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江水污染和中国官员的善意谎言


什么是善意的谎言呢?黑龙江省长为什么要撒谎呢?中共官员真的是首先考虑到人民的利益,然后才决定撒这个善意的谎言吗?海内外媒体对于这些话题有不同的说法和分析。

*事件回放*

2005年11月13日下午1点40左右,位于中国东北的吉林省的吉林市的中国石油石化公司双苯厂(101厂)一声巨响,火光和浓烟冲天而起,接着发生连续爆炸。附近很多居民楼的玻璃被震碎,在相隔数公里之外的吉林市区都可看到松花江北的化工区火光冲天,一团黑色的蘑菇云笼罩在城市上空。

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这次事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中新社报道援引事故调查组专家组的话说,经分析一致认为:该事故直接原因是当班操作工停车时,疏忽大意,未将应关闭的阀门及时关闭,操作失误导致进料系统温度超高,长时间后引起爆裂,引起T101塔、T102塔发生爆炸。随后相连的两台硝基苯储罐及附属设备相继爆炸,随着爆炸现场火势增强,引发装置区内的两台硝酸储罐爆炸,并导致与该车间相邻的55#灌区内的一台硝基苯储罐、两台苯储罐发生燃烧。

这座化工厂多个苯储藏罐爆炸,不但导致吉林全市被笼罩在一片刺鼻的臭味当中,更严重的是,爆炸除了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之外,爆炸后的污染物还泄漏到附近的松花江中,严重影响下游人民的身体健康。

苯是一种有机化合物,是多种化学工业的原料和溶剂。它具有易挥发、易燃、蒸气有爆炸性的特点。它对人体的危害性是:人在短时间内吸入高浓度甲苯、二甲苯,可出现中枢神经系统麻醉作用,轻者有头晕、头痛、恶心、胸闷、乏力、意识模糊,严重者可致昏迷以致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如果人通过饮水等让一定浓度的甲苯、二甲苯进入体内,后果就更加严重,会引起慢性中毒,出现头痛、失眠、精神萎靡、记忆力减退等神经衰弱症状,甚至导致癌症。苯化合物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强烈致癌物质。

*隐瞒真相*

13号发生的这场生态灾难,给松花江以及几百万以松花江作为水源的下游城市和人民造成严重的威胁。然而,这条对松花江流域数以百万计的人民有切身利益的消息没有通过新闻媒体被及时而广泛地报道出来。人们只能通过海外广播电台的广播和互联网的网站才能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以及事实的真相。

爆炸事件发生8天之后,哈尔滨市21号突然宣布22号午夜开始全市停水的决定。然而,当局并没有告诉人们真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为什么要停水,而是告诉了人们一个所谓“善意的谎言”:哈尔滨市自来水供水管道需要全面检修,停水4天。哈尔滨政府的公告的名称是《关于对市区市政供水管网设施进行全面检修临时停水的公告》,并且宣布说全市“停水4天”。

*亲历危机*

德国之声报道了当时居住在哈尔滨的一位德国专家写的日记。特.施瓦尔茨就职于当地东北林业大学的生态林业经济系。他用日记的形式记录了最近几天哈尔滨发生的事情:

“2005年11月22日,星期二:一大早,地方媒体对两件灾难进行了简短的报道,或多或少地证实了有关的传言。哈尔滨确实停止了自来水的供应,供水系统将在4天后恢复正常。幸亏我及时将家里所有的盛水容器包括洗衣机里装满了水。我多次试图在网上搜寻BBC的报道,但没有成功,显而易见,有人在网上做了手脚。受灾区不仅是哈尔滨,吉林和黑龙江省广大地区也不能幸免。我不禁问自己,究竟是什么化学物质流入河水中,造成了污染。中国人说是有毒物质苯,想必是不溶于水的苯。

“2005年11月23日,星期三:整座城市笼罩在大难当头的忐忑不安之中。缺水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地震随时都可能发生。 惊恐和人们纷纷外逃局面的出现,其实并不是因为缺水造成的。供水系统已经中断,暂时不会对居民造成威胁。许多商店里的矿泉水告罄,另有许多商店借机推出新的品牌提高价格。没有人知道,这些水是从哪里来的。

“2005年11月25日,星期四:在我的住房前,有一家人在汽车里过了整整一夜。电视中也播出了人们为防止房屋倒塌,聚集在室外空地广场的镜头。我阅览了明镜周刊网络版,得知,石油化工厂的爆炸事故发生于11月13日。这令我感到极度不安,因为我使用的水有可能早就受到了污染。后来我才得知,由于松花江水部分已结了冰,致使有毒物质直到昨天夜里才抵达哈尔滨。”

*网路不通*

居住在哈尔滨市的外国人到关键时刻,想上网去看看海外媒体是如何报道这个事件的,结果都上不了网,显然中国政府花费巨款,引进最新的信息科技所实施的封堵互联网、防止人民接触海外信息的金盾工程奏了奇效,有效地阻止了人民获得真相的途径。

然而,信息领域里的高科技革命,已经使信息的垄断和围堵不那么奏效了。抽刀断水导致的结果是水更流。当局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哈尔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松花江被剧毒化学物质污染。全城掀起了一股抢水的浪潮。后来连新华社都承认出现了恐慌和抢水潮。

*报道角度*

中国媒体终于打破了沉默,开始报道吉林化工厂爆炸导致松花江水污染的消息。但那已经是十几天以后的事情了。而且中国官方媒体报道的角度选择的是歌颂领导人对人民的关怀。下面看几个例子:

新华社的网站上发了专题报道。题目是:《黑龙江发生重大水污染》

新华社在报道中说:“如此严重的水危机,在世界城市发展史上也十分罕见。最初,发生了恐慌和抢购,然而仅仅经过一天时间,全城便恢复了秩序,数百万市民以令人叹服的勇气和毅力挺过了难关,这堪称奇迹。地方政府应对这场公共危机的经验教训,给人很多启示。”

与此同时,中国级别最高的国家级环保组织,中国环保总局也发出通报,对松花江发生重大水污染事件提出警告。公告说:“爆炸事故发生后,监测发现苯类污染物流入第二松花江,造成水质污染。苯类污染物是对人体健康的物质。”这一警告也是10天之后才对媒体发出的。

中国著名维权人士冷万宝在一篇题为《掩盖真相比灾难更可怕》的文章中写道: “一个国家出现灾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负责任的政府官员用谎言来掩盖事实的真相。而这种做法的结果,不仅不能减轻灾难给人民所造成的损失,而且只能是使灾难后患无穷,尤其是造成百姓不再信任政府的严重后果,甚至由此导致社会出现动荡。而一个剥夺百姓享有知情权利的社会,也不可能建成一个个真正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媒体对这个事件的后续报道。

*歌颂领导*

哈尔滨在停水5天后,恢复了供水。新华网编发了一篇民众歌颂领导的新闻:

新华社哈尔滨11月27日电: 27日18时,在哈尔滨市民庞玉成家中,黑龙江省省长张左己从容地举起了溢满清水的水杯,将哈尔滨恢复供水后的第一杯水一饮而尽,以“兑现”4天前“第一口水我先喝”的承诺。庞玉成老人放下水杯,说:“我今天很激动,刚编了一首小诗,给大家朗诵一下:斟上一杯放心水,心中感到格外美;党送温暖家家乐,百姓心里放光辉。”挤满人的小屋里立即响起了一片欢笑声,4天来松花江水污染的阴霾在阵阵欢笑声中一散而尽。

*庆祝胜利*

另外,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还大张旗鼓地报道了黑龙江省庆祝胜利的大型文艺演出会《水之情》。

据中国大陆媒体报道:为讴歌在这次抗击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中,全省人民特别是哈尔滨市人民,在省委、省政府和哈尔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表现出的团结友爱、同心协力、万众一心的大无畏精神,大型特别节目《水之情》今晚19时50分将在黑龙江电视台卫星频道和文艺频道并机播出,黑龙江电台新闻广播和文艺广播同时转播。

*网友评论*

中国一些互联网的网友做出如下评论:

无耻而且可恨!这台晚会组织至少也可能要几天,哈尔滨市今天18:00时才恢复供水,也就是说在一边处理水事件,一边己经开始着手邀功了,根本就没有全身心地想到老百姓受的苦难,真是不要脸!

没办法,脸皮太厚!还是那句话,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才几天功夫,任何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有时间整这个。

“神六”庆功也是在1个多月以后。 从停水到今天不过4天的时间,就是说从停水开始,文艺工作者就开始在排练。 我们的政府真是三头六臂,一方面忙于救灾,一方面还不忘为自己歌功颂德。

厉害厉害!! 估计明后天江西也要开晚会庆祝抗震救灾胜利了。

省委宣传部、黑龙江省广播电视局、省文化厅联合主办,黑龙江广播电台、电视台的领导们该不会是毒水喝多中毒了吧?!这才几天啊,灾难后果还不清楚呢,就闹腾上了!

感谢政府、感谢党。没有党和政府,哈尔滨的百姓早就让自来水药死了,是党和政府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宝马情深》晚会看过没?好啊!!《水之情》晚会,好啊!后天《煤之情》又要播出了,那家活,领导都是大灾之后见真情啊,最激动的镜头一定是黑省长倒煤的镜头,那家活,成感人了!! 黑文化局能不能整点别的啊,那灾难当娱乐啊,给谁歌功颂德啊,你们真是闲的没x事了,能不能整点拯救文化的事啊!

这就是他们保鲜教育的结果,老百姓在他们眼里真的就那么弱智,这样的混蛋还要统治我们多久。

我不是哈尔滨人,我体验不到哈尔滨人民在停水期间的真实感受,但作为同样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对长时间停水对生活的影响不难想象。在这几天的电视里,我看到了所有被采访者无不高兴地说:停水对我们的生活没有影响,电视画面中家家盆满、桶满,水多得不得了,残疾人、孤寡老人都有政府派人送水上门。我发自内心地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真心希望哈尔滨人民在政府的帮助下渡过难关。然而一场《水之情》晚会让我的美好祝愿荡然无存,台上台下的欢歌笑语,在我眼中是那么的无耻。什么人在如此短暂的时间搞的这台晚会,如此迅速赤裸裸地自我歌颂目的是什么。上天有眼,晚会还没结束,煤矿又爆炸了,遗憾的是,让狗官们心惊胆战的代价是100多条矿工的生命。悲哀。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个神奇的民族!能出现神奇事情的国度! 阿门!

什么时候演出《煤之情》啊?能不能来个全世界直播?最好让黑龙江北岸的俄罗斯人也能感受到。

没有人道歉,只有人民为你歌功颂德。中国太伟大啦.

*忙煞省长*

黑龙江的水之情晚会的余声未落,又传来黑龙江北部煤矿发生大爆炸,140多名矿工死亡的消息。美国纽约出版的华文报纸世界日报发表文章,对黑龙江省长张左己刚喝完松花江的水,连夜又赶到七台河救灾发表评论。

世界日报报道说:“位于中国最北部的黑龙江省近期似乎遭遇事故灾难的“多事之秋”,持续发生多宗震惊海内外的重大灾难事件,成为中国最“黑”的省份。今年5月10日发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宁安市沙兰镇长安小学的洪灾,造成117人罹难,死者基本上都是小学生,当时正在洪灾现场指挥救援和抢险工作的张左己曾痛心地表示,作为省长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请示中央给予处分。结果,祸不单行,从5月夺命洪水,到11月松花江水污染,哈尔滨300多万人饮水危机,再到27日晚七台河特大矿难,140名矿工死亡。四处救急的张左己成为全国最忙、最累、但知名度又最高的省长。”

对黑龙江水污染事件,中国境外媒体和观察家也有不同角度的报道和分析。

*说谎成性*

香港明报的评论指出:长期以来,中国大陆的许多官员往往以维护社会稳定为藉口,刻意隐瞒自然的灾害、重大事故真相,这已经成为一些官员的痼疾。评论指出,如果不是哈尔滨采取紧急停水措施,如果不是数百万市民受事件影响而传言四起,如果不是中外媒体云集哈尔滨,如果不是长达80公里的污水 带今天即将通过哈市,环保部门会承认吉石化爆炸造成松花江重大水污染吗?由此可见,有关方面是在隐无可隐、瞒无可瞒下,才不得不对外公布。这与SARS、 禽流感事件的处理手法何其相似,显示大陆一些官员已经说谎成性。

*生态灾难*

香港苹果日报的社论说:中共当局或省市政府都不要轻率地说这次污染事件得到控制,不要把它看成只是水源污染,而应该视为需要长期面对和处理的生态灾难。只有这样才能防止有害化学物质对中国的食物链造成持久的损害。

社论指出,发生在中国东北吉林省的石化工厂爆炸和有害化学物质污染河水事件虽然不象前苏联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爆炸那样严重,但是中国各级政府、不同部门不是与前苏联政府一样全力隐瞒、掩饰、淡化事故吗?事实上要不是河水污染事故影响到黑龙江省哈尔滨这个大城市,恐怕吉林省政府和中国石油公司根本不会承认是化工厂爆炸导致了污染,还不会承认有大量有害物质的污水流入了松花江。

*黑箱作业*

北京自由派知识分子刘晓波发表文章,从哈尔滨水荒,谈到中共的黑箱作业。刘晓波说:“哈尔滨水危机的直接原因,是吉林石化公司和吉林市政府在新闻发布上的隐瞒,直到爆炸事故发生10天后才首次承认松花江受到严重污染,沿江省份无数居民的饮水安全受到极大威胁。哈尔滨市政府在21日的停水公告中帮助吉林市政府隐瞒,居然声称“从22日起对市区内供水管网设施进行全面检修,临时停止供水4天。”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也是到了23日才出面证实松花江受到严重污染;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是在同一天的国务会议上才痛斥地方官员的隐瞒;紧接着才有吉林省的省市两级官员向公众道歉。”

刘晓波说: “在危机出现的第一时间的应急反应,相关官员大都是习惯地隐瞒或撒谎,独裁制度又给予了他们处理公共信息的垄断权,使他们有能力对社会进行隐瞒和欺骗。直到危机通过其他渠道的传播在社会上造成流言满天飞和大面积恐慌,甚至生命财产的损失已经大量出现之后,官权才会为了保证政权稳定而被迫地为公众提供有限的相关信息。更恶劣的是,为确保黑箱制度的畅通无阻,他们还制定了无所不包的保密法,以便制造恐怖气氛来威慑社会和惩罚那些敢于揭露黑箱操作的良知者。”

刘小波呼吁中共官员吸取教训。他认为,中共官员从禽流感危机到松花江污染,中共官权并没有汲取SARS危机的教训,应对公共危机的方式居然毫无改变,而为各级官员们的隐瞒、撒谎和狡辩提供支撑的最大后台,无疑是中国延续几千年的独裁制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