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传播民主在反恐战争中的作用


美国总统布什最近在维吉尼亚州对美军的一次讲话中,再次重申他推动自由民主来击败恐怖主义的决心。下面谈谈传播民主在反恐战争中的作用。

*民主少则恐怖多*

仅仅鼓励民主是不太可能消灭恐怖主义的。但是根据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的看法,缺乏民主会导致恐怖主义的扩散。

约瑟夫.奈说:“ 缺乏民主肯定不是导致恐怖主义的主要原因。但是我认为,有了民主和自由表达的前景,就有助于减少一些愤怒的来源。但是除了缺乏民主之外,还有其他让人愤怒的原因。”

*前途暗淡者易走极端*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人变成恐怖分子?人们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真正的共识。专家指出,这个问题要综合社会、政治和经济等各个因素来考虑。人们普遍同意的看法是,在年轻人受教育机会被剥夺,前途又暗淡无光的社会里,就很可能滋生出仇恨和极端主义。

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政治心理学和国际事务的杰罗尔德·波斯特(JEROLD POST)教授认为,由于开放社会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机会,恐怖主义的孕育场所就比较贫瘠。

*民主社会也产生恐怖分子*

然而,民主社会并不见得就对本国恐怖主义有免疫力。康涅狄克州威斯里安大学政府学教授马莎.克伦肖以1995年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市犯下爆炸罪行的迈克维作例子。那次爆炸事件有167人死亡,迈克维后来被处决。

克伦肖教授说:“迈克维的例子显然是个对比,也就是一个民主社会竟然也能产生出愿意杀害几百名无辜民众的人,为的是抗议政府的政策,而这些政策他不喜欢。这个例子告诉我们,即使人们一直生活在民主社会里,他们也会到了出于某种理由觉得自己要用暴力来对抗政权的地步。”

佛蒙特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格里哥利.高西说,在今天基地组织和全球恐怖主义横行的时代,打击恐怖主义比已往要困难得多,因为这不再是一个国家内部经由民主方式通过开放政治制度来解决国内异议分子的问题了。

高西认为,由于接受基地组织的政治议程是不可能的事,因此只能采取军力和警力的联合手段。

*军事力量难孕育民主*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克林顿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部长的约瑟夫.奈教授则认为,在使用军事力量的同时,很难孕育出民主来。

约瑟夫.奈说:“我认为,伊拉克的情形就可以看出,靠使用武力来加速民主是很不容易的。我以为,人们不会把伊拉克的例子当作是未来的一个典范。”

阿富汗的例子也可以说明,为先前不民主的国家带来民主会遭遇许多困难。威斯里安大学教授马莎.克伦肖指出,民主需很长的时间来发展。

民主成功的例子是二战后的日本和德国,那时民主的理想是随着重建和援助项目而建立的。

*民主制度是人心所向*

乔治城大学客座教授比尔.达迪欧说,战后时代民主体制在世界各地风起云涌,因为人们看到,民主制度是唯一能够满足人们愿望的制度。

比尔.达迪欧说:“我相信,每个人都希望社会有公义,希望一生平顺,希望家人孩子能过着比自己更好的日子,希望安全无虞。但是接下来的问题是:能让你达到这个境界的最好制度是什么?在世界发展到现代的同时,我们看到,长期以来,让人们能进入那种境界最成功的制度就是民主制度。”

不过,达迪欧提醒说,建立这样的民主制度非常昂贵,而且需要长时间才能实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