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2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积极防范生化恐怖袭击


埃博拉病毒和萨斯病毒引发的传染病让人害怕,但想到疾病会被用做武器,更加令人生畏。2001年,通过美国邮政系统进行的炭疽病袭击,让美国对生物恐怖袭击处于高度警戒状态。

*美研制天花、炭疽疫苗*

利用致命细菌进行恐吓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中世纪,军队就用弩炮把腐烂的尸体抛进城堡。欧洲探险家把天花病人的毯子当做和平礼物,送给美洲土著部落。

到了21世纪,疾病仍然是一种武器。4年前,通过美国邮政系统散播的炭疽病菌造成5人死亡,并使20多人受到感染。负责美国应急预防工作的官员劳伯说,美国政府把炭疽病视为两种主要生物武器之一,世界各国必须做好准备。另一种疾病是天花。

劳伯说:“恐怖分子利用天花病毒或炭疽病菌,可以制造公共卫生大灾难,让很多人死于非命。我们现在研制天花疫苗和新的炭疽疫苗,建立包括10多亿支抗生素的全国储备,这都显示我们是多么认真地对待这两种威胁。”

目前之所以进行这种准备,是由于担心可能存在秘密的天花病毒来源,尽管上世纪70年代已经消灭了天花,而且仅存的天花病菌储藏在美国和俄罗斯高度戒备的地下室里。

*美不是唯一潜在目标*

美国政府传染病研究负责人福奇说,美国并不是生物袭击的唯一潜在目标:

“显然,美国和英国可能遭到袭击。由于我们在中东地区的活动,我们成为极端分子的袭击目标。但是,我认为世界上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生物袭击的牺牲品。”

*美与多国合作交流信息*

除了有关天花和炭疽病疫苗的试验之外,福奇领导的机构还在首次试验埃博拉疫苗。埃博拉被认为是另一种潜在的生物袭击的主要手段。此外,这个机构正在研制新一代抗菌素、抗病毒药物以及其他疫苗。

另外,华盛顿增加了对美国卫生部门和应急机构的拨款。一旦发生生物袭击,这些机构将率先做出反应。福奇说,他负责的机构还同其他国家进行合作。

他说:“从几年前开始,也就是在炭疽病袭击事件之后,我们跟很多盟国展开了非常密切的合作,这些国家包括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几个欧洲国家。我们交流信息,尝试在做出反应时加以协调。同时,我们还分享科学信息。”

*利用化学毒剂是另一潜在威胁*

公共卫生部门的官员说,除了天花、炭疽病和埃博拉病毒,还有很多种生物制剂可以被恐怖分子利用。比如,他们担心恐怖分子可能利用沙门氏菌和埃科里菌污染食品供应渠道。

但是,一些专家认为,更大的威胁是恐怖分子利用化学毒剂。1995年,日本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中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2人丧生,数千人中毒。乔治敦大学的药物专家德雷奇说,化学制剂很容易得到,而且把化学制剂造成武器所需要的专业知识也远远少于利用微生物制造武器,而且化学制剂毒性的作用快得多。

德雷奇说:“化学制剂已经流散了很长时间,而且,使用化学制剂可以一直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直到现在,美国还储存着一些过去的化学制剂,其中很多储藏在军事基地。我认为,这些更让我们感到担忧,因为这些东西是现成的,而且很容易弄到手。”

*防备生化袭击支出不是浪费*

福奇说,即使永远不发生生物袭击,为防备这种袭击而花费的钱也不能算做浪费。

他说:“我们把这种工作置于传染病爆发和再爆发的大背景之下。从某种角度来看,如果我们把各方面的因素视为一体,就会容易一些,因为我们需要一种基本水平的预防,人为和天然的威胁都包括在内。”

目前,禽流感的威胁正在显现,再加上萨斯、艾滋病、肺结核以及为医学界所知的1400多种其他传染病,今后总会有某种健康的敌人需要应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