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落实抗艾滋蔓延承诺进展缓慢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表报告指出,全球艾滋病毒的传播仍呈增加趋势,需要尽更大的努力才能放慢艾滋病毒的传播速度。中国在落实向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抗病毒药物和治疗承诺方面进展缓慢。

这份2005年艾滋病毒流行最新报告说,新的证据表明,在一些国家,预防艾滋病毒感染的行为改变,导致成人的艾滋病毒感染率下降。

这个预防艾滋病毒特别报告指出,亚洲国家的艾滋病毒感染率虽然比非洲要低,但是很多亚洲国家人口众多,即使整体感染水平很低,相对感染人数也非常庞大。报告说,最新的估计显示,亚洲有大约830万艾滋病毒携带者,其中包括过去一年新感染的110万人。

*云南河南感染情况最严重*

报告在提到中国艾滋病流行情况时指出,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都发现了艾滋病毒感染病例,其中云南和河南两省感染情况最为严重,感染途径主要是注射吸毒者、性工作者、卖血者和他们的伴侣。

报告认为,中国政府在落实2003年承诺向艾滋病毒感染者提供抗病毒药物和治疗进展缓慢。报告指出,中国公众对艾滋病了解甚少,艾滋病毒携带者受歧视等原因妨碍了艾滋病流行的预防工作。不过,这份报告并没有指出中国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官方的统计是大约84万人。不过,民间艾滋病活动组织认为,感染人数达数百万。

桂希恩教授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感染科主任、艾滋病防治研究中心主任,前不久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球18位医疗战线英雄之一。桂希恩教授从1999年开始关注河南上蔡县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患者,向他们提供治疗和帮助。

桂希恩教授说,中国政府在防治艾滋病方面取得了很大成绩,加大了力度,使上个世纪90年代因卖血、供血传播艾滋病毒的途径得到有效控制,去年又出台了“四免一关怀”等措施。

*性接触传播艾滋病越来越多*

不过,桂希恩教授对中国预防艾滋病流行的前景并不乐观:“现在的问题是通过性接触传播的艾滋病越来越多,将来这个工作能不能很好地阻断,我有些担心。性传播感染艾滋病的虽然目前占已经查出来人数的不到10%,但是就我自己看到的病人,新感染的大部份都是通过这个途经,包括同性恋和异性性关系的。这个恐怕是我们今后应该加强的工作之一。”

桂希恩教授说,中国从事性工作的高危人群,对艾滋病预防知识的了解程度参差不齐。在城市大宾馆的性工作者都知道使用安全套预防,但是在一些低层次和活动场所的性工作者对艾滋病毒的预防知识远远不够。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指出,来自边远农村的女性性工作者不仅对艾滋病的知识了解甚少,使用安全套的人也不多。报告引用2002年四川的调查指出,仅有一半的性工作者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所长万延海认为,中国政府在防治艾滋病方面采取的措施还不够,还不到位。他说:“措施还是不够,包括对一些事实的认可。我们这两天关注的输血感染者,以及对输血感染者一些相应的预防和救助方面,基本上是在试图掩盖这些事实。其它方面包括在性传播、在男同性恋人群、在性工作者当中、在青少年当中、在吸毒人群中的预防工作。”

*爱知行研究所举报卫生部长*

万延海说,中国防治艾滋病工作成效不显著,关键是主管部门卫生部官员的渎职,造成90年代输过血或使用过血制品的人感染艾滋病毒、肝炎病毒等,而且感染艾滋病毒的人还在无意中把病毒传染给配偶和子女。万延海说,根据中国刑法中有关危害公共卫生罪和渎职罪等条款,爱知行研究所星期三致函最高人们检察院,举报卫生部长渎职。

万延海说,中国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和努力,但是在政府投入有限的情况下,非政府组织参与的大门却是关闭的,即使侥幸进入,活动空间也非常有限。他说,中国艾滋病流行的有效遏制,需要深刻的社会行动和改革,领导人跟艾滋病人握手只不过是作秀而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