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1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李敖复旦演讲及北大清华演讲


台湾知名作家李敖9月26号在上海复旦大学举行了他在中国大陆的最后一场演讲。他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头两场演讲受到广泛关注和评论,李敖在复旦演讲中否认他的演讲“被左右了”的说法,再次强调其言论自由的理念。

李敖在复旦大学的演讲中否认他的“神州文化之旅”所发表的言论受人操纵。他说:“有人打我李敖主意,说你到了北京你要骂共产党才过瘾,有的人也打我李敖主意,说你到了北京你要捧共产党才过瘾。我李敖是给你们玩的啊?”

*自由主义换宪法*

这位知名自由主义作家把“尼姑思凡”定为复旦大学的演讲主题,也就是要少谈主义,多讲现实。李敖重复了他在清华演讲中提出的要在宪法的旗帜下争取自由的理念。他表示愿意放弃自由主义,作为交换,换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落实。

李敖说,他要心灵获得解脱,要政府给他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 以及在复旦大学公开演讲的自由。他说:“当这些东西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里面一条一条列出的时候,谁还要自由主义啊?我要宪法,不要自由主义。”

李敖称他在秦城监狱里没有看到政治犯。他说,他这次回来要看秦城监狱,“至少我在秦城监狱里面看不到政治犯,我觉得这是中国最大的进步。”

*逼、哄、骗、劝共产党开放*

李敖在复旦大学演讲中认为,共产党会开放。他以中国政府最近决定允许香港的民主派议员访问大陆一事举例说,这些主张民主的香港议员过去被挡在中国大陆的国门外,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大员们欢迎他们访问。李敖说:“不要以为共产党不会开放,我们认为它会开放。我们逼它、哄它、骗它、劝它,它会开放。”

李敖认为台湾没有台独问题,只有中美问题。他说,大陆不必紧张,陈水扁搞台独是玩假的,他们嚷嚷是觉得台独有市场。李敖希望大陆对台湾要耐心些。他说,台湾离开祖国110年,要给台湾同胞一点时间,一点机会,“让他们想一想,不要动辄就讲我要打他个稀巴烂。”

李敖在结束复旦的演讲时,在定位“风流”一词的褒意成份后说,“希望我的小老弟胡锦涛真的风流一点,不是坏事。”

*冲破禁忌*

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国领导人被评论为是为了统战目的而邀请李敖访问大陆的,台湾无党籍立法委员李敖一贯坚持两岸统一的立场。他在台湾褒贬时政,对国民党、民进党等各个政党以嘻笑怒骂、口无遮拦著称。

当李敖9月21日在北京大学进行他的“神州文化之旅”首次演讲时,中共国台办副主任王在希到场出席。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援引一位观察人士的话说:“北京以为,反对台独的统一派就一定亲北京,他们没有料到情况会复杂得多。”

李敖在北大的首场演讲中冲破了大陆的一系列禁忌。他引用胡适的话倡导北大精神,“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一个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有独立个性、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李敖对比了老北大和现在的北大对政府的态度,他批评现在的北大站不起来,太孬。

李敖虽然没有直接触及中国当局的六四事件禁区,但他通过追述其它国家使用枪支和坦克对付群众集会的历史,希望北大学生反省为什么逼着政府开枪,有没有其他聪明的办法对付政府。

李敖在提倡言论自由时说,言论自由象A 片,开放了反而没事。他批评中国领导人对他的演讲不能象对待克林顿和连战的演讲那样现场直播,而要想想看再播。

*触动北京底线*

李敖在北大的首场演讲显然触动了北京当局言论的底线。据报导中共国台办副主任王在希在李敖结束演讲后立即撤到贵宾室跟有关人员沟通。当局很快向各大媒体发出通知,不得播报李敖的北大演讲,低调处理其讲话。李敖自己则表示,北大演讲后,“我跟凤凰,跟北京、台湾都玩完了。”

李敖的清华大学演讲虽然9月23号如期举行,但中共国台办官员没有出席,清华的党委书记也没有出面,改为级别较低的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接待。另外,清华校领导这次也不坐在台上,改坐台下了。

*“麻辣烫”“甜不辣”“擦边球”*

李敖本人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内容也迥然不同,一改他两天前的锋芒毕露风格。他在清华的演讲中称赞共产党,他说,现在中共领导下的中国是汉唐以来的盛世;国民党在逃离大陆时能拿走的都带走了,留给大陆的是一穷二白;他以美国从俄国购买阿拉斯加土地为例说,老百姓跟政治领导人的看法有时候是不一样的。

李敖虽然收敛很多,但他仍然强调落实中国宪法中赋予人民的出版、言论和罢工等自由,他呼吁清华学子要为在中国实现自由而努力。

李敖称,他的北大演讲是“金刚怒目”,清华演讲是“菩萨低眉”。一些评论人士则认为,李敖是在活用他自己提倡的“务时”精神,见风使舵,从北大演讲的“麻辣烫”转为清华演讲的“甜不辣”。也有评论人士认为,李敖的清华演讲是在压力之下打的擦边球,他在北大的“放”和在清华的“收”都是在高举自由主义的大旗弘扬民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