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专家关注中国金融体系改革(2)


就在中国央行首次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的时候,美国的金融问题专家也聚集在华盛顿讨论中国的金融问题。他们的共识是:金融系统改革已经迫在眉睫,能否成功完成将不仅关系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而且关系到全球贸易不平衡是否能够妥善解决。

*梅金:金融弊病造成贸易顺差激增*

在记者撰写第二部份的时候看到了两则报导, 一是10月份中国贸易顺差再创新高达到120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的顺差总额为804亿美元,而去年全年只有320亿美元。另外一则消息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9月份增长8.9%,为200亿美元,全年可望突破2000亿美元。去年的美中贸易逆差为1600亿美元。

中国贸易顺差持续大幅度增加,在美国经济学家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而是中国金融体制的一个病态的表现。

华盛顿智囊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约翰.梅金认为,中国贸易顺差急速增加从根本上说是中国金融体制控制资本向外流动、致使投资无限度增加的结果。

梅金说:“很明显,中国的投资和储蓄的增长速度都是空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对中国的情况做出了一个极好的概括,把中国的投资热与亚洲其它经济体进行了比较,如日本等。中国的投资热规模最大,投资在GDP中份额非常庞大。这个投资热背后的驱动力当然是国民储蓄。”

*梅金:中国重蹈日本复辙*

梅金表示,国民储蓄在中国GDP中的份额高达50%,世所罕见。储蓄多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好事,它可以给经济发展提供足够的资金。但是,梅金认为,由于中国金融体制不灵活,对资本流动实行严格控制,巨额储蓄只能够在国内寻找投资机会。这样就必然导致过度投资,重复日本当年所犯的错误。

梅金说:“中国正在犯日本犯过的错误,就是把大量储蓄限制在国内。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商品贸易领域的产能过剩,迫使政府尽力压低本国货币的币值,以保护出口和投资。其结果,就是房地产泡沫的快速膨胀和贸易顺差的大幅度增加。”

梅金指出,当过度投资的问题发展到非常严重的时候,日本经济就进入了内外交困的境地。日本央行被迫开始提高利率,导致房地产泡沫破裂,相当于日本三年国民收入总值的30万亿美元资产被蒸发。而日本的主要贸易夥伴因不能容忍对日贸易赤字无限增长而强迫日本政府大幅度提升日元币值,致使日本企业的出口能力严重受挫。这场沉重的经济和金融灾难开启了日本长达15年的经济衰退。

*中国企业为何普遍生产能力过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主任拉古拉姆.拉詹更进一步指出,中国现有的金融体制不仅通过几乎强制的方式把大量居民储蓄变成廉价贷款进行投资,而且在实际上也在迫使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把尽可能多的赢利用于再投资,从而加剧了过度投资的问题。国有企业要减少上缴国家的利润的主要办法就是增加再投资。民营企业因受到国有银行的贷款歧视而不得不减少利润分红,把更多的赢利用于再生产。拉詹指出,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普遍存在生产能力过剩的原因所在。

拉詹说:“中国金融制度的这些缺陷可以解释为什么储蓄和投资之间的相关性是这么高,也可以解释我们经常提到的为什么高达75%的中国企业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这些制度的缺陷也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亚洲快速增长的经济体中,只有中国存在人均GDP不断增长而高技术行业的附加值所占比例却停滞不前的问题。”

拉詹表示,中国内需不足,过度的投资只有向海外寻求出路。但是,出口的快速增长和进出口的差距迅速扩大不但使中国的主要贸易夥伴难以承受,使中国的贸易环境恶化,而且会加剧全球贸易失衡的问题。因此,拉詹主张,美国要解决对华贸易赤字问题,减缓全球贸易不平衡现象,首先就应当从中国的金融体制改革开始。我们在这个系列报导的第三部份为大家做进一步的介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