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国会一周(9月12日--16日)


国会参议院两大政党的议员敦促布什总统在纽约会见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时候,要求北京停止各种不公平的贸易手段。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通过决议案,欢迎台湾总统陈水扁到美国过境访问。

*议员:中国须停止不公平贸易*

美国商务部星期二发布的一份报告说,美国对华贸易赤字七月份再次创下单月贸易赤字的新高,达到177亿美元。国会参议院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纷纷对记者说,布什总统应该在出席联合国首脑会议期间借此机会告诉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中国必须停止各种不公平的贸易手段。

夏威夷州民主党参议员井上健(Daniel Inouye)说:“我认为他应该用强烈的语气告诉中国国家主席,我们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包括良好的经济和商务关系,但是他们必须遵守同样的贸易规则。”

新泽西州民主党人乔恩·科辛(Jon Corzine)也表示,美中贸易极其不平衡的现像如果继续下去,会严重影响到两国总体关系。不过,他也批评布什行政当局没有对中国施加足够的压力要求北京实行公平竞争的政策。

参议院共和党人则避免对布什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直接提出批评,不过他们表示,布什总统的确应该继续向中国领导人施加压力,以确保中国履行它的贸易承诺。

*坚定支持布什政策的人也忧虑了*

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参议员德铭特(Jim DeMint)一向是布什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坚定维护者,并且多次表示南卡州在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中获得了很大利益。不过,商务部最新的贸易赤字报告公布之后,德铭特议员表现出了一种少有的忧虑。

德铭特说:“我们不能让这种情况一直继续下去。我们一定要有一种对等贸易关系和公平竞争的环境,而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几位参议员对中国在试图解决北韩核争端的问题上所做出的努力表示肯定,不过他们认为,在布什总统与胡锦涛主席会晤的时候,北韩问题不应该把美中贸易问题挤到一边。

*众院外委会一致欢迎陈水扁过境*

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以无争议的议事方式一致通过了欢迎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决议案。这位台湾领导人计划下星期二到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市作短暂停留,然后前往中美洲访问。

决议案说,美国与台湾之间50多年持久的关系给双方在经济、文化和战略上带来了巨大的好处。美国和台湾对21世纪具有共同的理想,那就是和平、繁荣和进步必须建立在自由和民主之上。

委员会资深共和党议员丹.伯尔顿(Dan Burton)对记者说,欢迎陈水扁总统表明台湾总统和台湾人民值得美国政府和人民的尊重。

伯尔顿说:“陈总统和台湾政府是美国多年来的朋友,他们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和支持。作为欢迎陈总统这项决议案的支持者,我希望今后许多年里我们一直保持与台湾的牢固关系,因为我们双方关注同样的事情,我们具有共同的目标。”

*伯尔顿对陈水扁不能访华盛顿表遗憾*

伯尔顿说:“我认为陈总统应该能象其它国家元首一样访问我们的首都。我知道中国大陆不希望我们给予陈总统以及台湾前总统应有的尊重,但是这不会改变我的观点。我认为台湾是一个强大的经济体和美国的友邦,我们应该象对待其它国家那样对待他们。”

*五议员促美蒙自由贸易协定*

鲁什议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美国与蒙古自由贸易协定将为蒙古人民的繁荣创造一个良机,同时也有利于美国的经济发展。

鲁什说:“国会参众两院批准这项扩大贸易机会的决议案将改变和增进蒙古的前途。为达成这一协定而展开谈判毫无疑问会对美国和蒙古两国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和蒙古之间去年的双边贸易额还不到两亿七千万美元,而美国与中国之间光是贸易赤字额就高达每月170亿美元。不过,上个月率领众议院代表团访问过乌兰巴托的德雷尔议员说,这些数据显示,美国与蒙古之间的双边贸易具有很大潜力。

*也有政治和安全考虑*

德雷尔还指出,签订美国蒙古自由贸易协定不仅有经济原因,而且也有政治和安全方面的考虑。

德雷尔议员说:“我们看到蒙古向伊拉克和阿富汗派兵与美军并肩作战、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看到蒙古人民为‘卡特里那’飓风受灾者提供五万美元捐款。对我来说,这表明蒙古对美国相当友好。”

蒙古驻美国大使包李德(Ravdan Bold)在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也表示,由于被夹在中国和俄罗斯两大邻国之间,蒙古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将对蒙古的政治和安全产生深远影响。

包李德大使说:“如果美国和蒙古之间能建立这种贸易协定的话,那么它会具有巨大的政治意义。因为,长期以来蒙古的历史是在两大邻国之间谋求生存的历史。我们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两个邻国,所以我们需要在这个区域之外去寻找生存机会,建立这种形式的自由贸易协定就是到外部去寻找生存机会的一种方式。”

美国国会前不久围绕中美洲自由贸易协定进行过一场激烈的辩论。出席星期四新闻发布会的几位议员不指望国会将很快审议和通过美国与蒙古自由贸易协定,但是他们认为提出这项决议案是达到那一目标的第一步。

*女议员越来越多*

自从1917年第一名女性被选入美国国会以来,国会当中女性议员人数一直在稳步增加。

国会众议院办公厅历史学家马修.瓦斯纽斯基(Matthew Wasniewski)说:“ 出现这种变化的一个很大因素还要追溯到女权运动时代。那个时候,妇女在进入国会之前很明显获得了许多从政经历,包括参与州和地方政治以及被选入州议会。”

前路易斯安纳州国会议员卡西.隆说,在民主政治制度下,妇女原则上完全可以跟男性竞争国会席位。但是,这位完成一个任期之后就离开了国会山的女议员说,跟男性比较,担任国会议员的妇女往往会遇到一些特殊障碍。

卡西.隆说:“男人们都有自己的太太,而女人们不一定有丈夫去支持她们的事业。我记得自己进入国会的时候就有一种恐惧感。我在想,天啊,我做国会议员了,可我还是需要做许多其它的事情,比如带孩子,做家务,买菜做饭。女人做国会议员比男人更不容易。”

另外,卡西.隆认为,女性在国家立法活动中的潜力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因此妇女竞选国会议员的热情仍然不够高涨。

*有女议员担任要职*

即便如此,国会众议院办公厅历史学家瓦斯纽斯基( Matthew Wasniewski)说,女性国会议员不仅人数在增加,而且职位也在不断提高,比如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罗西(Nancy Pelosi)和众议院共和党人议员团主席德博拉.普莱斯(Deborah Pryce)都是女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