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公开天灾死亡人数专家评议


中国星期四公布了曾被列为国家机密的今年自然灾害死亡人数,这被视为是中国提高政府透明度,官员责任制努力的一部份。不过有关人士认为,中国在灾情报导和相关法律的配套执行方面仍然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中国国家减灾委员会副主任贾治邦星期四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共有6个台风登陆中国,截至9月20号,中国各类自然灾害中死亡1630人。

就在上个星期,中国宣布自然灾害死亡数字不再属于国家机密。在这之前中国一直控制媒体有关灾情的报导,特别是死亡人数的报导。

*与夏勇出任保密局长有关?*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把自然灾害死亡人数从国家保密法中取消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他认为中国给国家保密法松绑,跟夏勇出任中国保密局局长有关。

何亮亮说,夏勇跟海内外知名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是文革后崛起的同一代法学家。据贺卫方教授介绍,走上仕途的夏勇是一位关注人权的法学家。何亮亮认为,虽然中国公开自然灾害死亡人数是向文明社会迈出的一步,但中国的相关法律并不配套。

何亮亮说:“另外中国有一个政府信息公开法,这两个法之间现在看起来没有形成配套,也就是哪些是要公布的,不公布你就失职,哪些是要保密的,保密的也要有很严格的界定。”

何亮亮说,缺乏严格的法律规定,某些官员为了逃避责任与法律制裁,就会利用法律的模糊,谎报瞒报受灾死亡人数。

中国国家减灾委员会副主任贾治邦在星期四的记者会上说,中国已经颁布实施的减灾法律法规有30余部,减灾工作将逐步纳入法律系统。

*法规建立与执法间距离大*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浦志强律师对记者说,有法不见得就有了法治,法规的建立与执行之间的距离目前仍然很大,他举例说:“刑法上关于挪用救灾款项有特别的规定,要从重加重处罚的。98年的洪灾很厉害,钮茂生当时作水利部长,他挪用水利专项资金在北京西站盖了一座很大的楼,后来被审计署没收。但后来钮茂生到河北省做省长。”

国家减灾委员会副主任贾治邦在星期四的记者会上说,中国已经建立完善了救灾应急体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赈济救护部赈济处的王平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应急系统正在完善的过程当中。他说,政府是救灾的主体,红十字会起助手作用。

王平说,如果灾区没有出现道路被毁、通讯中断的局面,中国基本可以做到贾治邦所说的灾难发生24小时之内救灾人员到位、物资到位、资金到位、信息到位,并保障灾民的基本生活。

王平说:“这么多年来每年都经历了自然灾害,所以我觉得我们的防御体系、反应速度一年比一年好,一年比一年快。对于我们红十字会来说,我们的基层人员都是在第一时间带着物资下到灾区,反应速度也是非常快的。”

中国广西梧州市今年6月遭受百年不遇的洪灾。梧州市民政局救灾办公室的一位姓黎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今年该市的65个乡镇有60个受灾,但没有一人死亡,他们作到了24小时转移安排灾民的工作。

这位工作人员说:“我们受灾时马上转移,首先转移民政对象,如五保户、特困户、军烈属、孤寡老人、残疾人等。24小时以内首先要安排好他们。”

*透明和“控负”,如何界定天灾人祸?*

香港评论员何亮亮认为,中国政府过去10年把救灾当作维护国家安全、保障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一项重大任务来抓,形成了一套比较有力的行政体系。这套体系把地方官员的责任与救灾工作和灾情上报联系起来,一旦发现官员谎报灾情就要撤职查办。

不过何亮亮说,中国的中宣部现在制造了一个新词汇“控负”,也就是控制负面报导。除了社会民众抗议的群体事件外,灾情报导是否属于负面报导?特别是象中国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的所谓“3年自然灾害”,中国官员如何界定一个灾难是自然灾害还是人为灾难?是否属于“控负”范围?如何上报?中央政府是否把地方上报的灾情如实向公众公布?这些都是需要关注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