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格德斯坦:美中汇率蜜月即将结束


自从中国7月份调整汇率以来,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的分贝大大降低,但近日,这种呼声又有转强的势头。美国专家认为,7月汇改之后的蜜月即将结束,北京如果不采取较大的新的改革动作,美国的压力将再次加强。

*七月汇改后人民币升值呼声渐息*

7月汇改以后,国际上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强烈呼声逐渐平息下来。美国财政部长斯诺10月份率团访华期间似乎在汇率问题上和中国政府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认可中国方面所说的汇制改革是一个渐进过程,重在改变汇率形成机制,而不是一次性升值的幅度。

因此不少分析人士倾向认为,财政部和中国金融当局已经在汇率问题达成了一定的默契。中国的汇率改革道路可能会沿着小幅、渐进的道路前进。

*汇改动作小,不满情绪会再爆发*

但是,美国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格德斯坦对记者表示,中国的汇改动作太小、太慢,如不加快,美国各方面的不满情绪将会再次爆发,从7月以来的美中蜜月可能就要结束了。

格德斯坦说:“我认为,斯诺其实根本就不满意。他也不应该满意。如果他满意了,就成问题了,因为中国在汇改方面的进展是小得不能再小了,远远不够。我估计,斯诺和财政部都不会满意,国会不会满意,国际社会也不会满意。今后一年,这些因素就会看得更清楚了。7月份以来的蜜月是短暂的。”

*财政部长通过媒体再施压*

格德斯坦所说的蜜月看来已经开始冲淡。财政部长斯诺不再甘于保持平静,透过媒体向中国施压。11月4号,斯诺在CNBC电视采访中明确表示,中国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可以加快步伐,增加汇制的灵活性。斯诺说:“我们正在敦促中国在增加人民币汇率灵活性方面行动得更快一些。我认为,中国方面认识到继续这条改革的道路,甚至加快改革是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稍早,斯诺还公开表示,要求北京在布什总统访华之前在汇改方面采取更大的行动,否则布什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将转趋强硬。

其实,美国行政部门对中国的汇改进展感到不满并不是纯粹的政治因素。美国和中国的学者也都越来越清楚地注意到7月汇改所存在的问题。

*第一次汇改存在四大问题*

美国托列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欣认为,第一次汇改存在四大问题。一是幅度太小,市场不满。二是目标含糊,刺激热钱加速进入中国。三是基础货币迅速膨胀,对冲压力增加。四是下一步动作更加困难。

张欣认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大约在20%,升值2.1%,距离市场期望相差太远。此外,张欣指出,当局所设定的人民币对美元的日浮动区间0.3%也从来没有真正实行过,汇改后的日平均升值幅度不到万分之一。张欣说,按照这样的速度,一年的升值幅度也只有1.7%,加上7月升值2.1%,一年总共升值幅度也不过3.8%。这样的后果只会是导致市场对人民币升值的期望大大上升。

正是由于市场期望值升高,7月汇改之后,央行为抵消热钱涌入而发行的央行票据大量增加。据中国官方提供的资料,7月和8月票据发行量为1100亿元和1400亿元。9月份猛增到2600亿元。10月虽然在11号才开始发行,但发行量已经达到2900亿元。

托列多大学亚洲研究所所长张欣指出,大量发行票据对冲,结果大大增加了利息成本,并对今后的货币政策造成了巨大的麻烦,使任何一种加快升值速度的措施都变得非常困难。

*人民币升值从理论上讲不可避免*

中国金融问题专家、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最近也指出,人民币升值从理论上讲是不可避免的,现在也许到了应该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的时候了。余永定认为,应当允许人民币的汇率浮动区间进一步扩大,增加汇制的灵活性。

*汇率问题还没有解决*

再过两个星期,美国财政部将向国会递交“国际货币报告”。财政部是否会把中国能不能在近期推出新的汇改措施作为给中国汇率政策定性的重要依据,现在无法得知。但是,格德斯坦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既使这次报告不把中国定位于汇率操纵国,也不等于说,汇率的问题已经解决。

格德斯坦说:“我不知道财政部是否会在这个报告里这么做。我认为,应当这么做。但是,如果这次的报告不把中国叫做‘汇率操纵国’,而中国也不提高人民币币值,中国的贸易顺差依然很高,下次财政部的报告肯定就会认为中国是操纵国。国会的压力就会进一步增强。所以,我认为,问题并没有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