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2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美专家关注中国金融体系改革(1)


就在中国央行首次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的时候,美国的金融问题专家也聚集华盛顿讨论中国的金融问题。他们的共识是:金融系统改革已经迫在眉睫,能否成功完成将不仅关系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而且关系到全球贸易不平衡是否能够妥善解决。

*金融体系改革迫在眉睫*

中国人民银行,也就是中国的中央银行,首次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立即引起业内人士的关注。从报告出台后的初步反应来看,人们虽然对报告的一些结论,比如“中国金融总体稳定”等,有不同看法,但这个行动本身显示了中国政府对金融体系改革的重视和决心,也表明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已经到了刻不容缓、最后攻坚的阶段。

其实,太平洋西岸的美国专家们也感受到中国金融改革的这种紧迫感。华府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在近日举办的第23届货币年度会议就把中国的金融体系改革列为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

专家们注意到,中国的许多经济问题,如国有银行的坏帐、民营企业贷款难、外汇储备激增、居民储蓄率太高、贸易顺差过大、出口环境恶化、人民币升值压力上升等,几乎所有的重大问题,实际上都跟中国银行金融体系紧密相关。

他们指出,明年年底,中国金融市场将全面开放,金融体系的改革已经落在了其它领域改革的后面,成为经济进一步发展的瓶颈,严重影响到中国整体经济的持续全面发展。

*拉尔:背离比较优势积重难返*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国际发展研究专业教授迪帕克.拉尔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进行到现在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绩,但是计划经济在中国金融银行系统所造成的各种问题还远远没有消除。在计划体制下,中国背离了自己的比较优势--劳动力资源丰富,而采取了大力发展重工业的发展战略。拉尔指出,这个错误使得中国的金融系统至今积重难返。

拉尔说:“中国是一个劳动力资源丰富的经济体,但是它却要极力发展无法施展其竞争优势的资本密集的重工业。要实现这个战略,只有一个办法,这就是实行广泛的金融压抑。为什么?(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控制居民储蓄,人为地压低资本成本,以便在资金短缺的环境中使发展资本密集的重工业成为可能。”

拉尔教授指出,这个历史问题至今还在全面影响着中国的金融系统。国有银行通过压低存款利息来把数额庞大的居民储蓄提供给大中国有企业,保证它们的需要,而中国经济改革中的最重要的力量--民营企业却无法从国有银行获得信贷支持。拉尔表示,这种不可思议的现像至今也没有根本改变。

*拉尔:国家垄断金融资源回报率低*

拉尔还把中国与印度做了对比。中国的居民储蓄率比印度高两倍,但经济增长率却比印度只高出2到3个百分点。问题何在?拉尔认为,问题在于,中国国有银行控制了90%的居民储蓄,而银行又以很低的利息把这笔钱贷给那些低效、甚至亏损的国有企业。

垄断意味着缺乏竞争,意味着效率低下。拉尔指出,中国普遍存在的投资回报率很低的根源就在于国有银行对金融资源的垄断。目前中国高达7000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在它们的垄断下,也只能拿来购买回报率极低、甚至是负回报率的美国的政府债券。拉尔认为,在市场化快速发展的今天,中国的金融体系如果不能尽快发生根本的变化,将严重制约经济发展,给经济发展造成更加沉重的代价。

*拉詹:金融体系僵化引发多种问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部主任拉古拉姆.拉詹也表示,中国金融体系僵化,不能够给居民和企业提供多样的投资渠道,因此触发了许多问题。

拉詹说:“中国的宏观经济失衡问题跟中国的金融系统存在的问题不无关系。首先是非常高的储蓄率。中国一胎化的政策、社会福利系统的崩溃都迫使居民要增加储蓄。但是,由于资本控制,大量储蓄只能够滞留在国内,而现有的金融体系所提供的投资渠道非常有限,这样投资房地产就变成了安全度较高的行业。房地产泡沫也就是这样形成的。”

拉詹还表示,中国当局显然已经认识到金融体系改革的成功与否对未来经济增长具有决定性影响,并在过去七、八年来采取了许多措施。但是,拉詹认为,由于改革难度很大,这些改革是否会导致最后的成功,还很难预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