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苏丹政府反政府武装第六轮和谈


苏丹政府和苏丹西部达尔富尔地区的反政府武装正在尼日利亚举行第六轮和平谈判。前五轮谈判在结束该国两年半冲突的问题上没有取得很大的进展。

*亲历暴力,记忆犹新*

在苏丹首都喀土穆,由于战乱而离乡背井的达尔富尔民众希望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这样他们就可以返回家园了。但是很多人怀疑各反政府运动组织会团结一致,使谈判获得成功。所有人至今对迫使他们远离家园的暴力仍然记忆犹新。

当亲政府的阿拉伯民兵实施焦土政策,发动战役消灭反政府武装的时候,阿里·穆罕默德当时居住在一个叫做扎林吉的西部村庄:

“阿拉伯民兵来到我的村子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他们攻击我们的村民。他们来到当地的小学校,攻击更多的人,更多的学生。他们向学校里所有的房屋开火。其他一些年迈的妇女,比如我的姥姥哈利玛,我看到她在集市上被打死。我亲眼看到我的祖母在集市上被杀,就在我的眼前。阿拉伯民兵来到集市,用枪打死了她。”

*流离失所, 生灵涂炭*

在苏丹的国内冲突中,有200万人流离失所,估计有超过18万人在冲突中丧生。冲突是非洲血统的反政府武装和亲政府的阿拉伯民兵之间的矛盾所引起的。

对当地妇女而言,达尔富尔地区的冲突简直使她们遭受灭顶之灾。人权报告指出,阿拉伯民兵使用强奸这种手段,来达到侮辱达尔富尔地区妇女的目的,并让她们噤若寒蝉。

阿布扎比说,这种威胁是不断的:“我的嫂子,她的女儿在外出捡柴时被强奸。她才17岁。17岁呀。妇女们不能出去捡柴。她们不能离开难民营。她们会被强奸。这是妇女的遭遇。男人的遭遇就是会被贾贾威德打死。”

*暴力阴影,心理影响*

达尔富尔的暴力给幸存者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影响。联合国最近的一份报告说,达尔富尔人很可能会做恶梦或有自杀的念头。

穆罕默德·亚当说,他经常感觉到暴力的阴影:“与其这样地苟活,还不如死掉更好。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死了。因为仅仅作为幸存者,我感到我并没有真正地生活。我现在的感觉正是这样。肉体也许还活着,但是内心深处这些问题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多轮谈判,何日成功?*

这个星期关于达尔富尔反政府派别“苏丹解放运动”内讧不断的报告对正在尼日利亚进行的谈判投下阴影。苏丹解放运动的内讧并不让达尔富尔人感到惊讶,他们对谈判是否成功继续持怀疑态度。

穆罕默德·阿尔·哈吉两年前离开西部城市杰内纳。他说,他怀疑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进行的最新一轮谈判是否会带来和平:“我们在达尔富尔有不同的组织,我希望所有的组织之间能达成一个协议,在达尔富尔得到和平。团体太多了。有些团体到阿布贾去了,有些团体没有到阿布贾去。因为这一点,我认为谈判不会成功。”

*思念亲人,盼回家园*

达尔富尔人不知道阿布贾谈判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们也不肯定最终返回达尔富尔之后能看到什么样的景像。阿卜杜拉说,他只是希望看到他的母亲,他说,他母亲的房子被烧,之后已经在露天生活了两年。跟大多数人一样,阿卜杜拉对自己逃出达尔富尔感到庆幸;跟大多数人一样,他也焦急地等待着信息,告诉他什么时候能重返家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