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黄金高案件疑云 海内外评说


对比新闻解码通过正反对比,中外对比,今昔对比,让听众能够透过一面之词换一个角度和时空来解析新闻,观察时政。今天对比介绍海内外媒体对黄金高一案的不同报导。

黄金高,是福建省连江县原县委书记。2005年11月10号,中国司法部门对县委书记黄金高贪污受贿案作出判决,判处他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表面看起来,这时一个能够显示中国政府打击官员贪污腐败决心的又一个典型事例,突出表现出中国共产党的三讲运动和保先运动不是空话,而是要动真格的。然而,在这条新闻背后却大有文章。下面我们就对比介绍。

*法院判决*

首先看看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的说法:“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黄金高利用其先后担任福州市郊区副区长、晋安区副区长、福州市财委主任、中共连江县委书记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收受多人贿赂的款物。”

新华社在电讯中,详细列举了黄金高贪污和受贿的内容,包括人民币、美元、寿山石,笔记本电脑、白金项链等。法院的判决书说,根据黄金高的犯罪事实、犯罪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刑法有关规定,判决被告人黄金高犯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黄金高受贿、贪污犯罪及违法所得上缴国库。

*一封书投人民网,防弹衣书记天下闻*

下面我们来看看2004年8月11日人民日报网站人民网上的文章《为何防弹衣随我6年》。

黄金高在这封写给人民日报的信中说,1998年他担任福州市财委主任时,曾因查处轰动全国的福州官商勾结的走私猪案件,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生命受到威胁。警方派人护送他上下班达数年之久,他还不得不穿着防弹衣。2002年1月,他调任连江县委书记,又因掀开连江县江滨路改造建设腐败案,再次受到人身威胁,下乡及外出又得随身带防弹衣。他说自己受到生命威胁并不意外,但得不到上级和有关部门支持,却令他深感困惑。

黄金高的来信在人民网上刊登出来之后,引起海内外的震动。连县委书记反对腐败都要穿防弹衣,何况普通升斗小民。黄金高也因为这一封信而成名天下,成为“防弹衣书记”、“反腐斗士”。

人们不禁要问:黄金高到底是反腐斗士受到了打击报复,还是一个和其他贪官污吏没有什么例外的体制内部发生的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外电述说*

首先让我们看看路透社发自北京的报导:

“中国一个被罢黜的共产党县委书记一年前曾经写文章声称要身穿防弹衣来反腐败,他自己星期四被判了无期徒刑。

“53岁的黄金高被中国东南部的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定受贿共达580万元人民币。但是他的支持者说,因为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网站发表了黄金高的一封信而使福建当地官员难堪,因此他们对黄金高打击报复。

“黄金高的一位姓谢的律师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说黄金高被判处了长期徒刑,但是他拒绝对这个案子做进一步说明。

“当路透社记者问黄金高的律师黄金高在应诉的时候是声称有罪还是无罪的时候,律师表示这起案子非常复杂。

“路透社记者没有找到法院有关人士对这起案件发表评论。

“对黄金高判处重刑以及围绕这个案子的种种疑云,和中国领导人所宣称的反对腐败以及增加透明度和加强法治的说法背道而驰。

“以前默默无闻的黄金高2004年8月突然出名,他写了一封公开信表达自己的不满,这封信在人民日报的网络版上发表。这在一个强调一致而不是异议的国家是非常不同寻常的。

“黄金高在信中说,他在对包括福建走私猪在内的腐败现象进行了无情的打击之后,接到了26通死亡威胁电话,最后他不得不雇用保镖并且穿防弹衣达六年之久。他在信中还发出预警信号说,福建省的官员和福州市的官员以低于市场价格倒卖国有土地,并且拒绝给那些搬迁户足够的赔偿。

“中国的互联网使用者欢呼黄金高是一个英雄。但是他的上级却把那封信从互联网上撤了下来,并且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说,黄金高在煽动社会和政治的动乱,从而犯下严重的政治错误。”

各位听众,刚才您听到的是路透社的报导。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围绕黄金高案件而引发的争论。

*刘路:腐败共同体排除异己*

首先介绍刘路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谁将黄金高送上断头台》。他认为黄金高事件是中国当代社会的一出光怪陆离、跌宕起伏的当代《官场现形记》。黄金高也是一个贪官。他还引用中国民间一首甚至连底层官员们都口口相传的顺口溜来说明自己的观点。

这首顺口溜是这样的: 腐败分子反腐败,反腐口号震天外;大小贪官前三排,主席台上最厉害。

刘路在文章中说: 根据中国的法律,官员贪污受贿2000元可以立案,5000元可以判刑。按照这个标准,不要说从县处级到省部级的官员,即使乡镇一级的恐怕也无人能够漏网。 刘路说, 中国大陆吏治腐败现象已经体制化、网络化,特别是地方,官员们为了降低腐败的风险,已经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内,任何一个官员都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一个人的行为都关涉着其他人的利益。这种制度性、网络化的腐败有一个自我防范、自我保护机制,就是能够不断地清除发生在腐败共同体内部的另类和叛徒,以维持这个共同体的稳定和运转。刘路认为,在这样一个污浊的官场环境下,黄金高很难出淤泥而不染。

刘路在文章中引用一位法律专家的话分析说,黄金高投书人民日报网络版高调反腐败的原因,很可能是“不肯遵守官场行规在斗败时服输认栽,而是想出奇兵反败为胜。”

*闵大洪:中央媒体对福建媒体*

中国大陆媒体工作者闵大洪在文章中提到了一点比较重要的值得关注之处:在报导黄金高的新闻方面,中央媒体和福建地方媒体之间一开始就严重对立。首先刊登黄金高来信的是人民日报网络版。而随后,福建省委官方网站就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加以说明和反驳。一边是中共中央党报网站,另一边是省委宣传部领导下的省级重点新闻网站,发生如此对立状况前所未有。这让公众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事件背后的复杂性。

*福建省委打出海外敌对势力牌*

黄金高的案子如此扑朔迷离,最后以判处他无期徒刑而告终,其中有些观察家认为,是海外媒体以及民运组织对这个案子的关注帮了黄金高的倒忙。福建省委宣传部成功地打了这一张海外敌对势力牌。

例如,福州市委、市政府在其网站上攻击黄金高投书人民日报网络版“是不讲政治、不讲大局、个人主义恶性膨胀、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极端错误行为。其行为的直接后果是为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等利用,引发了社会政治不稳定,成为严重的政治事件”。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这起福建对人民日报的较量中,福建摸透了中央的底线。反腐败,只能关起门来在体制内反,一旦给对方扣上“被西方敌对势力、台湾敌对势力、民运分子利用”的大帽子,并且上纲上线到“引发社会不稳定”的案件,在稳定重于一切的中央领导人的眼光里,反腐败和社会稳定孰轻孰重,几乎就是一目了然了。

*鸦雀无声,文稿失踪*

所以,对黄金涛案子的报导,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2004年8月13日起,中国内地新闻媒体对黄金高一事的报导便嘎然而止。不但是平面媒体,甚至包括中国三大门户网站的网络媒体在内,不但不再报导这个案子的最新进展,甚至连已经报导的稿件也被删削。

不过,中国媒体工作者注意到,唯一的异数是中央电视台的《今日说法》栏目,他们在8月16日仍播出了对黄金高的专访,但这期节目后来却没有能够置入央视网站。前有8月15日一期,后有8月17日一期,独缺8月16日一期。

*海外民运关注反害黄金高?*

这也是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刘路所提出的问题。他认为是海外民运对这个案子的关注,把黄金高送上了“断头台”。

目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任不寐不同意这一观点。海外舆论对这个案件是比较感兴趣,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流媒体,路透社美联社等世界大通讯社,美国之音等国际广播电台都报导了这一新闻。但是任不寐认为不能得出结论说,就是海外舆论害了黄金高,说为谁辩护就等于害了谁,这一奴才逻辑在当年不锈钢老鼠案子的时候,就有一些人提出来了。这种观念不把罪归结于凶手,反而认为抗议者“叫”凶手杀了人。以其昏昏,何以昭昭。

*刘晓波谈三要点*

目前居住在北京的著名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刘晓波注意到黄金高的命运由大红开端到大黑结局的过程有三个关节点最值得注意:

第一, 全国舆论对黄的支持和福州市当局对黄的仇恨;第二, 全国性关注黄金高的舆论突然消失,表达了最高当局对福州市当局的支持;第三,福州市当局对黄的指控由“政治罪”变成“经济罪”。

*明规则不敌潜规则?*

刘晓波说, 如果说,中共体制内坚决要求反腐的健康力量对官场腐败的宣战,是正面的“共产党反对共产党”,那么,体制内的腐败力量对反腐力量的成功阻截,就是反面的“共产党反对共产党”。中共历年来反腐的事实已经证明,靠潜规则运行的腐败力量远远大于靠明规则运行的反腐力量,在制度化的腐败阻截面前,即便是“青天再世”,也大都无能为力。

*官云:腐败成风,清官难做*

官云发表文章指出,他是福建人,最近一个月去了福建连江,在那里他了解到连江的老百姓普遍认为,黄金高受贿可以理解:“做官的怎能不贪呢?推都推不掉的!” “贪这些钱对一个县委书记算啥?”

官云认为,共产党的腐败是全面性的泛滥,积重难返。在中国官场里的人不贪点,留下把柄,同僚信不过他,上级不放心他,群众关系也不好(送不着礼,就摸不清深浅),怎能干革命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