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近期美中互动关系分析(1)


在美国总统布什访华结束后的一个多星期里,美中互动出现了引人注目的一个高潮。中国在汇改和缩减贸易顺差方面采取多种动作,而美国财政部在正式报告中明确指出,中国不是汇率操纵国。这些互动有什么内在关系?各方如何评价?

美国财政部长斯诺和布什总统在最近分别访华期间都没有对美国民众最为关注的人民币汇率问题做出高调的行动,给分析人士留下了许多的想象空间。不少分析人士估计,鉴于北京的强烈主权意识,布什访问期间,中方难以在汇率等问题上采取重大的行动。真正的行动很可能会发生在布什离开中国以后。

*中国方面四个显著动作*

果不其然,也或许是巧合,在布什11月21号离开北京以后的一个多星期里,双方的互动呈现出一个高潮。中国方面有四个显著的动作:首先是23号、24号和25号连续三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出新高。特别是25号,汇率突破了1比8的关口。当日的现钞买入价为一美元兑换7.9997元人民币。从7月汇改开始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日浮动区间限制为百分之0.3,但实际上不到万分之二。因此对日浮动区间的松动具有特别的意义。其二,国家外汇管理局24号发布公告,准备在银行间市场引进美元做市商制度,并决定在明年推出即期询价交易方式。专家认为,做市商制度的实行是汇率市场化的一个重要步骤。第三,25号,中国央行又与10家国内银行首次进行了60亿美元的货币掉期操作。第四,27号,外汇管理局首次发布2005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报告强调要通过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转变增长方式,扩大内需来实现收支基本平衡。

*美方重要行动引起全球关注*

美国方面的重要行动只有一个,但引起全球关注。这就是财政部28号发表了各方期待已久的国际货币报告。财政部在这个报告中明确表示,中国没有操纵人民币汇率。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的动作看似是国内事务,但着眼点却是对着美国。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是回应美国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而增长方式调整是回应美国对美中贸易赤字增长过快的担忧,表示中国要采取措施减少贸易顺差。而美国财政部公开宣布中国没有操纵汇率,很明显是要从国会为中国争取时间,希望中国稳步进行汇制和金融体制的全面改革。这中间的交易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张欣:美中互动有很好默契*

美国托列多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欣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指出,美中政府之间的互动有着很好的默契:“美国政府和中国金融当局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有默契。而且他们交换的信息远比外界知道的要多。布什政府并不希望人民币很快升值。他虽然一方面要和中国谈判,但实际上又处处为中国辩护。比如说中国政府没有操纵汇率。”

张欣解释说,人民币升值过快其实对美国并不利,会增加美国政府的财政负担,因为美国政府发放美元债券的成本将会跟随人民币升值而相应增加。格林斯潘在这个问题上也多次明确表示了这种看法。但是,布什政府又面临国会的压力,因此只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卡林纳:美中互动中的两面性*

不少美国学者也注意到美国行政部门在对华关系中面临的困难处境,以及美中互动中的明暗两套的特征。华府智囊机构经济战略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卡林纳对记者表示,这种两面性来自美国政府对利益和策略的考虑:

“美国行政当局在尽力发挥积极作用,与中国保持合理的合作。我估计,他们私下对话的内容会不同于他们的公开声明。私下,美国官员会要求中国继续改革,告诉中国美国行政当局面临的国内政治压力和来自国会的贸易保护主义的压力。但在公开场合,美国也知道,太大的压力可能会产生相反的作用。再说,美国希望中国进行的改革也不是短期能够完成的。”

卡林纳还表示,布什政府在国内的支持度很低,没有多少政治资本来支持他同中国公开对抗。反恐战争、北韩等问题美国还需要中国的帮助。因此,卡林纳认为,白宫不愿意因为汇率和贸易问题破坏自己的整个对华政策。更何况,行政部门并不认为人民币升值能够对解决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起多大的作用。

XS
SM
MD
LG