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卡特里娜飓风上演离散儿童悲喜剧


上个月底,卡特里娜飓风袭击美国墨西哥湾沿岸3个州,有超过3千名孩童因此失踪。美国“全国寻找失踪与被虐待儿童中心”是一个非营利机构,他们一肩挑起寻找这些失踪儿童以及帮助他们与家人团聚的重责大任。

全国寻找失踪与被虐待儿童中心的斯诺表示,在失踪的3千多个孩子里,已经有大约1千名儿童被找到,和他们的家庭团聚。这个中心是20年前在美国司法部的帮助下成立的,当时他们主要的工作是协助解决绑架儿童的犯罪案件。但是在过去几星期里,这个中心在全国发动政府和私人机关,帮助在飓风洪水中失散的家庭团聚,并投入援助和撤离工作。

*全国搜寻工作刚刚开始*

斯诺说,这场史无前例的全国性搜寻工作刚刚开始。他说:“我们看到一些令人欣喜的大团圆,但是也有一些让人难过的悲剧。当然不幸的是,死亡人数还在增加,很可能我们还会碰上一些不幸的案例,因为也许父母已经死亡或孩子已经死亡。我们真的不知道未来会碰上什么情况。”

在全国中心有将近1百位保护儿童人士在分分秒秒地努力,寻找各年龄层的孩子,从医院里撤离的早产婴儿,到飓风后在街头游荡的儿童,以及许多从淹水灾区的屋顶上被救起,却和家人分离的孩子。

斯诺说:“如果你在电视上看到那些直升飞机的援救行动,他们通常会先救孩子,然后再绕回去救父母,但有的时候他们可能得等一天之后才回去搭救这些父母,而第二天的安置场所很可能变成德州。我们有一些这样的案例。我们有一些远离家的孩子就碰上这种情况,他们是跟家人和朋友一起,但有些孩子因为碰上状况,和家人分离。我不断想起一个令人难过的例子。一位太太手牵着一个孩子,又抱着一个婴孩在等公车。她手上牵着那个大约两三岁大的孩子,还拖着一个行李箱,她能拿的东西实在不多。一个坐在公车上的女人就说,嘿,我来帮你抱娃娃吧!这位太太就把怀里的婴孩交给她,结果这时公车的门关上了,公车已经挤满了人然后就开走了。这位母亲和她手中牵的孩子就站在原地,所以这就成了一个需要立刻行动的案子,警方立刻帮助我们找到了那辆公车。但是类似这样的案例确实发生,许多家庭因为不同的原因而分散。”

*孩子家长往往被撤离到不同地方*

斯诺说,许多孩子和家长被撤离到几百、甚至几千个不同的临时收容所,彼此间可能距离几公里远甚至跨越整个墨西哥湾地区,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使得家庭团聚非常困难。

斯诺说:“有些孩子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些家长还没有教他们的孩子,或者是孩子还太小,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住在哪儿,或者他们的爸妈是做什么的。所以我们派人到这些地区为走失的孩子们拍照,然后把照片登在我们的网站上,就是一张张没有名字的照片。”

在全美各地的学校,家长和社会服务机构也通过因特网把失踪儿童的照片寄给全国寻找失踪与被虐待儿童中心,举例来说,美国红十字会和其他一些援救组织把孩子的照片、名字和其他一些信息刊登在网站上。这些照片也经常出现在全国电视新闻转播中。任何人只要认得照片中的孩子,都可以打电话到维吉尼亚州亚历山大的全国中心24小时热线。

在全国中心总部的大会议厅里,大约40位中心的义工坐在一张长桌边,接听电话以及上网搜寻。卢卡斯是马里兰州一位退休警察,也是中心的义工,他谈到自己如何运用因特网追查这些失踪的孩子。卢卡斯说:“红十字会保存了一个非常好的失踪人口名册,我们就来比对这些人,以我们所有的资讯,还有一些不同机构保留的避难所和名册,把这些名字合并起来,试着找到他们的家人,帮助他们团聚。”

卢卡斯说有时候家庭的团聚就在短短几分钟里发生。例如一个叫杰克布斯的小男孩,他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后不久他们就团聚了。他说:“杰克布斯的案例大约是在我们接到寻找亲人电话5分钟后,在不到10分钟里,我们就联系上,而且确定杰克布斯和母亲的家属关系。”

*有些案例令人心酸*

但是卢卡斯说,还有许多其他的家庭仍然在寻找亲人。他记得曾经接到一位叫桑切斯的女士的电话,她在撤离时和她的孩子分散了。他说:“桑切斯和她的5个孩子分散了,她非常的沮丧,不断的哀求我们,还要求我的教会朋友为她祷告。在这里我们有一些警察他们有30到35年的工作经验。说真的,大家偶尔都必须站起来动一动,休息一下,上上卫生间,擦干他们的眼泪,因为有些案例实在是令人心酸。”

包括红十字会在内的其他机构则忙着处理大约8千名在卡特里娜飓风中失踪的成年人。这些机构的官员表示,他们在帮助卡特里娜飓风灾民重新与家人团聚上已经有了很多进展,但是他们担心因为飓风丽塔打乱了原来的状况,造成更多孩子流离失所,为墨西哥湾区的家庭带来更多的悲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