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河南血祸受害者索赔 胡佳等评论


中国河南艾滋病人写信给主管卫生工作的吴仪副总理,要求对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给予赔偿。另一方面,一名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在郑州被警方带走。

*向吴仪递交请愿信*

在中国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经验交流大会星期一在郑州召开前夕,河南当地的30多名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和儿童前往会议地点郑州黄河迎宾馆,向据悉要出席会议的副总理吴仪递交请求信,希望政府改善他们的医疗条件,给予他们平等就业的权利,追究审判河南当年大肆兴办血液制品产业的负责人,各级贩卖血液的血头,以及直接管理血液安全的省地市各级卫生部门负责人,赔偿输血感染者每人最高50万,儿童感染者最高70万。

*胡佳带交信后被郑州警方带走*

另外,北京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目前在河南从事艾滋病义务活动。星期一上午9点30分左右,胡佳代表艾滋病患者向这次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经验交流大会递交了给吴仪副总理的信之后不久,便被郑州警方带走。胡佳星期一下午在被强行带上卫生厅的车前往焦作的途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胡佳说:“我现在在河南省卫生厅的车里,有警察陪着,他们把我带走,就是想阻止我们把河南的情况反馈给中央政府到河南开会的官员们。我们在那边的警察局一直呆到3点多。现在卫生厅的官员,还有警察,他们要带我去河南北部焦作的一个示范区,让我看一看他们工作的成绩。”

*患者:地方政府阻止递交请愿信*

这封给吴仪副总理的公开信由50多名艾滋病患者签名。今年38岁的李喜阁是其中之一。李喜阁等30多名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和儿童星期天晚上来到郑州,准备向这次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大会呈送上他们给吴仪副总理的信。但是,获悉消息的郑州警方把其中大部份人从各个旅馆找到,并在短暂集中起来之后,将他们送回各地。

李喜阁等10来人在警察赶到他们住处之前逃离。她对记者说,她1995年12月20号晚12点45分生第一胎做剖腹产手术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毒。她说,她所在的宁陵县城就有20多妇女因为剖腹产、子宫瘤、宫外孕、小产、大产或贫血输血时感染了艾滋病毒。李喜阁生大女儿时,不仅她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她的女儿也因感染艾滋病毒于去年8月13号死亡,年仅9岁。

她说:“我大女儿死的时候9岁整,现在我二女儿也被确诊为感染了艾滋病,可我却给她找不着药治病。可怜的我们这些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法院还不让立案,也不给患者经济赔偿。俺现在通过这个会,让胡佳把我们给吴仪副总理的信递上去,可是他们把胡佳给逮起来了,拘留起来了。”

1995年,河南全省四处份布着大量的非法血站,经营这些血站的血头,无视卫生当局的有关规定,不仅导致那些走投无路卖血农民感染艾滋病毒,无辜的输血者和新生儿也被感染艾滋病毒。

*高耀洁:殃及无辜*

河南著名艾滋病活动人士、妇产科专家高耀洁教授10年来为河南、为中国艾滋病毒携带者、为艾滋病患者、为艾滋孤儿做了大量的教育工作,给予了许多帮助。今年高龄79岁的高耀洁教授在医院看护患病的老伴郭明久的间隙时接受了记者采访。

她说:“我从去年就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比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多。第一,卖血的人那么多,一定有人输血。第二,卖血的人不会卖一次吧。”

河南省卫生厅2002年的一份报告说,河南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有3、4万人。根据高耀洁教授的分析,因为输血可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会远远高于这个数字。由于艾滋病毒的潜伏期在某些人身上可能会长达10余年,因此,经输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携带者,尤其是妇女生育时很可能会将艾滋病毒传染给婴儿,而通过性接触传染配偶,将殃及更多无辜的人。

*民间组织自行组织艾滋日*

万延海是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他是中国最早成立的防治和宣传艾滋病知识的非政府组织。万延海说,中国政府近年来虽然在艾滋病防治上加大了力度,社会和公众也对艾滋病有了新的认识,对艾滋病人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但是,他说,这次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经验交流大会有大约500名代表参加,但他们的申请却被拒绝。

他说,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中国血友之家等民间组织共同发起在11月22号举办“中国艾滋病日”。

他说:“主要是关注输血、用血和艾滋病疫情情况的澄清和相关的法律责任的探讨。在这个活动中,我们鼓励大家在不同的地方,在自己所在地流行病发生的地方,向当地的卫生部门做出一个主动的报告。”

万延海说,他们希望通过这次活动,唤起公众和社会对艾滋病人的关注,加深对防治艾滋病的教育。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中国目前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有大约100万,到2010年艾滋病毒携带者可能会达到1千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