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情报机构改革步伐迟缓争论激烈


美国情报机构因为没有能够事先截获2001年9/11恐怖分子袭击事件的阴谋而受到严厉批评。而美国情报分析人员得出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错误结论,也受到类似的指责。这两次重大失误促使人们呼吁进行情报改革。目前对于需要进行哪些改革存在激烈的争论,与此同时,人们抱怨情报改革在很多领域进展过于迟缓。

就在一年多之前,“美国恐怖主义袭击事件全国调查委员会”,简称“9/11调查委员会”,就情报机构的改革问题发表了建议。作为回应,布什总统设立了“全国反恐中心”,国会则通过了一项情报改革法。

*数十个情报机构*

前情报官员以及“9/11调查委员会”的成员认为某些领域的情报改革工作,最好的评价也只能说是懒散迟缓。前9/11委员会委员高登表示,美国本土发生恐怖袭击4年之后, 整合庞大的国家安全官僚机构各个不同部门使之共同合作,仍然非常困难。

他说:“我认为,推动一个拥有数十个情报机构的庞大联邦政府,使那种隐藏信息、秘而不宣的政府文化,转变为各部门之间适当分享信息的文化,其间的难度怎样估计都不为过。”

似乎为了强调这一点,布什总统在10月份颁布了一条行政命令,要求美国各个情报机构之间交流和恐怖主义有关的信息, 并建立一个“信息交流理事会”。

*二号人物辞职*

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舒尔原来主管中央情报局内专门追捕本拉登的部门。他表示,现任局长戈斯领导下的中情局仍有很多严重的问题。他说,戈斯和很多高层官员比较疏远,存在隔阂。他指出,中情局秘密行动部门的二号人物、具有35年工作经验的里切尔最近突然宣布辞职,就是整个中央情报局情况不妙的迹象。

舒尔说:“在我看来,这件事说明中央情报局在士气和领导方面一定存在很大的问题。尽管中情局犯了种种错误,但是它仍然是美国情报工作的先锋突击部队。我认为,里切尔的离去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迹象,这说明美国情报机构出现问题。”

*谁为9/11情报搜集不力负责?*

中情局局长戈斯对中情局在9/11前后的工作表现作了内部检查之后表示,他不准备对任何官员进行行政处罚。

前中央情报局官员舒尔说,情报部门和9/11调查委员会都没有指出谁应当对9/11事件的情报搜集工作负责,这是很大的失误。

舒尔:“奇怪的是9/11调查委员会没有找出任何一个人对任何一件事情负责。他们没有对可能需要进行调整的整个情报部门进行改组整合,而是置情报部门于放任自流、混乱不堪的境地。我认为,他们提出的建议非常拙劣。事实似乎更象是他们在那里首先是要保护政界人士的声誉。”

*格伯:中情局承担全部责任不公平*

从事中情局秘密行动39年的前中央情报局官员格伯说,让情报机构,尤其是中央情报局来承担全部责任是不公平的。

格伯:“很明显,这其中的确存在某种失误。正如他们所说,部份失误是没有能够对各种线索进行综合分析、解读。其实,很多情报线索得到了汇总分析,但是之后我们却没有据此采取行动。所以如果你开始谈到责任,我想你也得想到领导人和决策人员。”

格伯与美国国务院前高级情报官员希姆斯共同编纂了一本名为《改造美国情报工作》的新书,书中收集了很多关于情报改革的文章。14位前任和现任情报工作人员讲述了他们对处于变动之中的情报领域的一些想法。

*希姆斯:允许情报机构出错*

目前担任乔治敦大学安全学客座教授的希姆斯女士说,情报机构不可能十全十美,应当允许他们从错误中汲取教训。

她说:“坦率地说,情报行业是一个必须得从失败中学到经验的行业。你不可能总是百分之百正确。 有些时候你得尝试新东西,冒一些风险。有些时候任务无法完成。情报部门需要和美国人民达成一种谅解,当一项工作没有完成的时候,情报部门不一定就该为此受到严厉惩罚, 相反,应该允许他们去找出出错的地方,以便下次做好。”

对于公众来说,目前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国家情报总监这个新职位的设立。设立这个职位是为了协调15个从事情报工作的联邦机构。一些以前从事情报专业工作的人士,对情报官僚体系中再增设一个领导层面,并不怎么高兴。

乔治敦大学客座教授希姆斯女士认为,担任新设立的国家情报总监一职的内格罗蓬特必须在各情报机构中树立权威,才能处于一个强有力的位置,仲裁解决各情报部门之间的争执。而这一点立法中阐述得并不明确。

*格伯:国会监督角色需改进*

格伯表示,不仅情报机构本身需要改革,国会对情报工作的监督角色也需要改进:“国会在情报工作方面发挥的作用,必须和他们在任何其它权力部门扮演的角色有根本的不同。也就是不能考虑谁更受青睐,要以一种非常积极正面的态度来发挥作用。国会的情报委员会和国防军事委员会之间,互相嫉妒得非常厉害。这种情况不应当存在。”

前9/11调查委员会的各个成员,其中包括共同主席之一的汉密尔顿也持这种观点:“美国人民依靠国会的各个委员会,来监督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各情报机构的工作。不幸的是,在后9/11时代,国会仍然没有被组织起来,成为情报工作得力有效的夥伴和监督者。”

格伯表示,改革要确保不能让官僚作风窒息美国情报人员工作的灵活性、热情和主动性,这是至关重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