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韩流冲击中国文化市场引起关注


韩国影视文化近来在亚洲日益显现势不可挡之势。《大长今》在台湾、香港和中国大陆开播后纷纷创下收视率新高记录。中国文化市场遭受韩流猛烈冲击的现象引起了有关人士的关注。

《大长今》今年9月份登陆中国大陆,继香港、台湾之后继续攻城掠地,征服了大陆无数电视剧观众。韩国的青春偶像剧-《蓝色生死恋》、《爱上女主播》和家庭伦理剧《看了又看》等在中国也掀起一波又一波的韩剧流行潮。

不少韩国影视明星的中国追星族们在“明星俱乐部”网站建造自己的粉丝平台,网站编辑马丁本人就是一名韩国电视剧爱好者。他说,韩剧是一种文化快餐,但烹调精致,中国老百姓能够产生共鸣:“现在很多韩剧基本上与现实生活相符合,所以我特别有认同感。他们的连续剧特别来自于生活,展示的所有东西跟我们的没有时间差。我觉得他们讲的故事就发生在我身边。但国内很多电视剧却夹在乌托邦当中或者加入很多理想化的东西,要不就是跟我们的生活很远,要么讲偏远的农村,要么就是古装片。”

*韩剧演示中国儒教传统*

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副社长丁晓聪认为,更重要的是韩剧演示了中国的儒教传统文化。他说,韩剧能够这么火,最根本的原因是中韩两国历史文化背景极其相似:“韩国的文化基本上是来源于儒家文化的传统,那么中国人对儒家文化传统的演义和发展肯定感到亲切,因此韩剧在中国流行是有它的基础的。”

另外,丁晓聪先生认为,韩剧能够取得走出国门、席卷亚洲的成功,韩国政府功不可没。他说,韩国政府5年前制定的文化产业政策是大力扶持、大量补贴电视剧的生产,连出国办展览都是韩国政府或者大财团出资。他认为,韩剧在中国不会昙花一现,它吸引的不仅仅是中国的年轻人,更有一大批中年观众,因为韩剧靠的不是服装一类的表面功夫,而是其文化内涵。

不过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黄试宪先生认为,韩剧之所以能够在亚洲地区走红是因为它俗。韩剧的情节内容通俗、世俗、甚至低俗、媚俗,对人情关系、婆媳关系、妯娌关系有着真实细致的描写。韩国的青春偶像剧则把浪漫言情推向极致。他引用中国著名导演冯小刚曾经说的“不俗不卖钱,越俗越卖钱”来说明一些电视剧缺乏品位的现象。

*韩剧不能代表韩国文化*

黄试宪教授对记者说,韩剧决不能代表韩国文化,韩国影片才是显示其民族文化底蕴的精品,其水平无法跟韩剧同日而语。他说,韩国拥有一批受过欧美现代教育的导演,他们生产出一批对自己的文化有着深刻领悟,对人性有着深刻挖掘的影片。前不久在北京电影学院举行的韩国优秀电影回顾展,放映《太极旗飘飘》、《难忘的岁月》、《朋友》等极具深刻启示力的韩片。黄试宪教授当时问前往观看的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为什么天天去看韩片,张艺谋表示,不看就会被淘汰。

黄试宪说,中国决不缺少有才华、有创意、有深度、极为敬业的导演,目前中国生产不出象韩片那样的力作,因为中国仍然保留审查制度。韩剧韩片仅仅是在中国这一特定的历史时期趁机辉煌一时,乘虚而入:“我们要受到意识形态的一些限制、制约和钳制,这叫做‘犹抱琵芭半遮面’,旧有的官僚审查制度和经济模式都一定要崩溃,但现在不会崩溃,它还有一些防线还要守,这是体制决定的。”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戏剧比较系的叶坦教授也认为,中国的审查制度束缚了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与突破。他说,去年他参加了中国举行的电影百年回顾展,出席的专家们普遍认为,比起国民党时代来,目前的审查制度要严格得多。张艺谋频频制作历史片,他坦承是因为历史片安全。

*审查制度点金成石*

叶坦教授对记者说,如果中国希望就发展文化产业向韩国借鉴什么的话,那就是学习政府可以不做什么,而不是要做什么,更不要点金成石:“中国的审查官点金成石的本事太大了。中国的历史上有这种所谓的传统,世界上唯一的一名国家元首来批判一个电影,放下国家大事不管,从他自己的和他老婆的好恶决定来指责一个电影,这是非常可怕的。现在这个余威还没有清除乾净。”

叶坦教授说,比起电影来,中国对电视片的审查要宽松得多。特别是现在中国广大民众多以电视片为主要娱乐方式。他说,中国电视业在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下却不思进取、自我欣赏、自我满足,重复制作,陶醉于没有创新、没有突破、既轻松又赚钱的生产方式,结果被韩剧杀得措手不及,眼睁睁被夺走了大片江山。

叶坦教授批评说,中国电视业的一些人不但没有象电影界那样反思,反而去骂韩剧、骂报导韩流现象的媒体。叶坦说,这不是一个民族、一个行业面对挑战的正确态度。他认为,中国电视应以包容大度的潇洒心态,痛定思痛,奋起直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现象在艺术史上屡见不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