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专家:中共危机处理不高明


中国目前虽然抗议示威活动频繁出现,但是似乎并没有任何重大的动乱。不过美国学者认为,中国仍然暗藏着严重的危机,而中国共产党对危机的处理也远远不够成熟。

上个月下旬50多位学者在美国宾西法尼亚州参加了由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以及美国陆军学院联合主办的关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研讨会。会议论文刚刚集结成书,书名是《压力下的中国国家安全决策》。

*封锁消息为保权*

这本书收录了普斯卡上校以中国处理萨斯病作案例来研究中共处理危机态度的论文。今年才从美国陆军退休的普斯卡指出,萨斯病首先在2002年11月出现,中国官方可能在当时就已经知道出了状况,但是直到2003年初才有正式的记录。中共为了维持权力而控制信息,甚至不惜牺牲人民的健康。

普斯卡 说:“ 为了加强政治控制和安定而控制信息,对中共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结果就使得党内各级官员对那些了解问题所需要的信息予以否认、扭曲和隐瞒。”

《压力下的中国国家安全决策》一书的编辑之一是美国陆军学院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斯科贝尔。他认为,对于可预见的危机,中共的处理并不成熟,也没有什么效率,但毕竟还是能够对危机作出反应;而对于无法预期的危机,在处理上则很不高明。

*危机突现,常有瘫痪*

这本新书的另一位编辑是传统基金会的访问学者LARRY WORTZEL武尔泽。武尔泽认为,中共在处理例如萨斯病等突如其来的危机时常常会有瘫痪的现象,也就是明知问题出现,但是却因为内部争论而无法迅速做出反应。

武尔泽说:‘还记得天安门事件时,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办公室打电话给中国国防部,想跟中方说事情怎样啦,我们想转移一些美国人,我们希望撤走一些美国人,但是没有人回美国的电话。2001年发生一架美国空军电子侦察机和中国空军战斗机相撞事件,以及美军误炸中国大使馆事件时,中国都没有回应美方的电话。中国这种瘫痪的做法会带来危险和不稳定。”

*缺公民社会公开讨论*

武尔泽指出,中共对突如其来危机的处理方式至今仍然是个问题,因此他对中国在危机处理和决策方面不抱什么希望。不过他说,政府难以作出决策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但是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决策过程很不相同。

武尔泽说:“ 中国和西方国家最大的差异在于没有公民争论,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公开讨论。美国、德国和欧洲都有公民社会,你对事情不满就可以批评,对于公众来说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但是在中国却不是这样。人们要是在政治问题上和当局公开冲突,中共的处理手法就是把你关进监狱甚至处死。”

*看好中国民主前景*

学者斯科贝尔则指出,近年来中国的个人自由逐渐获得改善,这种趋势将会继续下去,并且可能减弱中共中央对人民的控制,最终可能促使中国实现民主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