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21世纪空中电波大战如何进行?


在所谓的冷战时期,独裁政权一直企图屏蔽那些不属于他们控制的电台和电视台。冷战虽然结束了,但是那些企图干扰广播电视的行径在某些地方依然存在。那么,二十一世纪的空中电波大战将会如何进行呢?

把批评者投进监狱或是禁止出版物发行等一些惯常使用的权宜对策依然是威权政府企图控制国家内部对他们的批评或是不利报导的主要手段。那么,今天的独裁者又是怎样对待那些对他们的国家进行广播而有不受他们管辖的消息来源的呢?

很简单,对他们进行干扰。

*干扰电台广播手段和以前差不多*

本台长期从事国际广播研究的研究员艾略特说,尽管新技术日新月异,干扰电台广播的手段和以前几乎差不多:“就是简单地在试图进入那个国家的广播频率上加一个令人讨厌的信号。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手法,冷战时也是这样,现在仍然是这样。如果调动短波收音机,你会在某个频率上听到各种杂音,你还会在背景中听到国际电台播音员微弱的声音。”

这样的结果就像在拥挤的房间里观看体育比赛,欢呼声太大,以至于你无法听到坐在你身边的那个人的声音。

推崇言论自由的人总是谴责干扰广播的行径,认为他们试图切断一直不断的信息流。汤姆林森是监督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以及其他政府支持的广播实体的美国国际广播局的主席。他说,这些干扰是非法的,是对自由和公开的国际信息传播的干涉。

*更新的广播技术更容易被干扰*

专家们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更新的广播技术, 例如电视,比老式的短波电台更容易被干扰。这是因为电台可以在很多不同的频率上播出,而电视的波段却十分有限。

广播研究员艾略特说,干扰电视信号,特别是卫星电视信号,相对来说更简单:“在国际广播所利用的各种媒介中,短波是最难禁止的,这主要归功于短波频率传播的物理特性。从更远处的传播媒介上传来的信号要比近处的更加清晰。电视传播的距离要短得多,因而,干扰起来也更加容易。卫星传播更容易被屏蔽是因为干扰只需要几个瓦特的电力就行。 他们没有短波电台那种难以被完全屏蔽的优势。”

总部设在法国的媒体研究组织记者无国界的亚洲专家布罗塞尔说,对世界上的许多人来说,广播依然是一种重要的消息来源:“因为很多人不能阅读,或者无法接触到因特网,电台在某种意义上仍然是最民主和最流行的传播媒介。可以面向数百万人,甚至数十亿人的广播的媒体还是电台。”

*冷战后中国干扰国际电台最厉害*

分析人士说,冷战之后,中国干扰国际电台的行动最为厉害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2002年,一家叫作新唐人电视台的中文媒体在美国开始广播。2003年,新唐人希望对中国大陆广播,但是,由于这家电视台和在中国被禁的法轮功有联系,因而很自然是中国官方屏蔽的对象。

尽管伊朗的神权政府也禁止卫星电视和干扰外国广播,包括流亡人士开办的波斯语广播电台,但是他们的干扰行动是间断性的,而且通常是在选举和重大政治事件发生时,才会加强干扰。在伊朗从事报导工作的伊朗裔美国记者莫阿文尼说,现实和官方的政策也大不相同:“从技术上来说,卫星电视在伊朗是被禁止的。但实际上却是默许的。你甚至可以这样说, 这个国家的大多数人是可以收看卫星电视的。”

*存在政治干扰*

除了技术干扰之外,政治干扰也是存在的。

欧洲人造卫星运营商Eutelsat今年早些时候表示,将不会延续新唐人的合同,停止转播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信号。记者无国界的布罗塞尔说,Eutelsat 是承受了来自中国政府的巨大压力,才不得不取消和新唐人电视的合同。不过,上个月Eutelsat又同意续签转播新唐人电视的合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