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析美国联合国关系错综复杂


美国是联合国总部所在国家,也是它最大的资金来源。就在联合国和美国关系变得紧张的时候,联合国迎来了60周年纪念。不过,美国和联合国都认为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重要的和必需的。

两年半以前,美国在没有得到联合国授权的情况下率领联军出兵伊拉克,联合国和美国的关系随即跌入谷底。

不久以后,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任命了一个高级工作组进行联合国改革提议工作。这个举动的部份目的被认为是限制成员国采取单边行动。

*安南认为攻打伊拉克不合法*

3月份,安南公布了改革计划,他希望在60周年纪念大会上得到批准。他当时毫无疑问地表明,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限制象颠覆萨达姆政权这样的单边行动。

安南说:“我认为贯穿整个报告的主张非常清楚,那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关联的世界中,在这样的世界我们面临许多挑战和许多威胁。这些威胁是任何一个国家,无论它多么强大,都无法独自应对的。我们必须共同合作来遏制这些威胁。所以我认为,我们共同合作的集体努力是符合各个成员国的国家利益的。我想,一个有效和正常运作的联合国符合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利益,也符合其它国家和他们各自人民的利益。”

安南后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被问道他是否认为攻打伊拉克是非法的,他的回答是肯定的。

*美国会调查联合国腐败问题*

但是,布什政府和国会中那些认为伊拉克行动是合法和理所应当的议员就很难接受安南的这番话。国会迅速成立了美国自己的联合国改革工作小组。由众议院前议长金里奇和参议院前多数党领袖米切尔领导的国会委员对联合国管理的伊拉克石油换食品项目中据称的腐败问题展开调查,而且布什总统任命对联合国持公开批评态度的博尔顿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许多联合国问题的资深观察家认为,美国和联合国的紧张关系不可避免。哥伦比亚大学的爱德华.勒克教授说,虽然出兵伊拉克标志着两者关系的低谷,但是从美国和联合国其它成员国之间的势力不均衡来说,一定的磨擦是在所难免的。

勒克说:“总体来看,美国和联合国的关系和历来大部份时间相比都更加麻烦。美国对联合国一直都有一种矛盾心理,部份原因是,对于一个超级大国来说,在一个有着191个成员国的组织中总是显得不太自在。”

尽管不自在,但是不管是美国的朋友还是对手都认为,最终美国和联合国还是相互需要的。

杨.艾里森这个月出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在这以前,他担任了5年的瑞典驻华盛顿大使。他指出,联合国是美国发挥领导作用的重要场所。他说:“不可否认,美国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这是有目共睹的。我希望,这个超级大国也意识到,积极的多边主义也符合它的利益。我认为伊拉克的经历和阿富汗相比就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我希望美国能够发扬传统,在国际事务中担负起合作者的角色。”

*美国利益联合国利益并不矛盾*

美国前参议员米切尔说,由国会出资、他主持的有关联合国的研究也基本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他认为美国利益和联合国利益之间并不矛盾。

米切尔说:“并不冲突,各个地方的人的根本愿望都类似。对于短时间内如何实现愿望可能存在方法上的分歧,但是美国人民的价值和心愿和其它地区的人民是一样的。”

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析导致了近来一部份美国民意对于联合国的指责。但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勒克教授说,尽管联合国有缺陷,但是大部份美国人还是非常支持联合国的。

勒克说:“最近的盖洛普民调显示,只有13%的人希望美国退出联合国,但是说到最后,美国公众认为,美国应当支付联合国会费,应当留在联合国中,应该做一个国际社会的好公民,但是在我们的国家利益要求我们不得不独自投票的时候,我们这样做不会感到难堪。对于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所持有的根本原则和目标,我们非常自信。因此,我认为这会继续是一种不自在的关系,但是双方都无法抛弃对方。”

勒克教授说,华盛顿在原则问题上不惜一意孤行的做法和他所说的那种势力不均衡,意味着美国和联合国的关系会继续非常微妙。

但是,各个方面的分析和外交人士都认为,在承受了60年的压力之后,现在美国和联合国关系的基础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