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听众谈中国将公布灾害死亡数字

  • 萧敬

最近,中国政府决定,不再把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人数作为国家保密事项,并说这种做法有利于引起社会各界对自然灾害的关注,提高全民的减灾意识。在这次听众信箱节目里,我们来听听几位听众朋友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政府进步大*

安徽的姚先生说,中国政府在报导灾情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步:

“我觉得我国政府这些年来这方面的进步还是挺大的,包括当年发生的唐山大地震,我国政府对当时的死亡人数以及财产和经济方面的代价都进行了非常准确的统计和公布。我觉得,我们国家几乎已经没有什么隐瞒的了,已经非常公开了,特别是在自然灾害方面,可以说是无可厚非的。”

*数据经过包装*

广东的李先生说,即使官方公布了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有关数据也是进行了包装:

“我想,有些灾害虽然报出来,但是可能也要经过筛选。现在表面上是不掩盖,其实是经过精心策划,对一些数据、一些情况也是进行包装。他们要保密,我想主要是官员的腐败问题,根本上是因为腐败问题才要保密。”

*官方数字不可信*

江苏的苏先生也认为,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不可信。

他说:“没有什么机制来保证现在报的数字是真实的,现在即使报出来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比如说,萨斯死了多少人,哪个煤矿死了多少人,我觉得根本就不可信。老百姓没有充份的发言权,媒体也不能充份地报导。”

*至今未公开大跃进六四死亡人数*

福建的肖先生说,中国政府至今仍然对大跃进和六四事件导致的死亡人数保密,是无法向公众交代的:

“我认为,有些东西应该解密了。比如说,大跃进的时候到底死了多少人,饿死了多少人,我认为现在应该公开。还有,六四天安门事件到底死了多少人,这些我认为都应该公开。到现在还不公开,我认为是无法向公众、向全国人民交代的。”

*说一套做一套*

上海的张女士说,中国政府一向是说一套,做一套:

“我觉得,中国政府不会象嘴巴上讲的那样子,因为有时候牵连到贪官腐败,就像煤矿的矿难;还有的时候牵连到高官,真有人死掉,他是不可能报的,不可能像嘴巴上讲的那样。就像上一次市政法律大会在那里开,这时候还有上访的人被捉。他是嘴巴这样讲,背后又是那样做,一向就是这样的。”

*政策到地方变味*

河北的单先生是这样说的:

“我觉得,中国这种做法是好事,是深得民心的。我们要认清中国的国情,政府的初衷虽然是好的,但是政策一旦发到地方,就不管用了。他们还是照样欺上瞒下,政府的数据肯定也不准确。”

*矿难数字有水份*

江西的林先生说,有宣传部,就必定有保密:

“矿难数字肯定是有水份的,肯定是要保密的。有宣传部,就一定有保密。除非中国撤销宣传部,自由媒体开放,自由报导,可能就比较客观真实了。”

*体制是根本*

河北的张先生认为,不改变现行体制,就很难如实报导自然灾害的情况。

他说:“中国政府决定自然灾害如实报导,我认为是一个进步,但是我认为很难做到。以前发生了矿难事件,许多新闻记者去采访,受到殴打和阻拦。为什么呢?因为会影响地方官员的政绩,影响他的升迁。所以,如果不改变这种体制,再好的愿望也很难实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