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避谈网络控制


近来,马克尔基金会赞助的研究报告对“中国不断扩大的互联网应用及其社会影响”做了较为详细的阐述,但是对于较为敏感的中国政府封杀网站和压制网上言论等问题却少有涉及。

华盛顿的布鲁金斯学会星期四举行了关于中国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影响研究报告的简报会。由纽约马克尔基金会赞助、中国社科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学者郭良主持的这项研究公布了他们最近几年对中国互联网的深入调查结果,内容包括因特网使用人群、因特网的主要用途、中国人在因特网上寻求哪些信息,人们认为哪些网上信息值得信任等等。

报告在2005年2到3月间,对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成都和长沙等五个大城市的2376名互联网用户和非用户进行了抽样调查。

*网民上网主要为娱乐*

据统计,到2005年7月为止,中国共有1亿3百万互联网用户。有趣的是,调查结果显示,被称为信息桥梁的互联网在中国最大的用途是娱乐性质的。人们在网上寻找娱乐信息和聊天。对于这一现像,有记者问,是否是中国政府对互联网上敏感政治信息的封杀导致了这一局面。对此,郭良说,西方媒体对中国互联网有两个基本认识,首先是其增长速度极快,其次是政府控制极严。

对这些说法,郭良提出质疑说:“如果互联网控制非常严重,而且这种控制又这么成功,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会在互联网上花费他们的时间和金钱?”

但是郭良承认,可能象记者说的,这些人都在网上娱乐,但是同时,郭良的观点是,中国人不关心政治,尤其是年轻人。

郭良说:“我的感觉是,问题不是政治控制,而是大部份年轻人并不真正关心政治,他们想的是如何挣更多钱,如何享乐。”

按照这样的局面,网络控制确实显得有些多余,然而在调查中有50%的人认为有必要对互联网加强管制,主要是针对色情网站和大量的垃圾邮件。

*中国网络过滤手段高明*

不过,多伦多大学、哈佛大学法学院、剑桥大学国际研究中心等多家知名学府和机构联合进行的2004-2005年网络过滤的国别调查显示,无论是法律层面还是技术层面,中国的网络过滤都是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范围最广泛和效果最有效的。而且中国政府并不承认这种过滤,他们并不宣布遭禁网站名单,于是中国人也不能向其它国家公民那样要求政府重新考虑过滤这些网站的决定。

调查显示,包括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大纪元、新生网在内的一系列政治、宗教和民主相关的网站都无法进入。

另外,在突尼斯召开的世界信息峰会上,记者无国界组织星期四宣布,中国是世界上互联网信息和言论自由的15大敌国之一。

*大部份人信任国内媒体*

有趣的是,对于媒体的信任程度问题,郭良的调查发现,大部份中国人还是信任国内媒体的。郭良说:“大部份人信任国内媒体,尤其是国内电视台。他们也试图从互联网上获得新闻,但是如果问他们信任哪种媒体,他们还是选择传统媒体,尤其是国内媒体。网上新闻,象电子邮件和外国邮件等并不受信任。”

尽管调查发现中国人信任中国媒体,但是他们是不是能够得到全面的消息呢?有报导说,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关于中国应该用核武器反击美国介入台海战争这样震惊海外媒体的说法,在新华网等国内官方媒体搜索,却毫无结果。而且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

郭良的调查也提出了互联网和政治的问题,对互联网是否对政治有帮助的提问,郭良说:“更多人同意这个说法,我认为部份原因是他们对现有的状况不满,对于和政府打交道的传统方式不满,而期望互联网能够有所帮助。”

中国政府花费了大量资金进行网络基础建设更新计划。除了在网上开辟电子政府服务,提高政府工作效率以外,专家认为,其目的是用耗资一亿美元的新世代网络CN2让政府能更严密地监控网络言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