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热情浪漫的新奥尔良何时再现?


卡特里娜飓风给美国的墨西哥湾沿海地区造成了严重破坏,随后的疏散在美国土地上出现的任何一次风暴、地震、干旱或战争中都是史无前例的,这使整个国家感到恐惧和悲伤。许多美国人特别喜欢热情浪漫的新奥尔良。他们对这个路易斯安那城市的毁灭尤其感到痛心。

*历经劫难的老城走向衰落*

新奥尔良的这个旧海港是大约3个世纪以前法国人在饱受蚊虫侵袭的密西西比河沼泽地的一片土地上修建的,当初就没有安全保障。这个旧海港在卡特里娜飓风来临之前就已经饱受痛苦:由于黄热病和霍乱猖獗,新奥尔良曾经是死亡之城,尸体成堆;这里还遭受过飓风、洪水和白蚁的侵袭,还有杰克逊广场上的奴隶拍卖和在拥挤的法国区内发生的可怕的火灾。

蔗糖和石油的收入曾使得新奥尔良毫无争议地成为令人难以忘怀的、独特的“南方城市之星”。然而这座老城逐渐走向衰亡,经济上变得主要依靠旅游业。在过去的40年里,人口不断流失。城市昔日的繁华富有已不存在,只剩下市内的豪宅、“舒特网式”的小屋、大教堂、无与伦比的餐馆、庭院花园、老式的有轨电车、高大的橡树和随风摇摆的棕榈树这些生动和最后的遗迹。

卡特里娜飓风使新奥尔良几乎沦为空城,支离破碎,一半沉没在污水下面。

*新奥尔良的精神不会被摧毁*

玛丽·赫尔佐克居住在洛杉矶,但是她在新奥尔良拥有一栋房子,她编写了好几个城市的观光指南,她说,她编写的新奥尔良外地游客指南最受欢迎:

“新奥尔良比看上去好得多。海风仍在吹,只要那里有人,就会有喜爱并想制作美食的人,还会有音乐。那里将和过去一样好,甚至或许会更好,因为增添了一层痛苦和庆祝,将会给新奥尔良带来前所未有的反响。城里的人们一直喜欢讲故事,以后还会是这样。现在他们比以前知道的故事多了很多,他们讲述悲惨、恐怖、幸存、以及他们认识的一些人的英雄伟绩,甚至还有幽默的故事。这构成了新奥尔良的精神,新奥尔良不会永远被摧毁。”

玛丽·赫尔佐克说,在她看来,管乐队在“萨其莫”节上演奏的这首自由的曲子反映了新奥尔良的精神。“萨其莫”节是新奥尔良的众多街头节日之一,是为了纪念新奥尔良的爵士歌手路易斯·萨其莫·阿姆斯特朗而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需要从内心重建城市*

伦道夫·德兰翰蒂也是一位作家,他来自旧金山。不过他写了一本书,这本书的题目抓住了新奥尔良的本质。书名是《典雅与衰落》。德兰翰蒂说,路易斯安那州南部地区未来所面临的不只是建筑物的重建工作。

他说:“我感觉就象是面纱已经被摘下,我们看到穷富差距严重的社会所导致的不幸和悲剧性的结果。那些富有并有其它选择的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而那些没有其它选择的人仍落在后面。这是不公平的,悲惨的,这已经导致了文明的沦丧。这是一个社会灾难,令我心碎。这是一个需要改革的社会。我们需要从内心重建。”

20世纪80年代,弗雷德里克·斯塔尔当时在新奥尔良图兰大学担任副校长兼建筑学教授,他在一部名为《脱去假面具的新奥尔良》的小品文中捕捉到了这个城市的特色。他是拥有房子的数以千计的人之一,而这些房子的命运很不确定。新奥尔良曾经以“自由自在的城市”而闻名,或许这个城市将来永远不会了。

*令人怀念的盛宴狂欢*

斯塔尔说,新奥尔良吸收了许多文化,其中包括法国、西班牙、西西里岛、以及黑人奴隶和加勒比海被释放的那些人的文化,从所有这些文化中采集快乐的那部分,产生了这座城市中毫无约束的狂欢节,在每年春天的一个星期四达到高潮,被称为“MARDI GRAS”盛宴狂欢日。

他说,新奥尔良人变得懒散,自我放纵。有些人说,他们饮酒过量,对于生命的脆弱和自然的多变产生了一种宿命感。

斯塔尔说:“我知道我们以后也会面临同样的不安定。我打算重新修建,我想你会发现数以万计的新奥尔良人将会回来,这多亏了他们持有宿命论观念,他们会比其它地方的人付出更多,给新奥尔良带来某种延续,走出这种极端无序和停滞的状态。”

*美好时光还会再现吗?*

斯塔尔相信新奥尔良将被重建,尽管他担心开发商将到这里铲除当地的贫穷社区,从而摧毁这座城市的特征,出现他在书中所说的新奥尔良的休斯顿化。

据大多数人估计,短期内,在新奥尔良不会再举办爵士音乐节,也不会有餐馆、学校和体育比赛向公众开放。新奥尔良失去了这么多的生命和住房,明年春天还可能会举办“MARDI GRAS”盛宴狂欢日吗?如果说美好的时光不可倒转,一个新奥尔良还会出现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