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联合国特使在中国调查酷刑现象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调查专家目前在中国就酷刑问题进行调查,可以在不需事先通报的情况下到监狱视察,并且同被关押人员私下会面。有批评人士说,中国由于缺乏政治意愿和必要的立法等,警察使用酷刑的现像很普遍。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特别调查专家曼弗雷德.诺瓦克星期天开始对中国酷刑问题进行为期12天的调查使命。

*国际普遍关注中国酷刑问题*

诺瓦克说,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国警方在一般的刑事程序中普遍实施酷刑,因此必须要采取一些措施。他说,此行的目的就是对这一问题表示越来越关注。诺瓦克在调查间隙接受了记者采访。

他说:“我将尽我的全力去进行调查,审查我从各方面得到的所有证据,包括政府方面、非政府方面、证人和在押人犯等等,以便在我调查结束时得出一个公正和客观的结论,证明酷刑是否在中国普遍和系统地存在,或者根本不存在。”

*得到中国政府合作*

这位奥地利著名律师说,对于中国政府给予他不需事先通报到监狱视察以及同被关押人员私下会面的权利,他深表谢意。他说,这是中国政府政策开放的积极表现,说明中国政府愿意跟联合国在这方面进行合作。

此前,诺瓦克曾指出,中国是个大国,长期存在酷刑和虐待人犯的情况,人们不能指望中国一天内就发生根本变化,因此要采取循序渐进的步骤政策。

诺瓦克星期一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同包括莫少平律师在内的几名律师举行了座谈,听取他们对中国酷刑指称的看法。

*莫少平:有进步但问题仍普遍*

北京著名律师莫少平说,不能否认中国在禁止对在押人员实施酷刑的实践中的确有所进步,但是尽管中国法律明文禁止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在司法实践中却仍然存在着比较普遍的刑讯逼供和变相刑讯逼供的作法,包括对已经被判刑的犯人和对尚在侦查和审理过程中的人犯。

莫少平说,被告和在押人员在审理期间受到刑讯逼供或者变相刑讯逼供有一些原因:“首先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立法上,中国的刑事立法上没有赋予被告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沉默权,而是要求他们如实回答侦查人员的提问。现在对于刑事诉讼法的修改,很多专家学者已经提出应当把被告人的沉默权写进法条中。”

*刑事破案手段相对落后*

莫少平说,造成中国司法机关采取刑讯逼供的作法来获取口供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中国刑事破案的科技手段相对落后。他说:“在很多刑事案件里边,很难通过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来获取客观证据,来证实被告人或犯罪嫌疑人犯罪。所以刑事科学技术破案手段的相对落后,也是导致他们千方百计要从被告人口供里得出案件真实情况的作法。”

莫少平还指出,中国的一些司法人员素质低,始终固守“口供是证据之王”的观念,认为口供才能真正证明一个人是否犯罪,是导致刑讯逼供普遍存在的另外一个原因。

*缺乏杜绝酷刑政治意愿*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亚洲部主任亚当斯说,毫无疑问,在中国酷刑不仅常见,而且表现得相当系统。他说,人犯被关押在看守所后,首先遭到的对待就是殴打,以此来惩罚人犯,逼迫人犯承认犯罪。湖北省的佘祥林因为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被迫承认杀死11年之后又突然现身的妻子张在玉。亚当斯说,中国政府虽然已经采取一些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迄今为止取得的成效却非常有限。

他说:“缺少的环节是政治意志和贯彻落实现有法律和规定。虽然有些人认为司法人员的素质很重要,但我认为,司法不独立,法官无权对刑讯逼供的案件做出裁决而不受到打击报复,实施刑讯逼供的警察和公安受不到开除或刑罚的惩罚,这些都需要政治意志。另外,还必须要切实执行已经出台的法律。法律再多,如果得不到执行和落实,只能是空纸一文。”

*调查员将走访多个地区*

今年54岁的诺瓦克是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宪法和人权教授,2004年12月1号开始担任这一不拿薪水的联合国酷刑特别调查员的职务。诺瓦克的前任范博文任职期间曾多次表示希望去中国调查监狱里施用酷刑的状况。但是,去年6月中国方面以技术问题和安排行程困难为由,推迟了范博文的访问。

这次联合国酷刑特别调查员诺瓦克将走访中国北京、新疆、西藏等地的监狱和看守所,会见在押人员和人犯,最后调查报告将在12月2号公布于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