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会女议员人数增加潜力未发挥


自从1917年第一名女性被选入美国国会以来,国会当中女性议员人数一直在稳步增加。不过,一名女性前任议员说,女性在国家立法活动中的潜力并没有充份发挥出来。

*以议员遗孀身份进入国会者渐少*

白发苍苍的卡西·隆今年81岁高龄。20年前,她的丈夫、路易斯安纳州国会议员吉利斯·隆(Gillis Long)去世。经过这个州的一次特别选举,卡西赢得了她丈夫空出来的议席,成为美国第99届国会的一名议员,她也是近百年来以国会议员遗孀的身份进入国会议员的许多女性议员之一。

不过,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以议员遗孀的身份被选进国会的女性议员占国会所有女议员的比例一直在逐步减少,另一方面,女议员的总人数却在稳步增长。

国会众议院办公厅历史学家马修·瓦斯纽斯基(Matthew Wasniewski)说:“ 出现这种变化的一个很大因素还要追溯到女权运动时代。那个时候,妇女在进入国会之前很明显获得了许多从政经历,包括参与州和地方政治以及被选入州议会。”

在上个世纪初,四分之三以上的女性国会议员是前任议员的遗孀。到了1970年代,有这样的亲属关系的女议员只占半数。今天,第109届国会有69位女性众议员和14位女性参议员,其中大约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前任议员的亲属。

*女议员遇到的特殊障碍*

前任国会议员卡西·隆说,在民主政治制度下,妇女原则上完全可以跟男性竞争国会席位。但是,这位完成一个任期之后就离开了国会山的女议员说,跟男性比较,担任国会议员的妇女往往会遇到一些特殊障碍。

卡西·隆说:“男人们都有自己的太太,而女人们不一定有丈夫去支持她们的事业。我记得自己进入国会的时候就有一种恐惧感。我在想,天啊,我做国会议员了,可我还是需要做许多其它的事情,比如带孩子,做家务,买菜做饭。女人做国会议员比男人更不容易。”

*女性尚未完全发挥潜力*

另外,卡西·隆认为,女性在国家立法活动中的潜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因此妇女竞选国会议员的热情仍然不够高涨。

卡西·隆说:“让妇女进入国会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对推动儿童成长、教育、健康等方面的法律特别感兴趣。我们这个国家急需这些方面的法律,而女性议员往往会比男性议员更愿意推动这些议案的通过。如果人们意识到女性议员在国会发挥的重大作用,更多的妇女会愿意竞选国会议员。”

*女国会议员职位不断提高*

即便如此,国会众议院办公厅历史学家瓦斯纽斯基( Matthew Wasniewski)说,女性国会议员不仅人数在增加,而且职位也在不断提高,比如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罗西(Nancy Pelosi)和众议院共和党人议员团主席德博拉·普莱斯(Deborah Pryce)都是女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