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经合组织谈中国农村政策挑战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新发布的评价中国农业政策的报告中说,中国政府在农村政策上的一个主要挑战是减小日益增大的城乡差别。熟悉中国农村问题的学者则指出,中国的政治和体制方面的弊病,是造成农村问题现状的根源。

*城乡差别不断扩大*

经合组织在最近发表的《中国农业政策调研报告》中说,尽管中国从80年代起在减少贫困方面已经取得了值得瞩目的进步,但农村地区的贫困比例还很高,城乡差别仍在不断增大。

报告说,农业在中国经济中仍然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当前中国农业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5%,并且提供40%以上的就业机会。单位土地的生产率通常很高,但农业的整体劳动生产率相比之下却比较低。按照世界银行以每天收入一美元作为衡量贫困的标准,中国农村仍然有高达8800万贫困人口。

不断加大的城乡差别是政府政策制定面临的一大挑战。虽然中国2亿农户的农业产出自1990年以来已经显著增长了90%,但是农村人口的收入从总体上看,只相当于城市人口收入的三分之一。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字,中国10%最富有的人掌握着全国45%的财富,而收入最底层的10%的人口,却只占有1.4%的财富。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城乡和贫困差别可能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并且在去年拨出180亿美元,用于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现行政策影响资源合理分配*

但是经合组织的报告认为,中国政府还应当在农村教育、健康保健等方面加大投入。此外,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在劳动力和土地租借政策上的限制实际上影响了资源的合理分配,同时也是造成城乡差别的重要原因。报告建议中国政府进一步减少人口从农村向城市移动的行政障碍,因为从农村地区持续流向制造业的大量人口有助于中国农业提高生产率。

经合组织的这个报告就中国农村面临的挑战向政策制定者提出了一些具体的建议。在农业补贴方面,政府补助和补助金约占中国农民收入的6%,远低于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相比之下,日本和韩国对农户的补贴分别高达58%和64%。但是经合组织仍然指出,尽管政府对农业的补贴较低,但占支配地位的是支持农产品价格的措施。报告说,对于中国农民来说,这是效率最低并且最影响正常贸易的方法之一。降低价格补贴,会使资源得到更有效的分配,并使收入得以普遍增长。

*建议推动农民融入国内国际市场*

此外,报告还建议推动小规模经营的农民融入国内和国际市场,并有必要推动建立农民自主的市场组织。报告认为,农村金融机构的服务渠道也要改善;要建立起高效的农业经营体,加强中国农业的竞争力等。同时政府也要改善中国农业环境的可持续性,而这需要结合税制、规则、以及志愿和合作性的研究。

经合组织在这个中国农业政策调研报告中提供了经济和社会政策制定的分析及建议。但是有研究中国农村问题的学者则强调,应当看到中国农村问题的根源在于政治和体制方面。

*程晓农:问题根源是政治和体制*

美国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说:“其实中国政府提出要缩小贫富差距从90年代初期至今已经有15年了。中央文件里年年有缩小贫富差距的内容,但从来没有实现过。实现不了的原因是政策不是面向大多数老百姓,而是以控制老百姓为主要目的。这样,他的资源流向从来也没有面向大多数老百姓。”

程晓农说,中央政府在农村问题上已经制定和发布了许多政策和文件。但是由于政党利益的原因,难以在基层得以贯彻:

“问题是,连中央政府都没有办法让它的令行得通。原因是把税费规范化的结果是要导致大部分乡镇县政府的开支萎缩。大批的农村基层干部失去生活保障。换句话就是官要没饭吃。所以问题不在于是要不要规范,还是把杂费划到正规的税里,或把正规的税减少等等,这些都是皮相之谈。真正的问题是政府敢不敢裁官。”

程晓农认为,如果中国的政治和体制无法改进,农村存在的问题也难以得到切实解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