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堪萨斯高草草原的奇观和维护


北美大草原,过去曾经覆盖着美国14个州的大片土地, 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态系统之一,但是今天,草原的大部份地区已经被分割得支离破碎或者变成了耕地。昔日在草原上奔跑的数百万只北美野牛,羚羊和大角鹿几乎全部消失。不过,在堪萨斯东部仍然保留着一片4万公顷的世外桃源。下面我们就带您去领略一下那里的自然风光。

*长到一人高*

堪萨斯州位于美国中部。如果你以为那里一片平坦,毫无特色,那你就错了。堪萨斯州有个高草草原国家自然保护区。每到夏天,自然保护区的大蓝茎草,小蓝茎草, 印第安草,和柳枝戟能长到一人高,微风吹过,绿波荡漾。 这样的美景常常令护林员克拉克叹为观止。

克拉克说:“你看看这里有多少种颜色。我能看到阔叶大鳍蓟,盛开的薰衣草;还有黄色的金光菊;紫色和白色的草原三叶草。最常见的大概有40个种类的草。它们占据了这里的绿色植物的80%,可实际上在植物大家庭里只有10%属于草类。”

*扎根地下10英尺*

这里的草原80%被草类植物覆盖,不过说起来难以令人置信,这些草大多数扎根于10英尺或更深的地下,因此它们才能经受乾旱、火灾和动物所造成的损害。

火灾和动物出没的频率对于我们理解草原生态环境非常重要。在过去的数千年里,羚羊、北美野牛和大角鹿等野生动物大批往这里迁移,以肥美的绿草为食物,一方面解决了植物生长太茂盛的问题,另一方面这些动物吸收了它们保持身体强壮所需要的丰富营养, 等到它们长的又肥又壮,繁衍了后代以后,便开始向另一个地方迁移。

*用烧荒取代天火*

另外,每隔五到七年,由于闪电而引起的火灾会把死去的草烧光,新生的草会在原地长出来。

如今,保护区管理人员把家畜赶到这里放牧。 管理员克拉克说, 过去大自然不定期地造成火灾烧掉荒草,如今则是由工作人员每年春天人为地点火,进行有控制的烧荒活动。

“你往四处一望,到处都能看到燃烧的烟火。烧完之后就是光秃秃一片,只剩下岩石,那时候你会怀疑真的还有东西能长出来吗?但是,那些扎根在地下10英尺,甚至12英尺的草一旦有了充足的雨水和温暖的天气马上就会破土而出,在短短四五天之后,就又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景像了。

“再过两个星期,这里看上去就象是一个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高尔夫球场。而一个月后,你就可以在这里放牛,牛吃了这里的草,一天能长好几磅肉。这事儿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很多人根本不了解这片土地有多么肥沃。”

*曾为沧海 土壤肥沃*

土壤肥沃主要是因为几百万年以前的海洋生物在这里遗留下来大量的钙质和其他矿物质。那时候北美洲的这部份地区是一片汪洋。护林员基莫是一位草原地质学专家:

“在水位稍浅的时候,海底就会有淤泥堆积起来,淤泥最后变成页岩。暖和的时候,就会有大量的甲壳类动物、双壳贝、珊瑚以及海绵状动物,这些动物吸收了海水中的钙质,转化为骨胳与贝壳, 这些动物死后掉入海底,化为石灰泥,然后化为石灰石。因此这里的土壤非常有利于草的生长。”

*食物链*

今天, 草原上的主要食草动物是蚱蜢,护林员克拉克说,蚱蜢反过来则成为草原野狼的主食。

克拉克说:“夏季里,草原野狼三分之二的食物就是蚱蜢。到了冬季它们就吃兔子或者草原地鼠,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 苔癣类的物质将石灰石和沙岩转变成适合植物生长的可溶性泥土。因此食草动物就以食草为生,而食肉动物则以食草动物为生,其实,人类也是这个食物链的一部份,因为我们吃食草动物,特别是牛肉。“

虽然克拉克只是个护林员,不是科学家。不过他常常认为自己属于那种自学成才的生物学专家。他很喜欢蹲下来,让自己的身体靠近大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倾听草原的倾诉。

克拉克说:“有时候你在这一带一些比较崎岖的地段会碰到响尾蛇。它们通常会很客气地先向我发出警告,我也会以礼相待,不侵犯它们的领地,绕道而过。因为它们毕竟比我先到这里,而且从来不打扰我。你看看这片叶子,你看我一碰它就卷了起来。几天以前这上面还有一朵可爱的小红花。”

记者问他这些植物里是否含有医药成份。克拉克说:“当然。特别是紫色的金光菊。你看这种植物,印地安人用它来做药,可以治愈伤口,就象消毒剂。”

*自我疗伤*

克拉克说,草原还可以给自己疗伤:

“有些植物好像创可贴能起到帮助其他植物生长的作用。比如我们周围的这种金雀花属植物,现在是绿色的,以后会长出黄色的花朵。这种植物会沿着这条道路生长,这里的土地受到过损害。不过,经过一段时间,如果动物不再来吃草,没有岩石,没有车辆侵扰,草类就会慢慢再次茂盛起来,逐渐取代了金雀花属植物。就好像伤口好了以后把创可贴撕下来一样。”

由于高草草原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存在,来到堪萨斯旅游的游客可以欣赏北美大草原的壮丽景色,你只要走下汽车,走近大草原,仔细倾听大草原向你娓娓诉说自然的变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