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普及全民文明运动任重道远


中国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正在发起一场全民普及文明礼貌的运动,改变公共场合随地吐痰、随地小便、大声喧哗、不遵守交通规则和排队时加塞等陋习。不过评论人士认为,中国一些民众的不文明行为不是靠几场运动就能改变的。

美国《洛杉矶时报》最近发表以“中国改变其粗俗”为题的评论报导。文章说,中国政府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交给自己一项艰巨任务,要教育10多亿国民养成礼貌习惯,那里的很多人自认为在生活中不必说“对不起”、“打扰”和“谢谢你”这类的客气话。

中国目前正在不遗余力地推行文明礼貌运动。从电视教育课程,礼仪竞赛,文明评比活动,到各地树立并刷写标语,教育全国人民改掉不文明的行为举止。

《洛杉矶时报》的文章援引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教授葛晨虹的话说,“大多数中国人对2008年奥运会的硬件设备有信心,但改善软件则需要长得多的时间,特别是民众的行为,那是个问题。”

*香港媒体曝光内地游客陋行*

自香港迪士尼开业后,大批内地游客前往游览。香港媒体对有些内地游客在游乐场内旁若无人的不礼貌行为做了曝光。香港科技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丁学良说,今天的中国日益融入国际社会,与国际标准接轨的不仅仅是政治和经济,还有行为准则、道德规范。

丁学良说,当他在国外生活工作数年后,回国看到国内的一些民众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时,当他听到不怀任何民族歧视、偏见的台湾同胞向他讲述他们去大陆探亲的遭遇时,他感到痛心疾首、无地自容。

《洛杉矶时报》的评论文章说,中国推行文明礼貌运动也许会比其他国家更具挑战,其中部份原因是其历史。自共产党1949年统治中国后,礼貌礼节不仅被束之高阁,而且还要经常拿出来当作扫除的垃圾。特别是1969年到1976年间的文革时期,文雅的行为举止被批判为统治阶级压迫人民的工具。当时“大老粗”曾是句恭维话。

中国知名作家余杰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中国在过去几十年,特别是文革所经历的历史,拉开了中国与一个现代公民社会的距离。

*文革杀伤中国文明*

余杰说:“这跟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暴力统治,尤其是毛泽东时代把道德抛开,用阶级斗争的手段治理国家,使我们直到今天,小至生活习惯,大到法律意识、道德水准,我觉得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改善)。”

香港科技大学的丁学良教授认为,文革对中国文明、文化的杀伤力固然巨大,但那并不是中国民众缺乏道德文明的最主要的原因,其原因是多方面、多层次的。他以曾经多次访问过的柬埔寨为例。

丁学良说:“比如说柬埔寨在波尔布特统治期间,无论是他对柬埔寨所作的极端行为、对柬埔寨老百姓杀伤的力度、对社会破坏的程度、从死亡人数的比例上,都远远超过了中国的文革。波尔布特政权下台到现在是30年,中国文革结束到现在也是30年,柬埔寨整个经济发展水平也落后于中国的大部份地区,在柬埔寨走到很多地方去,仍然感到那个社会里礼貌的、文明的、善良的、使人感到温暖的文化教养的东西,还是感到比在中国多。”

柬埔寨80%以上的人口信奉佛教。中国知名作家余杰说,拥有宗教信仰的人在中国人口比例中过小,能够在中国社会中起作用的宗教信仰力量过于薄弱。他认为大部份有宗教信仰的人对真善美都有着较高的追求和判断,但中国政府对各种宗教组织多年来一直进行着控制和打压。

*缺乏宗教:民心少是非善恶*

余杰说,缺乏宗教信仰是中国成为现在世界上最为功利、实用的国家的原因之一,在中国的“丛林社会”中,只问钱权、成败,不问是非、善恶和原则。

另外余杰认为,中国国民素质低与中国整体教育水平差存在关系。他说,中国过去10年来的教育产业化,令9年义务教育形如一纸空文,文盲人口提高。但他表示,一些有了博士学位的人不见得就比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农民更具公德心,更有教养。经济虽然也是因素之一,但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北京、上海市民,与经济不发达的中西部民众的道德素质相比较,与他们各自的经济生活水平并不成比例。

因此余杰认为,一个社会国民的文明道德程度与其政治、文化、历史、宗教、经济、教育等方面紧密相连,不是靠政府的几场运动就能够在短时期内提高改善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