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环保人士吁重估云南怒江水电工程


中国云南怒江水电开发工程已经争论了多年仍然没有结论。环境保护人士呼吁,应当对有关论证进行公开、民主的评估和审查。

北京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总干事薛野说,怒江水电工程的开发涉及当代和子孙后代的利益,应当对怒江水电工程开发的论证和环境影响评估报告进行公平、公开、民主、科学、理性的审查,才能避免因为匆忙上马而导致的无穷后患。

薛野说:“怒江这么大工程,现在要得出任何结论都可能是轻率的。通过合法的、公开的、民主的程序,才能够保证我们得到一个较优的解决方案。现在还不是下结论的时候,首先第一步依照法律程序来公开他们的开发规划和环境规划。”

*中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已生效*

薛野说,中国早在2003年9月1号就生效的“环境影响评价法”规定,对可能造成不良环境影响并直接涉及公众环境权益的规划,应该在规划草案报送审批前举行论证会、听证会,徵求有关单位、专家和公众对环境影响报告书草案的意见。

自然之友总干事薛野说,他们在“河网”上发起的依法论证怒江水电环境评估报告的公开信目前已经征得了80多家民间公益机构和300多位院士、教授、研究员、环保人士的签名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郑易生说,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怒江水电工程上马的人,在程序公开化方面具有相同的共识。这对工程在科学论证的基础上做出正确的决策非常必要。他说,虽然支持怒江水电工程上马的人指出,这将解决当地人们的脱贫致富问题,但是他认为,目前的研究还非常不够,此时上马似乎有些过于仓促。

郑易生说:“如果要不好好调研就匆匆忙忙上马,会后患无穷,因为有些情况我们并没有真正了解,包括对社会、对老百姓、对生态的影响。第二,需要从国家和云南省对整个怒江怎么保护、怎么发展,应该有个通盘的考虑,否则的话,片面强调不能上,或者简单地说,就是要靠怒江水电工程来解决贫困问题,都是不妥的。”

另一方面,郑易生研究员也指出,环境生态保护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国家不给地方相应的政策,只强调保护,不注重发展,也很难使环境保护落到实处。

*何祚庥等建议开发怒江工程*

中科院院士何祚庥跟长江三峡工程总公司总经理、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共同向中央高层建议开发怒江水电工程。何祚庥说,要真正实现那里的环境保护,就是要实现那里人民的脱贫致富,保护和再造良好的环境,目前唯一可行的措施是水电开发。何祚庥说,怒江水电开发不会影响现在的原始森林和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三江并流”的世界自然遗产。

怒江州政府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凡是亲自来怒江考察的人都会发现,开发怒江有利于生态保护和帮助当地人脱贫致富。他说:“我们认为,怒江开发的整体利益评价,一是恢复当地老百姓因为贫困造成的对生态的消耗,促进生态的恢复。第二是当地群众的脱贫致富。以前许多人在北京等地发表观点的人都没有来到过怒江,不知道怒江这个地方目前的生态状况,以及怒江开发对生态恢复的作用等等。”

有关政府部门预测,怒江水电工程全面开发后,发电能力将超过目前正在建造的世界最大的水电工程三峡大坝,每年将创造产值240亿元人民币,财政收入达80亿元。

不过,环保组织和活动人士指出,以激流峡谷著称于世的怒江的流域内有中国20%以上的高等植物,25%以上的野生脊椎动物,77种国家级保护动物,34种国家级保护植物。这些动植物蕴涵的科研和经济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他们认为在这里修建水电站,对自然保护区的景观,对世界遗产将造成无法估量的破坏。他们指出,怒江水电工程将导致怒江河谷地区富饶的人民被迫移民,但长期处于恶劣生态环境、急需脱贫致富的居民却无法搬迁到其它地区。

云南大学国际河流中心主任何大明教授长期以来一直参与和关注怒江水电工程。他说,怒江水电工程会破坏怒江流域的保护区、自然遗产、洄游鱼率,并可能因工程引发泥石流等灾害。他希望决策者在审批工程上马时慎重考虑和权衡。

*科学论证牵涉利害关系*

何大明表示,怒江工程是否上马,已经从科学论证问题发展到利害关系的问题。他说:“发展到后来不是个科学问题,变成个利害关系问题。这种利害关系的争论,已经完全不是个学术问题,一个是经济要发展,二是有些利益团体的因素。有些时候跟政治扯在一起就不好说了。”

“自然之友”总干事薛野指出,在中国这个利益多元化的社会中,诸如怒江水电这样的大型工程,政府应以构建和谐社会为出发点,充份考虑自然环境破坏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保证平衡各种利益。他说:“在中国有强势的利益集团,也有弱势的利益集团。推动开发的一方属于强势利益集团,他们应该得到制衡。我们很多在这方面的失误教训,就是因为他们的声音太强了。他们的合理性被说得太多,而其它的声音听不到。”

2003年3月由云南省政府和北京华电集团签署电力发展合作意向,在怒江修建水电工程。同年8月,云南省怒州完成了“怒江中上游流域水电规划报告”,并通过了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的评审。但是,在一些环保组织和活动人士的反对下,中国国务院没有批准这个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