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韩从经济改革中退缩


上个月开始,北韩从2002年起实施的经济改革中退缩,这使得外界对于北韩可能转型成像其邻国和盟邦中国那样的市场经济模式的希望逐渐降低。记者最近走访了北韩,并且观察了他们经济改革的成果。

在平壤的人民大学习堂这座宏伟的图书馆里,学生们聆听老师介绍如何使用美国电脑操作系统的最新版本。

在图书馆外,平壤的街道上有各式各样的小贩,有贩卖饮料零食的,有修理自行车的,还有修鞋的。过去曾经来过北韩这个封闭国家的游客说,在这些通常空空荡荡的街道上,汽车似乎增加了一些。

这些城市的景观,还有北韩与中国和韩国日益增加的贸易往来,都可能给人一种北韩正在逐渐开放的印象。但是也有其他的现象,显示北韩的变化其实不多。

美国记者访问团才刚刚抵达平壤,一名政府导游就要说明规则。他说:“如果想给老百姓照像,先要得到他们的同意。记住,照像前的第一件事就是征求他们的同意。”

导游一再拒绝允许记者采访和拍摄平壤街道上的小贩,也拒绝记者走访一个靠近韩国边境、两年前成立的经济开发区。这样的做法显示北韩不再急于展示自己的经济改革。

*三年前开始经济改革*

北韩的经济改革从三年前开始,是复苏经济措施的一部分。90年代,北韩在失去了东欧和前苏联的共产党盟友所提供的燃料和物资之后,经济一蹶不振。

为了应付这种窘迫局面,平壤当局结束了对工资和大部份商品价格的控制,这造成了严重的通货膨胀。与此同时,北韩政府开始正式允许私人的商业行为。北韩进行了50多年的管制配给,大部份的物资,包括食品、衣物、钢铁,都受到管制。

但是这些改变是否反映了北韩政府决心改革破败的经济,人们还不得而知。

*未走中国经济自由化道路*

问题是平壤当局不但没有扩大2002年展开的改革项目,还缩小了规模。上个月,政府又开始禁止谷物在自由市场上的交易。这使得老百姓的基本食品又必须依赖国家配给。

兰科夫是韩国国民大学的韩国研究教授。他说金正日政府没有走上其共产党盟国中国的经济自由化道路。他说,中国政府推动的经济改革计划,与北韩将地下经济合法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情况:

“在中国,政府主动领导经济发展。但是在北韩,政府似乎是被动地让现实拖着走,并不是真正地引导经济发展。经济有自己的发展规律。政府出于不得已,只好承认这些改变。这样的情形以前也发生过。”

*担心经济改革危及权力*

兰科夫教授说,金正日政府将经济改革和转变看作是一种威胁,可能危及他在分裂的朝鲜半岛上严格掌控的权力。他注意到,北韩将韩国高品质的日常生活和民主政府视为危险的竞争者。

兰科夫教授说,两韩的情况可以与当年的两德作比较,这两个地区都是因为冷战而造成分裂。他说,北韩痛苦地承认一个事实,这就是,改革导致共产党东德与资本主义的西德统一,东德不复存在:

“朝鲜半岛上有一个分裂的国家。如果北韩开始改革,改变自己,要怎么样才能避免重蹈东德的覆辙?北韩领导人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他们知道一旦失去控制权,他们马上就会被推翻。”

在北韩首都的万景台少年宫,年轻人被教导用绘画、表演和诗歌来赞颂国家领导人。

12岁的林昭妍热情地颂扬金正日。她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金正日,但是希望能有这个机会。

当一名记者问这个女孩她是否知道韩国的生活情况的时候,一名导游进行抗议,并且命令这名记者关上录音机:“对不起,对不起,请关掉录音机,这个问题太大了。”

这名导游说,这对一个12岁的小孩来说是太大的问题。但是这名记者坚持要得到答案,导游只好不情愿地、模糊地问孩子这个问题。这个小孩顺从地说,她知道韩国的生活很好。

*北韩人希望了解韩国生活*

尽管官方禁止民众跟韩国联络,但是许多北韩人透过广播和偷录韩国的电视剧了解韩国生活的点滴。

北韩的教育告诉人民他们的国家是天堂。政府宣扬一种狂热崇拜,告诉人民他们的领导人像神一样。这和他在国际上的形象截然不同。国际社会认为北韩领导人是独裁者,尽管他的人民在饥荒中求生,他还是过着奢华的生活,并且开始生产核武器。

26岁的崔海玉是主体思想塔的导游。这座高塔是为了彰显北韩的自给自足的意识形态。她说金正日是她最理想的人:“当然,他是一个伟大的理论家和高尚的人。他有尊贵的性情。他是一个天才。他能够创作艺术和文学。他真是一个天才。”

记者:“你觉得他帅吗?”

崔海玉:“你没见过他吗?我还没有结婚,我找的就是这位领导人的风范,如果真有人像他一样的话。”

很难测试崔小姐和其他人对于他们领导人的热情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够和外国人接触的北韩人都经过仔细的筛选,确定他们的思想不会被外国人所动摇。一名导游说外国人是污染。

一些分析人士质疑,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文化里,北韩在现任政府的领导下,是否能够真正开放。一名韩国专家以中国和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为例说,只有在领导层变更之后,才能出现转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