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广州太石村罢免村委会以失败告终


广州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罢免村委会主任的动议因为大约三分之二的村民退出,连署签名未达到法律规定的人数而宣告失效。一些被迫退出的村民表示,在村干部的威逼利诱,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违心地退出这场维护公民权益的抗争。观察人士认为,太石村罢免动议对推动中国政治改革进程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9月29号下午,“太石村罢免村委会主任选举委员会”在村头张贴公告指出,鉴于584名曾经签署提出罢免村委会主任动议的村民当中,有396名村民不再支持这项罢免动议,剩余村民人数未达到法律所规定的必须占全村1502名有选举权村民五分之一以上的人数,因此,原罢免动议自然失效。

*一些村民不平*

对于这场持续大约两个月的罢免村委会主任的行动最后以流产告终,太石村的村民愤愤不平。一位村民说,当年太石村村委会主任陈进生当选靠的是请客贿赂村民,如今陈进生为了保住他的乌纱帽更是对村民采取了威逼利诱的手段:“他们觉得可能罢免行动胜利不了了,所以很多人都退出了。村干部派人到村民家中恐吓村民,说什么如果不退出,村民的出租房子就不会得好,在村民家里搞事。”她说,村干部从社会上找来一些地痞流氓和闲散人员对村民威逼恫吓,对采访的媒体记者泼水谩骂,围堵殴打。

一位拒绝撤回罢免动议的村民说,她对这次罢免村委会主任的民主改革行动的流产表示失望。她说:“我们肯定对罢免的结果很不满意了。搞了那么久,但现在还是原来的老样子,还抓了那么多人。我们有意见,不过也没人家的力量大。我们平民百姓怎么能跟官来斗呢?”她说,村干部派人到每家每户访问,凡是有亲戚是公务员或教师的村民,村干部就动员他们做村民的工作,让村民退出罢免动议,不然的话,就给村民的出租房停水停电。

*15村民仍被关押*

一名迫不得己退出罢免行动的村民说:“受到威胁和恐吓等等原因,所以有的村民退出来了。后来又威胁我们签名,解除罢免会议,就把抓走的人放出来等等原因,所以有的村民签名,解除罢免会议委员会。”

这位村民说,他母亲9月12号跟其它村民一起到村部跟村干部“理论”时被以所谓“妨碍公务”的罪名被刑事拘留,关押至今仍没有获释。目前在被抓走的98名村民当中,仍然还有15人被关押。

这位村民说,584名联署罢免村委会主任动议的名单经区民政局核实,但退出罢免动议的396名村民的名单是村委会自行调查核实的。他对撤回罢免动议村民人数的真实性表示怀疑。

这位村民说,虽然他们一些村民被迫撤回罢免村委会主任的动议,但他们坚持认为,村委会主任有问题:“村委会主任肯定有问题的,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外面的记者来采访,学者来考察,村委会不让采访和考察呢?如果你正确的,光明正大的,怕什么人家来采访呢?应该开个记者会,让人家来采访一下,表示自己是清白的嘛,是不是?”

广州地方媒体报导,番禺区政府派出的工作组9月中旬在对部份村民反映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和审计之后表示,村民提出的绝大多数问题都不存在,“没有发现任何个人损害集体、牟取私利”的情况。

*太石村村委会守口如瓶*

记者打电话到太石村村委会,但对方却一口拒绝记者的采访。

记者:村委会吗?太石村村委会:什么事?记者:我是记者,我想了解一下村委会主任罢免的事情是否已经结束了。太石村村委会:不知道,你不要打来呀!”(电话挂断)

广州番禺太石村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罢免村委会主任的行动,在学者、律师、作家等社会各界人士当中引起很大的反响。有学者认为,安徽省风阳县小岗村在1978年改革初期首先实行联产承包制,推动了中国的经济改革,而太石村村民的维权行动在某种意义上说,对于中国的政治改革,有着相同的重要性。

北京政治评论家刘晓波说,基层民主是中共政治改革和政治“开明”的唯一的民主橱窗,但是番禺区、鱼窝头镇、太石村的三级地方官员,为了保住他们的乌纱帽和既得利益,不惜动用一切力量进行镇压,导致太石村民主改革行动的流产。

*政府官员形像受损*

刘晓波说:“这个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就在于中央政府没有对太石村的事件表态,不管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说明了中央政府权威的弱,或者认为他们这种自发的罢免行动可能危及到基层政权的政治稳定。”

刘晓波说,这次太石村罢免行动,从表面上看是太石村村民和社会各界支持罢免行动的人失败了,但是在罢免行动中,从番禺区,到广东省,最后到中央政权的官员的形像,都受到了损害。他说:“我觉得中央政权的失分是最大的。这让世人看到,当这种村民要求民主权利与地方官员、基层官员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中央政府究竟站在哪方面。现在的事实说明中央政府不是站在他们所鼓励的村民自治的一边,这对中共的政治形像,开明形像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刘晓波说,这次行动是中国民主运动艰难曲折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虽然失败了,但是它必将载入中国草根民主的史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