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温家宝谈乡镇管理引起学者议论


中国总理温家宝本月早些时候对外国记者表示:“如果农民可以管好一个村子,过几年就可以管理一个镇。”中国领导人谈论直选乡镇官员是否预示着中国政治改革就要开启新阶段呢?

美国卡特中心学者、美国帕里米特学院教授刘亚伟多年一直研究中国村镇基层选举,目前正在中国调研。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温家宝的讲话跟20年前中国领导人彭真讲得一样,没有什么新意,令国内外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专家、学者和政治家们感到失望。不过他说,今天的中国跟20年前不一样了,近来广州太石村村民为罢免村官激烈抗争就是一个例子。

刘亚伟说:“彭真讲管理村里到管理县乡的事情,那时村委会组织法要在全国人大得到批准,他是要用党要搞民主的方针和口号来说服当时的人大代表通过这个法律。因为当时抵触很大,结果以试行通过。现在村委会组织法已经成国家的基本法之一了,村里的人正在认真地做这些事情,而且越推进进步越大,百姓要求维权的呼声也就越高。”

*温家宝讲话显示中央地方博弈?*

北京的一位政治学者自1989年开始研究中国政治和社会转型。他在不透露姓名的情况下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中国总理温家宝9月5号发表的乡镇直选的讲话显示了中央与地方政府权力“博弈”的性质,也是中央和地方政府正在比赛,看谁更具开明形像。

他说,广州番禺区当局使用“黑社会”的手法镇压太石村村民可能让中央领导人认识到,官民冲突中使用镇压手段代价过大,借太石村事件的机会提一提基层选举合法性凸显亲民形像。

据中国官方新华网报导,中国共产党的四川省委组织部8月底正式发文,在全省范围内全面推行乡镇党委书记公推直选,并要逐步扩大基层党组织直选范围至县、市、区。

研究中国选举的刘亚伟说,四川在基层直选方面一直走在前面。四川省遂宁市步云乡1998年首次进行直选乡长的选举,虽然当时就被一些人指责为不合中国法律,但目前有越来越多的省市地区进行乡镇直选试点,比如湖北、江苏等地,而云南红河的乡镇直选规模最大。

*乡镇选举具有政治改革意义*

刘亚伟说,从村委会选举升级到乡镇选举,在中国的政体中具有政治改革的意义。在中国的中央、省、市、县、乡五级党政系统中,乡镇是最基础的单位,经直选产生的是国家的公务员,而村民选举的村委会仅仅是自治单位的负责人。

不过,中共四川省遂宁市市委一位不透露姓名的官员对记者表示,四川省即将进行的乡镇党委书记公推选举只不过是换届选举,不具别的什么意义。

研究中国社会转型的那名北京学者对记者说,四川省内有一批干部具有制度创新的冲动,他们一直在基层选举方面默默地工作,不事声张。近来他们看到时机比较成熟,特别是《人民日报》正面肯定了村民罢免村官的合法性,让人们看到地方政府压制地方选举的合法性已经丧失,于是就抓住时机,全面铺开乡镇直选。

不过这位北京学者认为,“中国自下而上的变革不会产生多少制度性、政体结构性的成果,但却会构成一种冲击力,这将成为中国未来宪法层面上自上而下变革的动力,并为其打下基层。”

这位北京学者说,虽然中国基层选举的意义并不象有些美国学者所认为的那么大,但却不失为中国民众学习民主程序的一个机会,在这一过程中,国外引进的民主程序获得了鲜活的生命力,可以植根于中国的土壤中。

*直选提高民众权力意识*

美国卡特中心学者刘亚伟教授说,更重要的是,直选过程提高了中国民众的权力意识:“实际上老百姓通过每3年的演练,还有个意识的问题。因为以前你让老百姓去投票,老百姓会认为你是在作秀,没有让他们真正选举。那么他们现在不但选,而且选出甜头,对你不满意,我还要罢免你。这是一个权力意识的问题,他们认识到手中的选票是有很大的威力。”

不过,刘亚伟认为,恐怕不能把温家宝总理有关乡镇选举的讲话看成是中国领导人有了进行体制内改革的决心,也不能看成是中国领导人对稳定、有序地把村委会直选过渡到乡镇和县市直选已经有了时间表。他说,温家宝总理是在9月5号对一群外国记者讲的这番话的,中国国内媒体并没有报导。

但刘亚伟认为,广州太石村以及近来的一系列激烈社会冲突也许让中国领导人考虑如何化解民怨,缓解社会矛盾。他希望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仅仅靠提倡和谐社会,或靠纪念“九一八”等活动是无法达到稳定社会、改变政府效益的目的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