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红十字会帮助飓风灾民摆脱困境


因遭受卡特里娜飓风袭击而逃离新奥尔良的数以万计的民众,已经在红十字会的避难所找到了栖身之地。红十字会设在路易斯安那州首府巴吞鲁日的一处避难所里收容了1800名被疏散的民众。这些人度日如年,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彷徨不安。红十字会官员和志愿者正在帮助他们摆脱困境,寻找最佳的出路。

*疏散者遭遇各不相同*

每一位被疏散者都有不同的遭遇。有些人失去了一切财产,而且和亲人失散。其他人则稍微幸运一些。

弗洛伊德·吉布森说:“我来自杰弗逊教区西岸地区,我在这个避难所已经呆了大概两个星期。我的家经受了最小程度的破坏。我住的地方并没有发大水,主要是风造成的毁坏,有很多树被风刮倒了。”

吉布森希望有关部门允许他在一个月之内回家。不过他不知道是否会如愿以偿。

来自新奥尔良市中心的帕特里夏·威廉姆斯对她的房屋状况如何一无所知。新奥尔良市中心大部份地区都被水淹,泽国一片。她在洪水开始肆虐的时候离开了那里,在来到这处避难所之前,一直睡在自己的车里。她说:“我听说那里现在有很多水,当我离开的时候水正在往上涨,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那里现在是什么样子。”

*避难所提供基本生活需求*

艾伦·普罗蒂也是生活在新奥尔良闹市区的居民。飓风袭击那里之后,他苦撑了6天,然后才被疏散:“我一开始不愿离开。但是后来出来之后,我挺高兴的,因为那里到处是水。”他说,在这里他能够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有吃的,还有睡觉的地方,不过条件并不舒适。

在被疏散的民众等待当局做出安排的同时,他们在这座设在市中心的避难所里得到了基本的照料。避难所座落在两座毗邻的建筑里,一座是体育馆,另外一座是会议中心。在两座建筑之间的通道里,来自旧金山的志愿者托尼·布劳尔医生正在为排着长队的患者看病。

布劳尔说:“我们注意到从高血压到糖尿病,所有的病情都失去控制。很多这样的病人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服药,因此我们正在诊断这些慢性疾病的程度,当然还有那些由于处境困难、居住拥挤而生病的”。

*儿童开始上课*

避难所里几百名儿童也开始接受学校教育。来自加州萨克拉门托的志愿者费尔南多·那波里和来自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纳比尔·穆拉德组织孩子们上课。

那波里:“我们四天前开始动手准备,我们给孩子们开办了一所学校。情况好极了。我们现在有多少名学生来着?”

穆拉德:“到昨天,我们一共有142名学生。”

在埃及出生的纳比尔·穆拉德管理着这所临时学校,学校目前开设阅读、数学和自然科学等课程。

穆拉德说:“孩子们在这里上课的时候还会吃到午餐,晚上我们会根据他们的学习需要,加上辅导课。”

避难所的一些孩子现在去附近的一些学校学习。他们晚上回到避难所后也会接受辅导。

*灾民心存感激*

红十字会的志愿服务者杰夫·沃尔克表示,这里的条件不尽如人意,这儿的人们必须应对很多矛盾的情感。他说,绝大多数的人对有吃有住心存感激,孩子们尤其如此。很多孩子还为避难机构的服务人员制作卡片,表示感谢。

沃尔克说:“看到孩子们能为你做些什么,真让人感动得落泪。这里有一位居民知道我昨天一整天没有吃饭。到了晚上10点,当我们经过这里的时候,她坚持往我的口袋里塞饼干,告诉我要照顾自己,保持体力。我让她留着自己吃,但是她们一再坚持,又把饼干给了我。”

*只要需要,避难所会一直办下去*

马克·盖雷森是来自俄亥俄州阿克隆的一名律师,他作为志愿者来到路易斯安那,在避难所从事服务工作,他说:“到目前为止,我在这里看到了那么多人遭遇不幸,但是我真的为自己在这里感到高兴。这里工作难做,也很压抑郁闷,但是,你在这里实实在在帮助他人,也许还会给一些人带来一些希望,这又让我感到高兴。”

这个避难所将开办多久呢?红十字会官员的答复是,只要需要,就会一直办下去。当然所有人都盼望避难所关门的那一刻,因为那就意味着被疏散的人们能够回家或者搬进永久的住宅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