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8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台湾土著居民权益和和统独之争


台湾立法院今年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岛内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受到压迫的原住民部落自治。记者在台湾发现台湾政府也在采取其他措施,努力扭转立法上存在的歧视。而这一点,似乎也引起中国大陆政府的注意。

有线电视网16频道上的新闻广播,乍看起来,与台湾十几个中文电视频道并没有什么差别。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同了。其中的一位新闻主播开始用岛上大多数人听不懂的另外一种语言播报新闻。

这是台湾阿美族原住民的语言。阿美族是台湾最大的原住民族群。这样的广播在岛上最新设立的频道原住民电视网上每天都有播出。

在台湾大约有14万阿美族人。阿美族人属于母系氏族部落,大多居住在台湾东部的山谷和沿海地区。他们是在台湾获得承认的12个原住民部落之一。原住民人口占台湾总人口的不到2%。

电视台最近还开始用另外两种部落语,泰雅语和布农语播出新闻摘要。

*原住民和汉族无文化和基因联系*

这些原住民部落与马来西亚以及印度尼西亚的少数族群有着文化和基因上的联系,和在台湾和中国大陆占大多数人口的汉族人却没有联系。由于大大的眼睛和深色的皮肤,有些部落民很容易被辨认,而另外一些人,由于几个世纪以来与汉族以及日本人通婚,部落特征变得不那么显著。

几个世纪以来,这些原住民都不被汉族人看得起,从而受到社会歧视。10年前的一份调查显示,70%的汉族台湾人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和原住民通婚。

不过,台湾原住民显得越来越突出,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原住民的现代音乐和体育尤为受欢迎。

*汉族人和原住民关系今昔*

然而,这一切的到来却是非常不易。台湾的汉族人和原住民的关系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紧张。汉族人从14世纪中叶起开始迁移到岛上,而原住民在岛上的历史则可以被追溯到数千年以前。

顺益台湾原住民博物馆馆长游浩乙说,原住民当时对他们的新邻居的担忧是有理由的。游浩乙说:“他们从中国大陆来到岛上时,企图欺骗,抢劫,干了很多的坏事,从原住民手中夺走了他们的财物。”

随着过去10年台湾民主的确立,原住民开始大声疾呼,抗议他们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政府对此做出了回应。政府开始立法保护部落的土地并在竞争激烈的中学和大学入学考试中给予少数族群优惠待遇。

台湾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主任委员瓦历斯.贝林曾经是泰雅部落的天主教牧师。

瓦历斯·贝林说:“台湾原住民争取权益的斗争是自下而上的草根运动,不是政府为了国内或者是国际的利益而推动的行为。这种斗争早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部落文化几乎遭到全面摧残时就开始了。”

台湾公共电视基金会的高级制片人冯贤贤在争取播放原住民语言广播节目的斗争中起着领导作用。

冯贤贤说,“他们不害怕说‘我是来自这个民族或是那个民族,我说不同的语言,我有不同的文化。但是,我们开始培训计划时,情况完全不同了 。他们很容易受到威胁。我们感到沮丧,我们确实受到了不少不友好的待遇。”

*北京和台独派都拉拢*

在台湾争取自己的认同感的过程中,这种状况得到了改善。有些台湾人希望最终和大陆达成统一,另外一些人则希望独立, 而另一些人认为台湾已经是实际的独立。对台独人士来说,原住民代表了台湾不同于大陆的独特历史和文化。

冯女士说,北京政府也在不遗余力地诱惑原住民加入他们的阵营:“他们确实试图通过有组织的方式和一些原住民联络,和他们建立联系,并让他们到大陆去表达他们支持中国统一。”

北京把台湾的原住民划归官方宣布的56个少数民族之中。

但是,对很多原住民来说,他们关心的重点跟台海两岸的政治没有任何的关联。和汉族人相比,原住民的生活相对贫困,接受的教育也较少,原住民更关心的是更好的工作和教育机会,改善住房以及争取对祖先遗留的部落土地拥有更多的权力。

谷辣斯是来自阿美族的原住民电视台的女主播,并负责对台内的少数族群的记者进行培训。她说, 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怎样把传统的语言引进电子媒体时代,因为很多的原住民语言都没有文字。谷辣斯说:“台湾年轻一代中很多人不会说原住民的语言,而年纪大的一代中,很多人又不习惯现代的设施和技术, 他们甚至不会用电脑,因此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但是,这些问题并没有挫败原住民的广播从业人员。他们已经开始播出第一部布农语的电视连续剧。

目前原住民电视台的大部份节目还是以中文播出,只有等到培训出更多的节目导播制作出更多的原住民语言的节目,这样的情况才可能出现改观。不过,令人鼓舞的是,主流台湾人也开始收看原住民电视台的节目,想更多地了解越来越新潮的少数族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