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通过博弈论提高对冲突合作的理解


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了两位研究博弈论的学者,奖励他们对博弈学发展和应用的贡献。

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分别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的退休教授托马斯.谢林和耶路撒冷希伯莱大学的退休教授罗伯特.奥曼。瑞典皇家科学院表示,这两位学者“通过博弈论的分析,提高了我们对冲突和合作的理解。”

*博弈论研究冲突双方的互动*

博弈论研究的主要是战略,讨论冲突双方的互动。博弈论学者认为,对于特定的冲突双方来说,一方的决策必然会受到对方行为的影响,或是受到对方预期可能采取的行为的影响。

谢林最有影响的著作之一是他1960年发表的《冲突战略》一书。他在书中提出,冲突双方中强势的一方如果肯于放弃某些短期利益,跟对方建立信任的话,反而可能取得长远的成功。

*以博弈论解释冷战时期美苏核对立*

美国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院长费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他在麻省理工学院上学的时候,就拜读过谢林教授的《冲突战略》一书。他表示,谢林教授对博弈论最显著的贡献,是他对博弈论的应用,其中最重要是谢林对冷战期间美苏之间核对立的解释:

“这两个国家都能完全摧毁对方,所以必须建立某种相互沟通的方式,这种沟通往往是隐含的,而不是公开的,从而控制双方共同面临的风险。双方必须学习相互沟通与合作,这种沟通的结果往往是某种非正式的核武器控制协议,通过这种合作提高彼此的国家安全。谢林教授在这个领域内,确实可以被称为是先驱人物。”

*将博弈论的应用推广到冷战以外*

谢林教授后来还把博弈论的应用推广到了冷战以外,用来解释恐怖主义、犯罪集团、环境政策等诸多学术问题。例如,他用博弈论说明,不同种族之间即使在喜好上存在很小的差别,也会导致城市中出现大规模的种族隔离。他还用博弈论来解释吸烟上瘾的情况,比如说,打算戒烟的人会把剩下的烟扔进马桶,因为他知道自己到了晚上肯定无法抵御尼古丁的诱惑。

如果说谢林教授对博弈论的主要贡献在于应用的话,那么奥曼教授的贡献则更多的是数学分析,谢林在谈到自己和奥曼之间的区别时说:“我把自己看成是博弈论的使用者,而不是博弈论学者,能跟罗伯特.奥曼这位真正的博弈论学者共同获此殊荣,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中东冲突是博弈论学者最好素材*

奥曼教授是犹太人,他的家人1938年逃离纳粹德国,来到美国,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就读期间开始对博弈论产生兴趣,并就此展开研究。他星期一在耶路撒冷的记者会上表示,中东地区延续不断的冲突,是博弈学论者最好的素材。他说:“这场冲突已经延续了80多年,在我看来,这场冲突还会再继续至少80年。”

美国学者至今已连续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谢林和奥曼两位教授将分享价值130万美元的奖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