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海外媒体谈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


对比新闻节目通过正反对比,中外对比,今昔对比,让听众能够透过一面之词解析新闻,观察时政。今天要对比海外媒体关于中共五中全会的说法和中国媒体对这种说法的概述。

中国官方的通讯社是这样报导海外媒体对五中全会的反应的,新华社北京10月12日电说:“海外主流媒体对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高度关注,认为这一会议拟定了中国未来五年发展的新战略,描绘了新的发展蓝图。”

*新华社“顺我者引,逆我者隐”

然后,新华社有选择地介绍了不少家海外媒体的说法,让我们引用一部份:

“路透社说,中国共产党为国家的经济拟定了一个新的路线图,废弃了长期以来注重经济高速增长的政策,转而更倾向于改善社会保障......

“法新社说,十六届五中全会批准了一份五年经济蓝图,目的是调整中国的发展模式,更好地解决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问题......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导说,中国新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将突出改善社会服务,而不是过去强调的快速增长模式。新的五年规划要求经济稳定快速增长,并实行一系列战略调整以避免经济摇摆不定。

“安莎社说,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了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需要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指导思想......

“时事社说,......五中全会发表的公报强调了实现‘和谐社会’的内容,其中包括消除贫富差距和建立能源节约型社会等。

“俄罗斯《独立报》的文章说,中国新的五年规划基础是国家发展的新的科学构想。新的五年规划的起草者建议在工业发展速度上稍微刹车,特别关注采取措施消除社会和地区差距......

“德国《德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说,中共领导层打算为中国在今后五年制定有节制的增长路线。根据这一路线,经济力量的增长不应以环境恶化和社会动荡为代价。

“日本《每日新闻》的文章说,新的五年规划告别了以经济增长为最优先课题的路线,明确提出向以稳定为主的发展方式转换......”

读者根据新华社的这条消息,可能得出海外主流媒体对五中全会是一片赞扬之声的印象。新华社在援引海外媒体时,回避了,或者说隐去了不少对中国来说敏感的话。

下面我们把海外媒体关于五中全会的说法中中国官方媒体不加引用的地方介绍给听众。

*华盛顿邮报:民乱,官商勾结......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中共五中全会的公报,在政府的电视台中朗读,并且经由官方的新华通讯社发表,没有直接涉及在全国各地越来越频繁的暴力抗议事件。对胡锦涛的政府来说,民乱已经成为一个最头疼的问题。

华盛顿邮报援引观察人士的话说,抗议活动反映出民众中广泛存在的不满。这种不满特别是在农民当中,另外还特别表现在对中国经济在走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由于党政官员和私营企业主越来越深的勾结而导致的收入悬殊。

华盛顿邮报还指出,由于中国出现的紧张局面,中国共产党内的一些理论家建议胡锦涛和温家宝收紧自由经济发展的缰绳,把注意力放在改善下岗职工,农民以及其他没有在中国迅速发展的经济中分享到好处的那些人的处境。虽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会放缓经济发展的步骤,但是党的全会公报中承诺要减少国民收入的不平衡。

*胡锦涛欲在党内寻求解决方案*

华盛顿邮报还表示,共产党五中全会的公报强调要加强共产党的执政能力反映出胡锦涛长期以来的思维,那就是他试图在共产党内部寻求解决中国问题的方案。中国政府至今继续禁止独立的法庭体系等能够起到制约平衡作用的机制。

*高层人事和权争*

被新华社记者忽略的,外国媒体报导五中全会的一个很重要的看点就是党内的权力分配和权力斗争。

华盛顿邮报注意到.这次五中全会公报没有提到高层人事变动,本来应该是在这次全会中做出决定的。邮报说,在这次全会开会期间,观察家们密切关注胡锦涛是否能够任命他自己圈子中的干部来取代2002年退出党中央总书记职务的江泽民遗留下来的旧部。

*图林根导报:失控*

德国之声的一篇中国短讯的标题是《评中共全会:这个国家仍然控制不住》。文章援引图林根导报的评论说:

“中共中央推出了一个新的五年计划。中共中央的机关报甚至还称之为一个转折点。但北京领导人进一步丢失对这个国家的控制。经济增长几乎是没有任何国家可比的。但它在疯长。数以百万计的农民失去了他们的生存之本,作为游荡民工到处游荡。

“在城市里,由于一无所有的无产阶级与越来越多的窝在豪华别墅和豪华汽车里的新富的相撞,社会爆炸力进一步凝聚。贪婪的党官们随随便便地就往国家的钱箱里伸手。许多相当于暴乱的事件在各省发生,而地方官员甚至对北京也保守秘密。中共中央规定多少个重点,又有什么用呢?”

*海外媒体曾热议,全会公布没有提*

台湾中央社在报导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闭幕的消息时说,外界言之凿凿的高层人事异动并没有出现。中央社说,此举显示上海帮势力并未如外传的那样脆弱,胡锦涛的人事布局仍有挑战。

中央社表示,先前多家外电报导说,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可能跻身政治局。不过五中全会发布的新闻公报只字未提人事案。

对于这项进展,中央社援引的各方政评家有各种解读。 消息灵通人士告诉香港苹果日报,中央全会的会议议程中本来有增补政治局委员一项。如果消息属实,胡锦涛提携李克强的计划显然受挫,也显示团派势力虽然急速膨胀,但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并未如外界想像中般脆弱。

*中央社:三大员仍可能调职*

不过中央社报导说,尽管这次中央全会公报没有提到高层人事变更,但是外电广泛报导的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王刚及李克强等人的职位异动仍可能发生。只要不涉及政治局委员名单的增减,仍可由政治局同意后,由中央组织部下达。

纽约时报指出,这次公报没有提到胡锦涛试图在这次全会中进行重要的人事变更,没有宣布高层官员的任何改变,尽管有猜测说他计划把他的前任江泽民遗留下来的权力网络解体,试图进一步通过提拔自己的亲信以及把潜在对手调出若干重要岗位的做法巩固自己的权力。

*纽约时报:不会用新的激进方式治国*

纽约时报也注意到全会公报承认中国存在贫富差距问题,并且打算减少导致社会动乱的种种矛盾。

关于全会确定的国家发展的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纽约时报指出,共产党的官员们没有透露关于这个规划的任何具体内容。人们只能够通过党的公报所定的调子进行猜测,那就是中国可能不会采取任何新的,激进的方式来管理这个国家。

纽约时报援引一位中国专家的话说,中国领导人谈论了很多减少贫富差距和减少发展不均衡的话题,但是,他们不会冒任何能够导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放慢的风险。高速增长的经济仍然是解决任何其他问题的关键。

*沃尔顿:地方不怕中央,讨价还价*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历史系教授亚瑟沃尔顿(Arthur Waldron)在华盛顿邮报言论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将出现的人民力量》对中共五中全会进行了分析。

他说,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会议,媒体充满各种猜测。他们不是在猜测可能进行的改革,而是在猜测权力。

沃尔顿说,中国实际上是共产党的一小批精英在统治着,也就是政治局的20名左右的委员,中央军委,另外还包括几个高级职位。不过,这种状态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了。这是因为这一批中国领导人和老一辈中共领导人不一样。当年的毛泽东,邓小平通过战功或者血腥整肃获得下属的绝对服从。

亚瑟沃尔顿在文章中说,过去中国省级领导人接到毛泽东或邓小平的电话会发抖,因为他们担心自己的生命会有风险。然而,现在的省级领导人在接到胡锦涛打来的电话的时候,他们想到仅仅是要用什么策略来讨价还价。

*早晚会闻人民声*

亚瑟沃尔顿指出,北京的共产党统治越来越像是精心安排的戏码,中国观察家无疑会继续注意北京的这场戏。但是他们不应忘记挤在戏院外越来越吵的人民。他在文章中说:“我们早晚会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中国时报:公报中无台湾一词*

台湾的中国时报注意到这次五中全会公报没有提到台湾。

中国时报报导说,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闭幕,这是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去年接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全面掌权以来所召开的第一次中共中央委员全体会议,会议主要处理未来的经济发展战略,既无人事调整,也未涉及台湾问题。在长达3700多字的公报中,有关台湾问题的字眼,公报中只有一句话15个字:「推进两岸关系发展和祖国统一大业」。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海峡论谈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