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户籍管理制度步入改革之途


中国公安部日前表示,正在探索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管理制度,进而取消农业与非农业户口的界限。有关专家认为,取消户籍制度是实现基本人权,建立公民社会的必须步骤,也是中国走向城市化、现代化的必然方向。

今年30岁的钟建华5年前还在四川老家种地,为了挣钱养家,他和哥哥到浙江省台州市黄岩中南塑胶厂打工,今年2月份因为工伤右手失去3个手指。作为农民工,钟建华没有医疗保险、工伤福利等社会保障,不得不依靠乡亲们的接济度日。

钟建华是近些年来千千万万从农村涌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中的一员。他对记者说,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生活是艰难的,首先遇到的麻烦就是户口。他在找工作时发现,没有户口,单凭一张身份证,很难找到较好的工作。很多工厂的招工规定,有当地户口的城里人优先。

*城市歧视外地人*

钟建华说,城里中还有很多歧视没有当地户口的人的做法,比如当地人与外地人同工不同酬,农民工的孩子在城里上学要交纳借读费,学费也比当地孩子的高。钟建华工伤后还发现,当地政府部门把他这个没有户口的外地人推来推去,不象城里有户口的人,比较容易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部门。

钟建华质问到,大家都是人,为什么城里人和农村人不能平等?“他们本地人跟我们在同样的一个厂里打工,工资待遇都不一样的。他们本地人比我们外地人高一等,好象很瞧不起我们外地人到这里打工一样的。大家都是人,应该人人平等,为什么城市里的人都瞧不起农村来的?”

北京大学法学院行政法专家陈端洪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造成这种不平等的是城乡两元户籍制度,它给予城市人很多特权,不光不平等,不自由,也不合理。他说,从国家现有资源的分配意义来看,城里人享受、占有的资源多于农村人,这是不平等的;户籍制度限制了人口流动,这是不自由的;另外,从人才资源和物质资源的有效利用看,也是不合理的。

*户口制度照搬苏联*

中国的户口管理制度是1951年公安部开始试行的,1958年1月第一届全国人大通过并实施了户口登记管理条例,其中包括城镇户口、集体户口,暂住户口,农村户口等,80年代初又补充了船舶户口和集镇自理口粮户口等一系列详细的户口管理制度。

北京维权人士赵昕说,中国的户口制度是从苏联斯大林时代照搬过来的管理模式,把城乡、大小城市、地区等区分开来,对农村人口向城镇流动,小城市人口向大城市流动,特别是要严格控制向北京、上海和天津的流动。

赵昕说,这种制度把人牢牢地禁固在某块土地上,某个城市里,禁固在某条街道上和某个单位里,其根本意图是,一个专制政府要全方位地剥夺社会资源和个人自由,以此来控制社会。

赵昕说,中国户籍制度的建立是违背基本人权的:“首先它剥夺了每个人的自由流动、自由迁徙、自由谋生和求学的权利。如果没有这些最基本的权利的话,人的自主创造能力就不能发挥出来。社会就不会正常的流动和流通,自然就会产生很大的隔阂和隔膜,会造成更大的城乡差距、贫富差距或知识差距。社会必然会造成断层,断层会造成社会的动荡和不平等。”

不过北大法学院的陈端洪教授认为,中国的户籍制度在制定之初是跟中国计划经济相配套的制度,意在建立一种全国统一格局的社会秩序。

*户籍制度不适应经济改革*

陈端洪说,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发展,户籍制度不再适应社会秩序和生产方式,因此改革势在必行。“农村经济改革从70年代末开始,农村的劳动力绝对富裕了。人自然流动,到城里后需要制度的保障。而且城市经济改革的发展也需要很多农村人的劳动,包括土地资源,人力资源,需要农村的配套。”

陈端洪教授说,农村人到城里工作后对自由平等的渴望是天性,现在中国户籍制度的改革意义重大,这将推动“新公共空间”的形成,也是一种“新公众”的形成,推动真正公民文化的生长,从而导致整个中国社会结构发生大变化:

陈端洪说:“农村人一旦离开了农村,到了城市以后,他就会有一种公民权利的诉求。不管我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我都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你要给我最起码的公民的保护和公民待遇。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公民文化的生长。”

*11省统一城乡户口*

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日前在中央综治委会议上表示,公安部正在深化户籍制度的改革,逐步放宽大中城市户口迁移的限制。中国已经在山东、辽宁、福建等11个省展开了统一城乡户口的工作。

据中国媒体报道, 湖北省2003年以武汉、襄樊和黄石三个城市为试点,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性质,统一登记为“湖北居民”户口。2004年,山东实行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不再收取城市增容费。

维权人士赵昕认为,这些试点的改革与政治体制改革相脱节,是一些治表不治里的临时性变通措施。他说,不久前,政府还在把没有户口的人当作盲流强行收容遣返,直到孙志刚事件的发生,中国才取消了强行收容遣返制度。但他说,这并没有改变外地户口的人所受的不公平待遇问题。就算你有其他城市的户口,不是农村户口,也不能享受你所工作居住的这座城市的同等公民权利和社会福利。

*户籍改革步骤专家看法有分歧*

北大法学院行政法专家陈端洪教授认为,户籍制度的改革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一步到位的改革会打乱社会秩序,得不偿失。他说,可以把户籍制度看成是政府给予城里人的一系列特权,这些特权捆绑在一起成为特权束,现在要改革这个制度只能一根一根地抽,不能一下子摧毁,因为户籍制度形成了一种经济生产方式和社会秩序模式,必须逐步过渡,否则就会给两者造成极大冲击,包括对人口、就业、治安、交通、医疗以及住房等各个方面的冲击。

美国康州哈特福市三一学院经济系教授文贯中说,中国政府现在既然已经不能再把老百姓禁固在某一地方,还是越早取消户口制度越好。“既然中国现在要进入一个和谐的社会,一个以市场经济为导向、要求以经济要素都能够自由流动的社会,劳动力当然就是要素之一,应该允许人民自由地流动,迁居。”

文贯中教授认为,只要市场规则运用得当,加上现代化的管理和高科技的手段,人口的自由流动不会给中国造成巨大的社会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