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国一印第安学校筹款多 遭诉讼


一个多世纪以前,天主教会创建了圣雷伯印第安人学校,为蒙大拿州东南部土著美国人的子女提供教育。自从那时起,圣雷伯学校就成为蒙大拿州在筹款方面最成功的机构之一。目前,印第安人的北方夏安部落对圣雷伯学校提起诉讼,表示该部落有权得到其中的一部分资金。

暑期过后学生们开始返回圣雷伯学校上学。但是整个暑假期间,圣雷伯学校的捐助联络办公室却和往常一样忙碌,那里有二十几名工作人员拆开一叠又一叠的信封,然后合计捐款的总数:“这是一张20块的、10块、20块,10块、15块...”

*年收捐款2200万*

捐助联络办公室执行主任柯蒂斯.雅洛特介绍说,这些小额捐款非常典型,但是积少成多,一年算下来能有大概2200万美元之多:

雅洛特说:“你一定听说过众人拾柴火焰高这句话,我们这里的情况用这句话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

*哀情求助,苦情募捐*

这些捐助者的慷慨解囊,是对该校寄出的救助信件的回应,比如下面介绍的这封信:“发出这封信是因为这个土著美国人的家庭首先遭遇父亲入狱,之后不久母亲又吸毒上瘾,结果无力照顾自己的孩子...”

没有人怀疑这个地区的很多北部夏安部落和其他印第安人深受贫困、酗酒和吸毒之害。

雅洛特说:“这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故事,但是至少这个家庭还有一半的人在一起,就在圣雷伯学校。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雅洛特表示,圣雷伯在救助这些家庭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为成百上千的印第安人学生提供了免费的天主教学校教育,同时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社会服务。

*夏安印第安人要分钱*

但是北部夏安印第安人首领尤金.利特尔.考约特说,在改善他所管辖的这片保留地的民生方面,圣雷伯学校能够,而且应当做得更多。为了证明他的观点,他带着一名访客来到距离圣雷伯学校仅仅几百米远的地方,那里有一大片破旧不堪的牵引式活动住房。

他说:“这边是华丽漂亮的校园,保养完好的建筑设施以及这里的一切。但是抬头望去,在不远处就是夏安人破旧的住宅。这完全说明了问题所在。”

现在北部夏安部落已经对圣雷伯印第安人教育协会和罗马天主教会提起了法律诉讼,指控圣雷伯学校在过去50年里,以北部夏安印第安人民的生活贫困和需要经费为由,筹集了几亿美元的资金,而这笔资金当中的一部分应当归夏安部落所有。

考约特说:“我不认为圣雷伯天主教慈善机构的目的是造福北部夏安部落,或者说只造福北部夏安部落。他们在帮助我们方面做得不够。不过事实很清楚,他们倒是的的确确在帮助他们自己,可能还有其他什么人。”

圣雷伯学校正在帮助的另外一些人是夏安人的邻居和宿敌乌鸦部落印第安人,圣雷伯学校将近四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乌鸦部落。他们的家庭贫困和遭遇,也成了筹款信件的一部分。

*校产8900万*

那些信件帮助圣雷伯聚集起价值8900万美元的财富和投资。这是一大笔资金。柯蒂斯.雅洛特说,这就是促使北部夏安部落控告他们的原因.

雅洛特说:“我想,他们把圣雷伯学校当成了可以周济部落政府部门的摇钱树。”

*结怨已久*

但是,除了金钱之外,还有其它一些原因导致了目前双方关系紧张。夏安部落和圣雷伯学校之间的关系,充满了经济依赖和缺乏信任这些历史的恩恩怨怨,可以追溯几十年,回到包括圣雷伯学校在内的印第安人住宿学校寻求同化印第安人的年代。

“我们被要求说英语,我们还不得不去教堂。”

象安妮.比蒙特这样的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毕业生介绍说,当年他们如果破坏学校的规矩,就可能会受到严厉惩罚。

比蒙特说:“如果我们没有遵守校规,比如只用夏安语交谈,被人发现以后,我们就得把手放在桌子上,被人杖打。如果我们动一下,就要再挨打一次。”

随着时间的推移,圣雷伯学校早已改变,不仅不再使用体罚,而且还专门设置使用北部夏安语教学的班级。但是部落首领利特尔.考约特表示,来自圣雷伯学校的现金支持,将帮助这个部落治愈过去的创伤,改变未来的力量对比。

他说:“如果我们不再贫穷,那么他们就不再需要以我们的名义筹款,因此我们希望摆脱那种要求我们保持贫穷,而他们则财源滚滚,富有安逸的不正常关系。”

*价钱谈不拢*

北部夏安部落已经拒绝了圣雷伯学校提出的一项利益分配方案,双方都证实这项方案涉及的金额达数百万美元。

这让柯蒂斯.雅洛特感到失望。尽管圣雷伯学校学生的考试成绩落后于蒙大拿州的平均水平,不过他依旧相信,他的学校仍然是这个地区的面貌得以改变的最大希望.

雅洛特说:“我们把自己的角色看作是提供教育,使人成材。长远来看,教育给北部夏安部落带来的利益,要比他们在法律诉讼中可以得到的现金高出很多倍。”

然而不幸的现实是,尽管圣雷伯学校和北部夏安部落都坚持认为,他们希望把这个部落带向经济独立,但是实现这个目标却依然任重道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