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专家:中国经济着陆尚需时日


从上星期开始,中国经济过热现像是否已经消失、软着陆是否已经实现的争论再次出现。专家们大多认为,狭义的降温目标已经达到,但是新的调控任务可能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真正最终确立快速持久的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实现软着陆*

进入11月以来,中国和国际上的一些专家和机构开始讨论中国经济软着陆的问题。中国央行的金融研究局局长唐旭11月2号表示,中国经济虽然依然保持9%以上的增长速度,但期待已久的软着陆已经实现。他认为,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对经济增长采取任何限制措施。唐旭表示,通胀变化很慢,投资增长减缓,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一个合理的增长阶段。

上个周末,世界银行发表季度报告,认为中国经济似乎已经实现了“软着陆”。报告说,中国经济已经实现了世行所说的“极软着陆”,预计通胀将继续得到控制。

中国政府从2003年年底以来开始对钢铁、水泥、电解铝、房地产等行业的过热现像采取降温措施,对过度膨胀的银行信贷实行收缩,对过高的固定资产投资进行控制。经过将近两年的努力,多数专家认为,这些方面的调控目标基本达到。瑞士银行UBS的亚洲总经济师、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乔纳森.安德森在华盛顿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谈了他的看法。

安德森博士说:“如果我们看看银行信贷的增长情况,我们会发现,在2003年经济周期的高峰点上,信贷年增长幅度高达25%。最近两年,这个速度下降到12% 到13%,并稳定在这个水平上。这个水平央行会感到比较舒服。这也是央行宏观调控的目标。央行会感到,出现大规模经济过热的风险已经过去。从央行的角度来看,应当为走出最坏的环境而开始庆贺。”

*格德斯坦:面临更严峻挑战*

不过,美国的经济学家同时也认为,中国政府虽然应该为成功避免出现经济全面过热而感到高兴,但中国经济出现的新问题依然相当严重,宏观调控任务并没有结束,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华盛顿的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莫利斯.格德斯坦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明确表示,简单的过热问题是过去了,但今后几年的挑战将更加严峻。

格德斯坦说:“简单的过热加外部失衡的综合症只是要求政府采取紧缩政策。这个问题是解决了。但现在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困境,外部失衡问题依然存在,但同时增长开始减缓。这对中国构成了更大的挑战。中国究竟如何应对,需要专家们拭目以待。”

*安德森:出口增长将下降*

经济学家们目前关注的中国经济问题大致存在于两个方面,一是经济增长结构不合理,对外贸易所占比例太高。今年前三个季度,进出口总额为1.02万亿美元,占GDP总值的78%。专家们普遍认为,依靠出口带动的经济增长是难以持久的。瑞银亚洲总经济师安德森对记者表示,中国出口增长势头已经到顶,明年会开始下降。

安德森说:“如果分析一下现在9%或者10%的GDP增长情况,就会发现增长结构有了很大的调整。去年,我们估计,中国经济增长了10%以上,全部都来自国内投资消费。今年,增长为9%或者10%, 国内需求减缓到7%,其余来自出口。这是临时现像。明年出口和进口的增长势头可能会颠倒过来,所以GDP总值的增长速度会下降。”

专家们关注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的经常帐顺差。 前三个季度的贸易顺差高达608亿美元,今年全年预计会达到1000亿。安德森指出,这个问题的出现跟2002年和2003年的经济过热有关。在国内宏观调控期间,那些过热的行业所产生的剩余产能在国内找不到出口,只好转向国外市场。

*格德斯坦:需解决贸易顺差问题*

曾经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负责人的格德斯坦同意安德森的看法。他表示,经常帐顺差在中国GDP中所占的比例高达8%。今后一、两年,中国要努力解决顺差问题,同时还要保证经济增长不受重大影响。格德斯坦认为,这个任务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可能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

格德斯坦说:“我从来不喜欢说‘硬着陆’,而赞成‘长期着陆’的说法。所谓‘长期着陆’的意思是,经济增长率在三到五年里缓慢地降下来,这个进程还在继续。投资比例要降下来,消费要提高一些。经济着陆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而是需要三到五年。在这个时间段里,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还是要减缓下来一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