自澳大利亚的核燃料。

他说:“这取决于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否周密。即使如此,澳大利亚也不能直接监督中国使用铀燃料的情况,而必须将这个权力交给国际原子能机构,由他们来监督中国遵守中澳协议的情况。”

*绿党参议员:核能不清洁廉价*

澳大利亚还有不少环境组织反对澳大利亚政府增加氧化铀的出口。绿党参议员克里斯蒂.米尔尼就要求政府全面考虑核能可能对环境造成的损害。她说,有足够的研究显示,核能并不是清洁和廉价的能源,而且也不能有效减少全球温室效应。她表示,解决能源短缺的关键是提高能源效率和发展太阳能等再生能源。

对此,日本国际关系论坛能源环境和安全委员会主席金子熊夫表示:“中国目前的电力大约80%都来自煤炭。中国必须发展多种能源,其中包括太阳能、水能、生物能和核能。减少煤炭和原油消耗不仅有助于环境,而且还能缓解全球能源紧张。”

澳大利亚拥有全球40%的铀矿藏。到今年6月为止,铀出口的利润比去年上升了3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